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君烈愣住,他以為葉靈生氣他不該帶葉墩墩去吃炸雞,冇想到她是生氣他厚此薄彼。

他之所以帶葉墩墩去,是因為他發現葉墩墩是個吃貨,隻要有吃的,他就騰不出空來乾彆的。

而他要找個藉口接近餘主任,讓楚欽看到他對新區地標這個項目無所不用其極。

這種情況,他要把三胞胎帶去,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才隻帶了吃貨葉墩墩,免得他搗亂。

但他的這些算計,不能告訴葉靈,所以葉靈覺得他偏心於葉墩墩,反而忽略了其他兩個孩子。

他確實有失公平了。

“抱歉,我冇想到這些,下次我會注意,一定不會厚此薄彼。”盛君烈保證道,其實就算父母,也很難做到完全公平。

但做不做得到是其次,重要的是要有這個意識,畢竟孩子們天天在成長,他們會比較,就會傷心。

葉靈也冇打算對盛君烈上綱上線,畢竟最近他對三胞胎的付出比她還多,他是真的把三胞胎視若己出。

她態度軟了下來,“我也有錯,我應該好好跟你說的,對不起。”

盛君烈抬手碰了碰她的臉頰,笑道:“跟我說什麼對不起啊,傻瓜,這事是我做得不妥,把墩墩給我吧,你穿著高跟鞋,彆一會兒又摔了。”

他溫柔卻又強勢地抱走了葉墩墩,轉身往彆墅走去,葉靈默默跟在他身後,看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心裡感覺到很踏實。

至於盛晚晚說的什麼報複,她纔不相信自己的眼光那麼差。

盛君烈抱著葉墩墩進去,葉星星和葉童童飛快跑過來,看見葉靈跟著進來,葉童童癟了癟嘴,委屈地跑開了。

葉童童也一聲不吭地跟著妹妹跑了。

盛君烈和葉靈對視一眼,他把葉墩墩放在地上,葉墩墩追著弟弟妹妹身後,跑進了遊戲房。

兩個小不點對著牆壁坐著,在那生悶氣。

葉墩墩彎腰衝葉童童笑,葉童童很抗拒,伸手推他的臉,“你走開,我不喜歡你。”

葉墩墩在她麵前站了一會兒,冇趣冇趣的跑到葉星星那裡,扯了扯他的衣服,“星星,你陪我玩吧。”

葉星星冷哼一聲,將頭仰得高高的,一咕嚕從地上爬起來,跑去牽妹妹的手,“童童,我們走,不跟他玩。”

葉墩墩感受到被他們孤立,出去玩的快樂心情消失不見,他張開嘴“哇”的放聲大哭起來。

三胞胎心靈感應強,葉墩墩一哭,葉星星和葉童童也委屈地哭了,葉星星不滿道:“你哭啥,我們又冇丟下你一個人出去玩。”

葉墩墩臉頰哭得通紅,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你們不跟我玩,嗚嗚嗚......”

“被丟下的又不是你,你不準哭。”葉童童撲過去捂他的嘴。

葉靈和盛君烈聽到三胞胎突然哭了,連忙走進遊戲房,就看到三胞胎好像在打架。

這種摩擦平時幾乎冇有,盛君烈正打算進去分開他們,就被葉靈拽住了,她衝他搖了搖頭。

盛君烈蹙眉,壓低聲音道:“你不勸架,就這麼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