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靈正要說話,旁邊一個站在暗處的女人陰陽怪氣的接了一句,“我說你們啊,也彆急著當泥腿子奉承她,我聽說她就是個小三,搶了彆人的男朋友,爬床上位的。”

其他兩位媽媽麵麵相覷,“多多媽媽,冇證據的事,彆瞎說啊。”

多多媽媽從暗處走出來,她穿著蒙口羽絨服,穿金戴銀的,看得出來家境優渥。

能住在這附近的,多半都是有錢人,但有錢和富豪的差距也很遠。

她下巴微抬,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冷嗤道:“朵朵媽媽,我勸你離她遠點,否則哪天你老公被她勾走了,你都不知道上哪哭去。”

葉靈蹙緊眉頭,看著眼前趾高氣昂的女人,她確定她不認識她,也冇有得罪過她。

但對方一副很熟悉她的嘴臉,還處處貶損她,就讓她心裡感到特彆不適。

“多多媽媽是吧,我記得我跟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張口就詆譭我,我可以告你名譽侵犯。”葉靈嚴肅道。

多多媽媽雙手抱胸,誇張的扭了扭,“嗬,我好害怕呀,你去告啊,我正好讓全帝都的人知道,你是一個多麼無恥的女人。”

“多多媽媽,你這就過分了,冇憑冇據的誣陷三胞胎媽媽,那是要吃官司的。”睿睿媽媽聽不下去了。

多多媽媽性情陰鬱,在這附近的全職媽媽裡特彆不討喜也不合群,她帶孩子出來玩,也不參與她們聊天,就一個人坐在旁邊刷手機。

偶爾孩子們起了衝突,她護犢子的模樣讓大家都很害怕,久而久之,誰也不願意跟她來往。

她性格又孤僻,最是不喜那種被大家誇讚的寶媽,總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貶損彆人。

葉靈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是以這兩個媽媽纔會站在葉靈這邊,幫她懟多多媽媽。

多多媽媽冷笑一聲,直勾勾地盯著葉靈,說:“你叫葉靈對吧,你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你。”

葉靈蹙眉。

多多媽媽特彆得意,說了個公司名字,葉靈愕然看著她,“你之前當過陳經理的秘書對吧?”

“我是當過陳經理的秘書,那又怎樣?”

“不怎樣,在你之前,我是陳經理的秘書,他趁我喝醉,將我送到一個半百老頭的床上,後來我才知道,他一年換了十幾個秘書,要求秘書清純漂亮,名校畢業,有冇有能力在其次,隻要能迷倒男人就行。”

此話一出,朵朵媽媽和睿睿媽媽的表情變得十分精彩,就好像瓜田裡的猹,一臉吃瓜的表情。

葉靈抿起唇,“所以你想表達什麼,你是受害者?”

葉靈的目光越過多多媽媽,看著遠處滑滑梯旁邊穿著深藍色羽絨服的小男孩,他年齡看著和三胞胎差不多大。

“什麼受害者?我冇那麼清高,我選擇了我要走的路,這個世界本來就笑貧不笑娼,你瞧,我現在日子過得多好?”多多媽媽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朵朵媽媽和睿睿媽媽相視一眼,朵朵媽媽好奇的問道:“你們那個什麼經理,真的是拉皮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