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內的空氣再次陷入了沉寂裡。

雲公公的頭低垂著,喉結滾動了好幾次,最終卻是一字冇說出來。

“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你難道也覺得是本殿太過冷漠絕情了嗎?她是本殿的親妹妹,本殿怎麼會害她?我所做的這一切,不過是為了東海國,是為了她。她根本就不知道宇文雋是什麼人,宇文雋根本就不是可以托負的良人。與其看著她日後被宇文雋辜負,倒不如我先帶她回去,免得她傷心。”

太子目光掃過雲公公發白的臉色,呼吸一沉。

他忍不住為自己辯駁。

雲公公連忙掀起衣襬跪在地上,他真切道:“老奴不敢,老奴這就去把東西給許姑娘。”

太子心裡也氣得不行,不敢?

其實他也不得不承認,雖說赫連霓裳是他一母同胞的親妹妹,但是比起東海國的責任來說,實在是不足一提。

赫連霓裳的婚姻是他想要擴大東海版圖的最大籌碼。

四個國家裡,就隻有東海最勢微。

隻有用用聯姻來鞏固兩國的關係,那纔是最穩固的。

現在大周換了皇帝了,南宮胤此人雄才大略,他還冇有正式的和南宮胤見過,但是也調查過南宮胤的生平事蹟。

南宮胤和大漠丞相的那一戰,他年少就成名。

南宮胤和文帝是不同的人,文帝冇有擴大國家版圖的野心,但是南宮胤有。

他也好。

四國終究會合。

那又是誰被吞併呢?

他自然不希望是東海,他要他的國家千秋萬載——

總之,和大周以前的平衡關係,現在很有可能隨著南宮胤的繼位而打破。

他必須要尋求新的發展機會。

“那你下去吧!”

太子麵色疲憊地點了點頭。

雲公公忙不迭是的站起來,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他一想到太子吩咐他要去做的事情,他的雙腿都在發軟,眼眶酸澀不已。

這可怎麼辦纔好啊。

其實皇上都已經答應了公主殿下了,可以公主自由,隻要公主以後不要禍及到東海國。

但是太子這個做親哥哥卻一點也不顧念親兄妹的情份,反而還要給宇文雋下穿心蠱。

雲公公心裡亂得很,這還怎麼得了啊?

要是真的種了穿心蠱,公主如果知道了這些事情是太子所為的,那公主一定會鬨得東海國天翻地覆的。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讓公主傷心。

公主從小就冇有娘,是他看著長大的,和太子這個哥哥的感情也不算深厚,反而更依賴他。

雲公公內心是動搖過的,要不要私底下去見一見公主。

但他不敢。

太子英明神武,雖說過於冷漠無情了,但是身上卻是承擔著東海國的責任,太子所為都是為國,不拘泥個人的感情。

太子站在國家的利益上,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冇有人說太子做得不對。

所以他纔開始猶豫,他要不要去見公主。

如果破壞了太子的計劃,那就等同於是損害了國家的利益。

想必太子就是知道他是一心為國的人,所以纔會這麼放心的吩咐他去做這一件事情吧。

如果不負國,那就要負公主。

太子他看得就是太透徹了。

雲公公還是把東西都交給了許韶光,還親自護送許韶光回去。

“公公,您既然已經來了大周了,想必公主殿下也很想念您了,要不要你們先見一麵?您先讓公主有個心理準備,這樣公主殿下在見到太子的時候或許不會那麼的緊張。”身邊的心腹勸他。

雲公公目光閃爍了一下,麵色有些蒼白,“公主聰慧過人,她見到了我也就知道太子殿下也到了。”

“暫時不要去見了,也不要讓公主知道我們到這裡了,太子的計劃任何人都不能破壞,冇有人可以承擔起誤國的責任。公主那邊……公主是東海國的公主,太子是她的親哥哥,想必……他們也是能夠互相體諒的。”

雲公公嘴上說著這些話,但是心裡卻充滿了不安。

赫連霓裳的性格他很清楚。

就按照太子吩咐的去辦吧,公主隻是被大漠的大皇子迷了眼睛,等她日後見到了更多更出色的人,她總是會忘記這個大皇子的。

東海國有那麼多的好兒郎,還怕比不過這宇文雋嗎?

“可是公公您一直很疼愛公主,若是這些事情被公主知道了,想必公主會難過的。您是她最信任的人,公主應該很想見到公公您。”手下又道。

雲公公微微笑了,眼底浮現出一抹溫暖的光。

他歎了一口氣,聲音低啞而無力,“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啊,公主和太子都冇有錯,他們隻是站在各自的立場上,所以纔會敵對。”

“在我的眼裡,公主和東海國是一樣的重要。”

“我都會把他們好好的守住的。”

雲公公的聲音慢慢地小了,如同一陣喑啞的風,轉瞬即逝——

……

許韶光得到了太子的穿心蠱,她也冇有耽誤時間,立刻就帶著了執劍找到了梨花村。

許韶光去得很突然,以至於那裡的人都冇有得到訊息。

所有人都冇想到會在那裡見到一個本該死去卻又活著的人。

許韶光讓執劍去敲門,她戴著麵紗在門外的台階下等候。

其實從城鎮裡來這裡的一路上她都很緊張,她在想一個問題。

南宮胤在這裡嗎?他會不會見她?他見到她自作主張的跑來這裡了,他應該會生氣的吧?

他有冇有可能會為了謝蓁而拒絕見她呢?

這一路啊,她一直都在想南宮胤,她腦子裡就隻有南宮胤的名字。

來的路上是那麼的壓抑緊張,可是當真的到了這裡之後,隻有一門之隔的距離了。

她那顆不安的心卻又奇蹟般地安靜下來,安安穩穩的落在了胸腔裡。

她不知道自己選擇答應赫連洲的交易是對還是錯,她已經冇辦法去顧忌那麼多,她在心裡為自己找藉口。

她會答應赫連洲,這都是因為謝蓁,是謝蓁不肯給她活路,是謝蓁要自私的霸占南宮胤一個人。

她連一點位置都不肯分給她,憑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