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實,雖然他們都修煉真氣,要丟出幾百米不成問題,但準度是另一方麵。

哪怕到時候有漫天遍野的丹藥,可要是準度下去了,那起到真正效果的丹藥數量將大。大減少,結果可就未見的如人意了。

“是啊,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藥尊王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全然冇意識到他現在遇到問題都是直接詢問了。

宋梵卻並冇有露出意外的表情,他將最後一張丹方拿出,說道:“這種我把它叫做追蹤丹,隻要使用者將目標存於丹藥中,然後配合上所需要丟出的效果丹藥。”

“追蹤丹就可以帶著效果丹藥精準無比的落在目標地點,可以大。大增加效果丹藥的準確性。”

聽到這,就連寒書博都是連連點頭,眼神滿意的看向宋梵。

不得不說,這小子考慮事情的周全著實出乎了他的預料。

其實這也不關宋梵的事,他是直接把現實世界中有關軍事的各種道具都給直接搬了過來。

在這修真世界中雖然冇那麼高科技的事,但利用玄妙的丹藥同樣能起到效果。

說完,宋梵看向藥聖王,說道:“我想的是,剩下幾天時間裡我們讓所有煉丹師都煉製這種丹藥,然後作為備戰武器使用。”

“真到要大戰的時候,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絕對會有奇效。”

聽到這裡,在場所有人臉上都浮現出了掩飾不住的笑容。

尤其是藥聖王和藥尊王,他們作為煉藥師可太清楚藥火的霸道。

像他們兩的藥火,隻要配合上宋梵的這三種丹藥手段,除非是有極高修為或者是有特殊手段,否則就得被活活燒死。

到時候簡簡單單幾百個丟出去,燒成一片,肯定能燒死幾十個。

最為關鍵的是這四種丹藥煉製簡單,就藥聖王自己看的結果,他至少一天能煉製上千枚。

煉丹協會現在可有上百名煉丹師,現在還有幾天時間,到時候這附近所有山脈恐怕將被火焰覆蓋。

“好!哈哈哈哈……”藥聖王忍不住開口道,隨後和藥尊王一齊大笑起來。

兩人心中滿是激動,原先還前途無光,不知道以何種手段禦敵的他們,在宋梵的幾句話之間瞬間有了方向。

“師父師伯,咱們先這麼安排,剩下的等到三宗到來之後再安排詳細的。”宋梵同樣是麵帶笑意的回道。

藥聖王答應一聲,拿著丹方,和藥尊王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看著兩人愉快離開的背影,寒書博也跟著笑了起來。

“你小子可真行,簡單的四個丹方,就讓整個戰局都將扭轉。”

“現在雖然明麵上咱們還是人數欠佳,但你這手段絕對會讓那群傢夥好好吃一頓癟。”

宋梵跟著笑了笑,回道:“書博前輩,您客氣了。”

“我想的這些也是建立在瞭解通神的基礎上,所以實際上這些事裡還有您的功勞。”

對此寒書博隻是笑笑,他知道宋梵這是在給貼金。

又聊了一些後,寒書博也冇有久待,跟著後麵離開準備去接應寒宗來的增援,以及安排後續寒宗那邊的安全情況。

見識到了宋梵的手段,寒書博對這場戰鬥已經看淡了很多。

以他的經驗來看,這場戰鬥或許已經有了結果。

房間裡隻剩下胖子阿澤,胖子忍不住問道:“梵哥,這些東西你是從哪裡學過嗎?”

“感覺你前世是不是一個大將軍啊?這麼有經驗。”

聽到這話,宋梵隻是微微一笑,冇有回答什麼。

胖子猜的冇錯,但他並不打算把真實世界的事情說出來。

“你們兩給我好好待著,這次戰鬥我不需要你們出麵,保住自己的命。”宋梵嚴肅的看著兩人。

胖子是一口答應,阿澤卻麵露猶豫,明顯是不理解。

見狀,胖子立馬勸道:“趕緊答應啊,這還有什麼猶豫的,梵哥這是不想讓咱們冒險。”

“再說了,這種級彆的戰鬥多咱們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冇事的。”

阿澤本來還想說什麼,可看見宋梵那決然的表情後就閉了嘴。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這三天,雖然相比起之前更加臨近戰鬥,可整個煉丹協會內卻出奇的平靜。

或許是因為宋梵給予了他們需要做的事情,煉丹師們開始瘋狂煉製宋梵所提供的丹方。

忙碌可以給人一種安寧,儘管這安寧中帶著虛假。

三天後,煉丹協會內所有煉丹師的身邊都擺滿了儲物戒指,其中分彆裝著已經被裝滿的各種丹藥。

不少修士也分到了不少。

生死關頭,誰也不敢馬虎,都是拚了命的煉丹。

外加上煉丹協會這本就是煉丹高手的聚集地,此時有了戰勝的可能,誰不玩命。

宋梵所創的丹藥本就煉製簡單,所需藥材很普遍。

所以三天的時間,四種丹藥的總數就已經過了十萬。

而且這個數量還在不停上漲。

而在這天頭上,藥聖王和藥尊王再次來到宋梵的住所。

“宋梵,人已經來了。”藥聖王麵色嚴肅的拿來了一張地圖。

讓宋梵有些意外的是,這地圖居然還是立體的,地圖上麵可以清楚看見周圍的一切事物。

“這三宗已經將咱們團團圍住,玄宗落在了正北麵的山頭上,傀儡宗則落在西南方向,蟒宗落在東南方向。”

“他們都將兵力沿著圓形鋪開,用三點將我們圍了正中間。”

見狀,宋梵並不意外,人家兵力多,足足多五倍,想要包圍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師父,突襲的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

“冇問題了,人已經全部組織完畢,並且已經完成了演練,我讓他們都試過了丹藥,很好用,到時候……”

冇等藥聖王話說完,宋梵就搖頭道:“不!這次突襲不能讓他們使用丹藥。”

“啊?為什麼?”藥聖王立馬反問。

“這三種丹藥雖然有針對性,但同樣容易被反針對,提前暴露,無疑是會讓他們警覺,減少我們一大殺器。”宋梵不急不慢的說道。

“這次突襲,我就想打草驚蛇,不想打死,所以冇必要動用殺器。”(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