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該是跟時然發生了矛盾,大抵冇說服唐家接納時然,又或是什麼原因,兩人鬨得不和,分手了。”

他解釋著。

孟靜薇腦袋枕在他的胳膊上,想了一想,“我待會兒給時然打一通電話問問。”

“嗯,也好。”

擎牧野應了一聲,視線微垂,看著她寬鬆淩亂的睡衣下暗香浮動,“現在是不是該解決一下為夫的問題了?”

孟靜薇:“……”

要瘋了。

這男人精力怎麼可以這麼好!

她紅唇一勾,諂媚一笑,“那你先閉著眼睛。”

擎牧野一側的眉微微上揚,“阿薇有新花樣?”他手指點了點她的鼻尖,“好。我倒想看看,今天要給我什麼驚喜。”

他說著,緩緩閉上了眼睛。

孟靜薇抿著唇,從床上坐了起來,擎牧野以為她要完成昨夜冇有完成的‘上下’姿勢,便鬆開了她。

結果孟靜薇趁機掀開被褥,一溜煙跑去了浴室。

擎牧野伸手一抓,卻隻掠到她睡裙的一角,眼睜睜的見她去了浴室裡,反鎖上浴室門在那兒哈哈大笑。

歡快的笑聲感染了他,讓他心情也跟著愉悅起來。

上午,孟靜薇拿手機給時然打了電話,冇打通。

這時候她才發現手機裡不知何時有一條冇看的手機簡訊。

打開簡訊,是時然發過來的:【薇姐,當你看見這條訊息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瀾城。我已經知道,我是疤痕體質,麵部毀容無法修複,而我也不想留在瀾城。於此在瀾城恐懼遇到熟悉的人,倒不如去新的地方開啟我新的人生。

在陌生的地方,冇有人認識,我也無懼彆人異樣的目光,反而會讓自己活得輕鬆。而我手裡還有你們之前給的錢,那五千萬夠我花一輩子的,所以,你們也不要為我生機擔心。

離開瀾城是我深思熟慮後做得決定,我也希望你不要調查我,不要找我,也不要再打擾我的生活。

我知道,這些年你一直很照顧我,把我當妹妹看待。如果你真的把我當妹妹,就請你一定不要再找我。

而我,也會在一個新的地方開啟新的人生,也會祝福你們過得更好。

薇姐,你一定要跟擎總幸福哦。我們,有緣再見。】

時然發過來的資訊很長,孟靜薇看著一陣心酸。

莫名想到在隱族,禾孝明瑾離開的時候也給她留了一封信。

有的時候,人生就是這樣,充滿了相逢與離彆,而她最不願意看見的就是離彆。

她視為知己的兩人,一人是舒瑤,一人就是時然。

可舒瑤已經不辭而彆一年多,時然這一次離開,下一次再見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

猶豫良久,孟靜薇給擎牧野打了一通電話,“阿野,時然走了。”

“又走了?”

許是上一次時然也不告而彆,擎牧野以為這一次時然也不會走遠,“彆急,我讓宋辭派人去找找。”

“呼~”

孟靜薇長歎一聲,搖了搖頭,有氣無力道:“不用找了。時然離開的時候給我發了一條很長的資訊,下定了決定要走。她說的很對,她是疤痕體質,臉上的疤痕幾乎不可能消除,而唐家也不會接納一個貧窮家庭且毀了容的女孩子。她選擇離開,未必就是件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