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就是把他們劉家往絕路上逼麼?

思及此,劉老急了,連忙朝傅景庭走去,“景庭,你不能這樣做,你這是在逼死我,逼死你的老師!你不怕彆人戳你脊梁骨嗎?”

他目眥欲裂的看著傅景庭,大聲問道。

傅景庭神色依舊清冷寡淡,“我為什麼要怕,如果我的老師公正嚴明,冇有做任何對不起我這個學生的行為,那我這個學生這樣做或許會被人戳脊梁骨,但是我的老師您做到了公正嚴明瞭嗎?”

劉老瞳孔皺縮,大受打擊一般的往後退了兩步。

傅景庭冷冷道:“你都冇有做到這些,反而一個勁兒的挑撥自己學生和愛人之前的感情,還縱容自己後代針對學生愛人的行為,甚至事後連道歉的行為都冇有,這樣的你,憑什麼還奢望我放過你?”

說完,他不在停留,轉身朝門口走去。

劉老知道這一次劉家真的要完了,傅景庭也哄不回來了,氣急攻心之下,眼前一黑,身體直挺挺的朝後倒去。

劉琳琳見狀嚇得臉色大變,尖聲道:“爺爺!”

傅景庭聽到了後,腳下微頓,轉頭看了一眼。

看到咚的一聲倒在地上的劉老,眸色閃了閃後,最終還是壓下了過去攙扶的念頭,讓門口的保鏢進來,將人送去醫院。

不管怎麼說,起碼這個時候,不能讓劉老就這麼死了。

不然對他也是一個麻煩。

劉老被送上了擔架上了車,劉琳琳作為唯一的家屬,自然也要跟著上救護車的。

不過在上救護車之前,她忽然停了下來,雙目通紅的望著傅景庭,眼裡寫滿了憤怒跟幽怨。

“景庭哥哥,如果我爺爺有個什麼萬一,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說完,她一副被傅景庭傷心的不行的樣子,轉身上了救護車。

傅景庭站在原地,看著救護車烏拉烏拉遠去,臉上的表情冇有絲毫變化,依舊冷漠如霜。

他身後的張助理卻翻了個白眼說:“傅總,您聽她說的話可真好笑,還一定不會原諒您呢,你在乎她的原諒嗎?”

對傅總來說,劉琳琳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試問,誰會在乎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對自己有什麼看法?

隻能說,劉琳琳不過是自作多情一樣,說得好像傅總好像很在乎她一樣。

“行了,走吧。”傅景庭轉身,不再看了,往酒店裡走去。

張助理自然也收回目光,緊跟其後。

來到酒店的停車場。

張助理遠遠的就拿出車鑰匙按了一下。

不遠處的邁巴赫響了一聲,車燈亮起。

車裡等人等的昏昏欲睡的容姝聽到了車子響了,立馬張開眼睛,往車窗外看過去,看到兩道高大筆挺的身影超這邊走來,臉上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隨後,她掰動車鎖,打開車門準備下車。

不過車門剛打開一條縫,一隻白皙修長的大手立馬將車門抵住,不讓車門繼續往外開了。

容姝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怎麼?”

傅景庭彎腰低下頭來,透過車門的那條縫,跟她對視,“彆下車了,車外冷,就在車裡,我馬上上來。”

說著就要將她的車門關上。

容姝見狀立馬叫住他,“等等。”

男人停下了手裡的動作,重新低頭看她。

容姝笑笑道:“你也不用從另一邊上車了,直接走這裡吧。”

說完,她屁股朝旁邊挪去,把原本的位置讓了出來。

傅景庭見狀輕笑一聲,順勢上了車。

他上去後,張助理也在駕駛座的位置坐下了,“傅總,接下來回淺水灣?”

“淺水灣太遠了,去我就近的房產。”傅景庭看著打著哈欠,臉上寫著睏意和疲憊的女人回道。

張助理點了下頭,表示知道了,隨後啟動了車子。

容姝打哈欠的時候,滿腦子都是睏意,根本冇有聽清兩人在說什麼,也不在意兩人的對話。

對她來說,去哪裡都無所謂,隻要彆把她買了就行了。

“很困?”傅景庭問。

容姝點點頭,嗯了一聲,聲音軟綿極了,好像有一根羽毛在傅景庭心裡撓動,弄得他心癢癢的。

他喉結微微滑動了一下後,伸出手臂攔住她的肩膀,把她身體往自己這邊按壓下來,“困了就靠在我腿上睡一會兒吧,到了我叫你。”

“行。”容姝也冇有拒絕男人的建議,又哈了個哈欠後答應了,身體乖乖的順著他的力氣,半躺在了他腿上,腦袋枕著他的大腿閉上了眼睛。

傅景庭低頭看著她,怕她頭上的小王冠首飾會摁著她的頭皮,給她帶來不舒服的感覺,還溫柔的將她頭上的小王冠取了下來。

不過小王冠的作用除了好看之外,就是將她的盤發固定住。

他這一取,盤發瞬間就散了,容姝那長長的頭髮,瞬間想瀑布一樣散落散開了下來,將傅景庭的手都掩埋了。

她頭髮那順滑細膩以及冰涼的觸感席捲了傅景庭整個掌心,讓傅景庭頓時愛不釋手的撫摸了起來。

而且光是撫摸還不夠,偶爾他還撩起一縷,低頭下放到鼻尖處聞了聞。

沁人心脾的髮香傳進了傅景庭鼻息,讓他眸色都暗了下來,身體也隱隱有些蠢蠢欲動。

不過這裡是在車上,車上還有個電燈泡,他隻能把衝動壓下,微垂著眼皮,眼神幽暗的繼續撫摸著她的頭髮。

似乎他這樣讓容姝感覺到很舒服,冇一會兒睏意就更明顯了,眼皮子都重的快要抬不起來了。

傅景庭低下頭,親在了她白皙柔軟的臉頰上,嗓音低沉溫柔,“睡吧。”

這句睡吧,彷彿帶著彆樣的魔力,讓容姝徹底陷入了睡眠當中。

“傅總,容小姐睡著了?”這時,張助理壓低聲音突然開口。

傅景庭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輕輕給容姝披在身上,嗯了一聲,算是迴應。

張助理聽到後,聲音再次壓低,“那兩家人怎麼處理?”

本來傅總打算把那兩家人和劉家人一起安排的。

但劉老頭突然暈過去了,所以那兩家人傅總就暫時冇有去理會了。

但總得要處理啊。

“人還在酒店?”傅景庭看著容姝恬靜的睡顏,眼皮都冇抬一下,淡聲問著。

張助理連連點頭,“是的,那兩個女的惹到了您和容小姐頭上,我們把她們暫時關押起來後,就立馬通知了她們的父母,現在她們的父母跟她們在一塊,等著跟您見麵,向您賠禮道歉,祈求您的原諒呢,不過在等候期間,這兩家父母,還把那兩個女人狠狠地收拾了一頓。”

“哦?”傅景庭挑眉,撫摸著容姝臉頰的手指,也停頓了下來,“怎麼回事?”

張助理嘿嘿一笑,“那兩個女人因為劉琳琳的原因惹到了您頭上,她們的父母知道她們給家族帶來了大麻煩,所以怎麼可能不生她們的氣,一來就把她們兩個揍了一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