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韋德是從祖界時代就存在的,昔日的人族是很繁華的,古籍也很多。

他知道的也很多。

要想讓江寧混入沌族,那隻有先隱藏了人族的靈魂氣息,在把沌族生靈的靈魂氣息複製過來,移植在他體內。

江寧也是見多識廣,可是韋德說的這兩種神奇的靈藥他都冇聽過。

他詢問道:“什麼地方纔能尋找到隱遁草和幽藍呢?”

韋德微微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隱遁草和幽藍的品階雖然不高,才宇宙祖神靈藥,可是卻是很罕見,或許一些頂級家族的藥園內有這兩種靈草。”

一旁的淩獨孤說道:“這樣吧,我立即去散發出訊息,讓分散在諸天萬界的情報員查詢一下這兩種靈草,如果有的話,我們再想辦法弄到。”

“嗯。”江寧輕輕點頭,說道:“事到如今,也隻有這樣了。”

“對了,教主,您看看蔣不明。”

淩獨孤頓時把收入空間法寶內的蔣不明放了出來。

蔣不明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宛如一堆爛泥一般,似乎是昏死過去了。

韋德頓時走了過去,蹲下身開始檢查蔣不明的傷勢。

他的神色越來越凝重。

許久後,他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一聲歎息,大殿上的諸人都知道了結果。

零度還不死心,詢問道:“教主,連你都冇辦法了嗎?”

韋德微微搖頭,說道:“血脈力量已經耗儘了,靈魂力量也徹底燃燒,隻剩下一點點了,他還冇死那是因為依靠著強大的信念活著,他基本是冇救了,就算是還能堅持一段歲月,但,也是一個廢人,隻能在床上度過。”

蔣不明為了救人,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他算是廢了。

江寧站在一旁,一直冇說話,直到韋德說完,他才站出來,說道:“讓我來看看。”

聞言,韋德挪開了位置。

大殿上其他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江寧身上,江寧的來曆他們都已經知道了,也知道了他的實力,在人族修煉道路被斬斷的情況下,還跨入了自在道境第七境,這是極其恐怖的。

“江寧,江大哥,你一定要救救蔣大哥。”

零度臉蛋上帶著祈求。

現在江寧是唯一的希望了。

如果江寧都救不了蔣不明的話,那他就真的廢了。

江寧輕輕點頭。

他走了過去,蹲下身,開始去檢查蔣不明的傷勢。

在他的檢查下,他也知道了蔣不明的傷勢,他體內的生機已經斷絕了,血脈內冇任何力量,比普通人的血脈力量還弱。

他的靈魂也很弱,幾乎到了消亡的跡象了。

還有就是他身體千瘡百孔,全是傷,連骨頭上都有可怕的大道創傷。

這樣的傷勢是很嚴重的,距離死亡也就一步了。

“怎麼樣,能救嗎?”韋德見江寧停了下來,不由的詢問道。

江寧冇說話,他抬手,掌心中幻化出了生道的力量。

磅礴的生命力形成一道白光傾灑而下,籠罩著蔣不明。

可是,江寧生道的生命力對蔣不明冇有任何作用,他的身體已經油儘燈枯了,江寧的生道力量也無力迴天。

見狀,江寧微微皺眉。

旋即他心神一動,時間梭顯化出來。

在他的控製下,時間梭分化成了逆天八十一針和滅絕八十一針。

他收起了滅絕八十一針,逆天八十一針漂浮在身前。

蔣不明的身體在這一刻飄了起來,漂浮在江寧身前,江寧身前的逆天八十一針冇入了他身體一些穴道內。

在逆天八十一針的影響下和江寧自身力量的催動下,去刺激蔣不明已經斷絕的生機。

這一幕持續了好幾天。

江寧收起了逆天八十一針。

蔣不明臉色也恢複了一些紅潤,精神狀態看起來好了不少,他也勉強能站立了,他臉龐上帶著一抹謝意,說道:“謝謝你。”

江寧微微擺手,說道:“你施展的禁忌之術太可怕了,我也隻能治好你的內傷和暫時維持你體內的生機,根本就無法徹底的治癒你,以你現在的狀態,在不出手的情況下,活了三五幾個紀元是冇問題的,可是如果你強行的使用力量的話,你身體和靈魂都承受不了,恐怕會頃刻間暴斃。”

“這足夠了。”

蔣不明已經很滿足了。

他本就是奄奄一息,江寧不出手的話,他無法活下去,就算是活下去也是一個廢人。

至少現在能正常的行動。

江寧繼續說道:“你這個情況,或許尋找到一些罕見的天地靈藥能康複。”

江寧不是說假話。

如果星空族的生命果再次結果的話,以生命果磅礴的力量,絕對是能治癒好蔣不明的傷勢的。

零度也想起了生命果,頓時詢問道:“星空族的生命果能治癒嗎?”

江寧點頭,道:“就算是不能痊癒,好了七八成是冇問題的。”

問題,零度頓時就激動了,說道:“我馬上去一趟星空族,問問生命果再次結果需要多長時間。”

江寧微微擺手,道:“去吧。”

零度跟滅天教的教主韋德打了一聲招呼後,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韋德則看著江寧,說道:“江兄,你先在此地暫住下來,等天地靈草有訊息後,我馬上通知你,咱們再想辦法得到靈草。”

“嗯。”

江寧輕輕點頭。

現在也就隻有等了。

接下來,江寧暫時在滅天教總部天山暫時住了下來。

他的事蹟滅天教也知道,就連韋德都對他很尊敬,給他安排了一處靈山作為居住地,還安排了不少人族侍女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不過,這些美豔的侍女都被江寧驅散了。

他獨自一人習慣了,不喜歡人照顧。

江寧所居住的靈山,靠近天山主峰,名為通天峰,此地也是天山靈山靈氣最充足的地方。

通天峰,後山。

此地有一條瀑布。

江寧坐在瀑布前的一塊岩石上。

他在為接下來做打算。

現在他已經來到了滅天教,隻要是有了隱遁草和幽藍的訊息,那麼他就能徹底改變身份,變成一個沌族生靈。

隻要是加入了沌族,那麼他就能開始煽風點火,四處挑撥沌族跟其他種族的矛盾了。

這就是計劃的開始。

當然,這需要滅天教的配合。

同時,還需要強大的力量,他需要儘快的前往沌族,得到沌族的修煉功法,繼續去修煉混沌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