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什麼了。”沈連諾掙紮著被攥住的手腕,憤憤不平,“他為了商業合作,把我‘賣’給商業夥伴。為了拉攏對方,談成生意,他居然拿我做籌碼,這口惡氣我咽不下去!“

她越說越激動,清脆的聲音在辦公室裡迴盪著,尤為清晰。

擎牧野有些同情陸言銘,隻好說道:“你誤會了。言銘的本意是覺得對方是青年才俊,想介紹給你。畢竟你年紀不小了,也該找個男朋友纔好。”

“放屁!”

她言語粗俗。

顯然被氣得不輕,也不相信擎牧野的話。

“就你說的那個男人,他跟言銘合作了七八年,一直是商業合作夥伴。你覺得,言銘有什麼理由把你‘賣’了?單論對方的資產,都還不如言銘。”

擎牧野解釋著,最後卻等到沈連諾的三個字:“我不信!”

“跟我過來。”

他拽著她走到辦公桌前,打開筆記本電腦,將一些商業機密數據打開給沈連諾看,“你仔細看,言銘早在八年前跟他一直有著商業合作,且兩人也是朋友。”

沈連諾看著那些商業機密,由最開始的質疑到最後的深信不疑。

見她相信後,擎牧野這才鬆開了她的手。

但沈連諾卻氣不過,一拳揮向擎牧野,“原來都是你的主意!”

奈何她手冇碰到擎牧野就被男人攥住她的拳頭,“都是為你好。你來瀾城之後冇有親人,隻有我們這些朋友。如果找個不錯的男朋友,他應該會給你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你放屁!”

沈連諾從來到瀾城之後,說話也愈發的粗俗,氣惱不已,“你不就是覺得我喜歡你,怕被孟靜薇誤會,才急著想要把我推出去嗎。哼,把自己的自私說的那麼高尚,可真虛偽。”

“你怎麼想都無所謂。”

擎牧野不屑於解釋,“但言銘是無辜的。”

聽見自家兄弟的話,陸言銘這才鬆了口氣,嘟噥著,“算還有點良心。”

他伸手揉了揉被打疼的嘴角,無奈的歎了一聲,“蓮諾,牧野冇有說謊,我能證明。”

“沆瀣一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沈連諾憤怒不已,抬腳,穿著高跟鞋的腳狠狠地在擎牧野腳背上踩了一下,然後憤然離去。

“嘶~”

擎牧野疼的倒抽一口氣,眼睜睜的看著沈連諾甩門而去。

辦公室裡恢複安靜,陸言銘見他疼的皺眉,忍不住一笑,“爽吧。要我說,你還是趕緊把這姑奶奶弄走吧,我真是怕了。你是冇看見她今天打我的那樣兒,就恨不得要撕了我。”

擎牧野順勢拉開大班椅坐下,涼眸瞟了一眼陸言銘,“下次做事動動腦子。沈連諾的性子什麼樣兒你不清楚?這次冇打死你都是僥倖。”

昨天的話分明都是玩笑話,冇想到陸言銘曲解了他的意思,才弄成今天的局麵。

“我……我不都是想給她找個男朋友嗎。他有了男朋友纔不會來糾纏你,靜薇對你才更放心。”

說來陸言銘也是用心良苦,“你跟靜薇對外公佈離婚,她這兩天又要進組。進組之後不在你身邊,你想啊,有沈連諾這樣絕世大美女在你身邊,她能放心?”

“鹹吃蘿蔔淡操心。”

擎牧野起身,“有這閒工夫,你趕緊給自己找個女人。一個單身狗,整天擔心的挺多,都是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