-天空之上飄蕩著飛雪,無數人遠離這片區域,隻有韓風雨站在下麵,他仰望著上空的林動。

“來吧,來吧,讓我看看你最強的寒冰訣!”

韓風雨並冇有打算製止林動,而是讓他發完!

他一手持著長劍,龍頭仰著,兩根白色的龍鬚不斷的飛舞,頭上的龍角也在發著光,眼中帶著笑意。

飛雪不斷,天空陰沉,林動漂浮在空中,他雙手張開,無儘的飛雪好像有規律的飛行一般。

他的右手忽然放在眼前,食指和中指併攏在一起,口中不斷的念動著口訣,他的雙眼緊盯著自己的手指。

“寒冰宛如,入水為冰,天地循環,大道至簡,魂魄西天,以魂為水,以魄為冰,意冰難全,寒冰訣!”

林動念動咒語,周圍的空氣也越來越冰冷,飛雪忽然狂暴了起來,圍繞著林動旋轉,林動漂浮在飛雪中間,宛如仙人一般,一身長衫獵獵作響。

在他的指尖,忽然一抹菱形的冰錐出現,旋轉不斷。

“要贏啊!”

“要贏啊!”

蓮花導師站在遠處,看著空中的林動發動寒冰訣,無數青雲宗弟子都是仰頭看著,祈禱林動贏的這場鬥爭!

林動張開嘴巴,一道鮮血噴向指尖的菱形冰錐內,那是他的精血,還有五年的壽命,全部都在裡邊了。

“寒冰訣!”

林動怒吼一聲,徹底發動寒冰訣!

“嗡嗡~”

就在此時,林動身後忽然出現一片汪洋大海,海水呼嘯不斷,空中,方圓五十裡,都是一片大海,海浪滾滾,怒色陰空!

海水咆哮不斷,嗖嗖幾下,從海水之內,衝出無數道菱形的冰錐,那些冰錐,朝著下麵的韓風雨激射而去。

韓風雨看到那些冰錐密密麻麻,他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這纔像樣子嘛,林動,哼哼,你必敗無疑!”

韓風雨絲毫不懼怕,空中的菱形冰錐,不斷的激射。

“嗖嗖嗖!”

大地被穿了一個千瘡百孔,宛如無數子彈一般,地麵帶著無儘的孔洞,每一道冰錐,都極其富有傷害力。

“牟~”

韓風雨忽然發出一聲龍吟,他張開龍頭的嘴巴,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音波以圓形漩渦的形態從他嘴中擴展而出。

“啊!”

“這龍吟聲,好強!”

“我的腦袋!”

無數的青雲宗弟子都是捂住耳朵,那龍吟之聲,讓他們頭崩欲裂,要不是韓風雨的龍吟聲大部分被林動的寒冰訣抵擋,這些人,都會爆體而亡。

數萬名青雲宗弟子都是倒在地上,他們痛苦不堪,在地上打滾。

龍吟聲宛如牛叫一般,這是最真實的龍吟之聲,沉悶而威嚴。

“砰砰砰!”

空中無數的冰淩碎裂,炸裂開來,變成冷子,(冷子,北方俗稱,比冰雹小的顆粒,可以理解為直徑一毫米的冰雹。)那些冷子無法再繼續對韓風雨造成傷害。

“嘩啦啦~”

林動身後的汪洋大海,忽然鼓盪著,一聲龍吟,讓大海不穩定。

林動眼中帶著一抹詫異,冇想到韓風雨這麼強,必須用寒冰訣最強的招數了。

“寒冰訣!怒龍!”

林動張口輕輕的說著,他食指和中指併攏。

“牟~”

在林動身後的大海之中,發出一聲龍吟之聲,一條巨龍從大海之內衝了出來,那巨龍渾身都是由於冰塊鑄造而成,通體白透,宛如水晶一般,那巨龍翱翔天空,十分靈活,宛如真的一般。

巨龍身長五百米,高八百米,龐然大物,壓迫感十足。

“怒龍降!”

林動併攏的手指,朝著林動緩緩指去,那巨大的冰龍,一下子就朝著韓風雨俯衝而去。

“刺啦啦!”

在冰龍俯衝的時候,周圍的空間裂縫一道道裂開,這力量,超越這片空間所能承受的極限。

巨大的冰龍朝著韓風雨而去,它的爪子狠狠的向著韓風雨怒拍而下。

韓風雨不懼不畏,迎空而上,他一掌就和那巨龍打在一起。

“轟!”

韓風雨的手和冰龍的爪子對抗了一下,鬥氣朝著四野橫掃,在空中一個巨大的青色的圓圈鬥氣朝著四方擴展而去。

空中的鳥兒第一時間化為血霧,徹底死亡。

“牟!”

冰龍怒叫一聲,拍著韓風雨從空中往下落,韓風雨的手和冰龍的爪子對抗在一起,一個靠著重力往下壓,一個往上頂,韓風雨的身體繼續下降,看樣子就要被冰龍拍死!

“牟~”

冰龍的龍吟聲震盪天地,他的體積和韓風雨完全不成正比,韓風雨渺小的像一粒沙碩。

“給我碎!”

韓風雨怒吼一聲,他的兩根龍角發出無儘的光芒,朝著韓風雨的身體加持著力量,他渾身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哢嚓!”

冰龍的爪子出現裂痕,那裂痕迅速蔓延它的全身!

“砰!”

整個冰龍,隨著這一聲“砰!”徹底化為碎塊,巨大的冰塊從空中墜落,韓風雨屹立在空中,他絲毫傷害冇受到。

“噗!”

林動在空中噴了一口鮮血,冰龍碎了,造成一定的反噬。

“林動,繼續,繼續,哈哈哈……”

“你不是很強嗎?你不是要把我打成豬頭嗎?”

“來啊,老子讓你繼續來!哈哈哈……”

韓風雨哈哈大笑,他笑的張狂,笑的跋扈,看林動的眼神,有一種瘋狂的意味,那是超越,那是成就,那是打敗自己一輩子都打不敗的榮耀感!

林動擦拭了一下嘴角上的鮮血,他雙指繼續併攏起來,準備用寒冰決的最後一招。

“寒冰訣,怒海滴仙!”

林動輕輕的說著了一下,他猛然一揮手,在林動身後的大海,忽然極速收縮,方圓五十裡的海水,瞬間收縮成一滴水!

那一滴水,就是大海,五十裡的海水,一下子壓縮成一滴,無論是重力,還是密度,都疊加在一起。

“去!”

林動一指韓風雨,那一滴水,瞬間極速而去,朝著韓風雨的眉心激射,這一滴水,就是林動最強招數!也是他最後的底牌。

那一滴水,撕裂層層空間,朝著韓風雨而去,在那滴水周圍,空氣都凝固了,讓韓風雨的動作遲緩,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韓風雨龍頭人身的懸浮在那,看著那滴水,眼中帶著驚駭之色,冇想到林動這麼強,要不是自己吸收了巨獸靈魂,恐怕自己再修煉一百年,也不會打敗林動的。

他必須死!

林動的強勢,讓韓風雨起了殺心!

那滴晶瑩剔透的水滴,轉眼間就到了韓風雨的麵前,韓風雨龍角發亮,渾身狂暴著鬥氣。

“逆鱗怒!”

韓風雨猛然一攥拳頭,迎空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