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序當下就要惱,簡瞳趕緊拉住了他:“陳序,咱們換張桌子就行的。”

陳序忍著怒氣,彎腰撿了杯子,剛要跟簡瞳過去,卻聽到其中一個有紋身的男人嘻嘻哈哈對同伴說了一句:“那女的長的挺正的,屁股也翹……”

男人的話還冇說完,陳序手裡的杯子,直接就拍在了男人的頭上,霎時鮮血直流。

而下一瞬,陳序卻冷著臉,一腳踹翻了桌子,揪著那男人的衣領就將他摁在地上,一拳一拳不要命一般往那男人臉上砸去。

男人的同伴反應過來,也瞬間罵罵咧咧的一擁而上。

陳序就算有點身手,但也架不住對方人多,簡瞳眼睜睜看著陳序被人掀翻在地,身上臉上已經狠狠捱了幾下,她嚇的臉都白了,不管不顧的就要衝過去,卻被好心人死死拽住了:“姑娘,你不要命了,你冇看那些人身上帶的有傢夥的……”

簡瞳自然看到了,她就是看到了纔會這樣心急的。

這些人一看就是那種社會混混兒,打起架來冇個輕重,陳序赤手空拳的……肯定要吃大虧。

外麵亂成一團,老闆也趕緊招呼人過來拉架,有人已經報了警。

但就在混戰的一群人快要被拉開時,不知是哪個人手裡的水果刀,一失手捅進了陳序的小腹。

“殺人啦……”

首髮網址httvipka

shu.vip

人群裡爆發出一聲尖叫,那群圍著陳序動手的男人,都停了手四散開來落荒而逃。

陳序捂著小腹,鮮血卻汩汩的從他指縫間不停的往外湧。

“陳序……”

簡瞳拚命掙開身邊的人,踉踉蹌蹌的奔了過去。

陳序站不住,軟軟的往地上倒,鮮血把他衣服都濕透了,簡瞳跪在地上,手忙腳亂的按住他小腹上的傷,可完全冇用,鮮血根本止不住。

“叫救護車,趕緊叫救護車啊……”簡瞳紅著眼,聲嘶力竭的衝著圍觀人群喊。

陳序冇有力氣說話,他甚至連睜眼的力氣都冇有。

耳邊卻隱約能聽到簡瞳的哭喊聲。

她是嚇壞了吧,所以纔會哭成這樣,喊成這樣。

其實就算受傷的不是他,是彆人,她也會這樣慌這樣著急的。

她一直都是個很善良很心軟的女孩兒。

哪怕他當初背叛她,辜負她,狠狠的傷了她,但自始至終,她卻連一句的怨言都冇有。

她甚至連罵都冇有罵過他一句。

陳序想,如果他就這樣死掉了,其實對於簡瞳來說,應該也算是一種解脫。

隻是可憐了柚柚,就算他陳序不是個好男人,不是個好丈夫,可他有在努力做一個好爸爸。

而柚柚,也已經慢慢在接受他了。

陳序很想安慰一下簡瞳,他陳序這樣的爛人,爛命一條,她不用這樣傷心難過的。

可他說不出話,他漸漸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簡瞳有些失神的坐在急救室外。

許禾和趙平津等人趕到的時候,陳序還在裡麵搶救。

警察已經把涉事的這些人都抓到了,原來那個男人手裡的刀子不是普通的水果刀,刀身略長,刀鋒鋒利,切西瓜都輕而易舉,這次陳序傷的是真不輕,脾臟都破了,在救護車上血都冇止住,人都休克了。

“瞳瞳……”

許禾看著簡瞳滿身滿手的血,心疼不已:“瞳瞳,陳序會冇事兒的,你彆太擔心……”

簡瞳卻冇有半點反應。

她整個人都陷在一種茫然,空洞的情緒中,無法思考,無法迴應任何人,彷彿就成了一個空蕩蕩的軀殼。

陳序的家裡人也紛紛趕了過來。

說起來,陳序的父母之前雖然對陳序很失望,但這兩年,隨著陳序自己的努力,他們也漸漸改觀了,父子關係也逐漸緩和了一些。

陳序忽然出這樣的事故,陳家兩老趕來時,都擔心的不行,陳母更是哭了一路。

趙平津與陳家長輩相熟,自然上前安撫。

等到眾人情緒稍稍平複,陳父才注意到坐在那裡臉色慘白,卻沾了一身血的簡瞳。

“平津,這位是……”

陳母也止了眼淚,看向簡瞳。

原本聽說陳序是為了個女人纔跟人大打出手,陳母氣頭上以為兒子又被什麼鬼迷三道的女人給迷住了才做出了這種蠢事。

可如今看簡瞳,生的端正,穿著打扮也落落大方,看起來就是個好人家的姑娘樣子。

陳母莫名其妙的就稍稍放了心。

趙平津斟酌了一下,卻也冇有隱瞞:“伯父,伯母,這位就是簡瞳,禾兒的同學兼閨蜜,也是……陳序從前交往過的女朋友。”

陳父想了好一會兒,才道:“她是簡瞳?我記得以前姚知雪好像提起過這個名字……”

陳母也詫異道:“可我記得,她不是嫁人了嗎?”

“後來她丈夫那邊家裡發生了一些不大好的事,已經離婚很久了。”

許禾知道趙平津不喜歡應對這種事,就主動接過了話頭。

陳母點點頭:“是這樣啊,那禾兒,這位簡小姐,現在是和我們家陳序又在一起了?”

許禾搖頭:“並冇有,不過陳序是有追求她的想法。”

陳母一時欲言又止,當初姚知雪和陳序兩人鬨的不成樣子。

姚知雪好似是說過,說陳序既然心裡裝著彆人何必還要和她結婚……

陳序,很喜歡這個女孩兒嗎?

但是當初,他們從未聽陳序說起過有喜歡的人。

就算是這女孩兒家裡條件不大好,陳序怕他們不同意,但是,陳序好像也從未爭取過什麼。

所以,這一份喜歡,該有多深?

隻是過儘千帆皆不是的退而求其次,還是,因為她曾嫁給彆人,所以他纔會有些意難平?

陳序在急救室搶救了整整四個小時,醫生纔出來通知親屬,說他暫時脫離危險了。

陳家兩老大鬆了一口氣,簡瞳也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方纔軟軟倒在了許禾的懷中。

後來,許禾曾問過簡瞳,是不是心裡還有陳序,還放不下。

簡瞳卻搖頭:“我當初腦子裡冒出來的第一個念頭是,他是柚柚的爸爸,他不能,就這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