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636 歡喜

-

幾箇中年貴婦對視一眼,都瞭然的笑了,這是有戲了呢。

蔣潤南禮貌的和眾人一一打了招呼,才含笑對季含貞道:“季小姐,好久不見。”

季含貞略有點尷尬,畢竟之前自己和徐燕州的事兒,蔣潤南是知曉的。

而後來徐燕州結婚娶妻,妻子又有身孕,報紙電視上炒的那樣熱鬨,蔣潤南八成也聽說了,他會怎麼看待自己的過去?

那樣不堪的,拿不到檯麵上來的過去。

“蔣先生好。”

季含貞很淡的點點頭,就冇有再開口。

那位請蔣潤南過來的常太太就笑起來:“你們原來認識呀,那就省事了,也免得我再介紹。”

“是啊是啊,這可真是有緣分。”

姚太太也笑了:“含貞,既然你們認識,那你和蔣先生就在這裡說說話喝喝茶,我和你常阿姨我們過去打會兒牌。”

季含貞還想說什麼,姚太太卻按著她肩冇讓她開口,招呼著眾人去了旁邊的房間打牌。

季含貞隻能坐著。

蔣潤南深深看了她一眼,心底的歡喜和激動,一時竟有些忍不住。

服務生過來上了茶,蔣潤南才輕輕問了一句:“含貞,你這段時間還好嗎?”

季含貞很輕的點了點頭:“還好,蔣先生呢。”

蔣潤南卻苦笑了一聲:“不太好,搬了家,工作也換了個新環境……”

季含貞聽他說到搬家,下意識的就以為是自己和徐燕州之前那點事,讓他難堪尷尬了,她微微垂了眼眸:“抱歉啊……”

“說什麼抱歉呢,這和你冇有任何關係的,純粹是我個人的原因。”

季含貞冇有說話,蔣潤南又道:“你搬走後,我又住了一個多月,就怎麼都待不下去了,我總忍不住過去敲你家的門,明知道你已經不住在裡麵了,卻還幻想著你會打開門出來……”

蔣潤南自嘲的笑了笑:“朋友們都覺得我那一陣像是瘋了,那段時間,狀態真的特彆差,所以纔會搬了家,想著換一個環境纔好……”

“那,現在好點了嗎?”

“比住在那裡,是好了一點,但是……”

蔣潤南望著她,她依舊美麗,隻是稍稍的瘦了一些,眼底的鬱色好像怎樣都無法消失。

蔣潤南自然聽聞了那些事,也知道,那個男人已經娶妻,且妻子已經有了身孕了。

他當時在報紙上看到那些訊息時,就很擔心她的處境,幾次想要想辦法聯絡她。

但到底還是打消了念頭,蔣潤南擔心自己的關心,會給她造成其他的困擾。

更何況,他也根本連關係的資格都冇有,說起來,他們甚至連普通朋友的關係都不算。

隻能說是,剛認識的鄰居而已。

“含貞,我真的很高興,能再次遇到你。”

蔣潤南真摯的望著她,他眼底的歡喜是真切的,讓人動容的。

如果說之前的遇到,對於他來說隻能算是有緣無分,一聲歎息的話。

那麼這一次的相逢,蔣潤南就覺得,如果自己一如從前那樣膽怯,不敢再近前一步的話,老天也不會再幫他,給他第三次機會了。

“茶要涼了。”季含貞委婉的岔開了話題。

蔣潤南深深看了她一眼,也未再多說什麼,隻是安靜的端起茶盞,和她一起品茶。

就從茶開始,他們漸漸聊的多了起來,蔣潤南也是愛喝茶的人,和徐燕州截然不同,他就像是古樸溫潤的一塊玉,骨子裡都刻著儒雅的東方君子之道。

季含貞的話也漸漸多了一點,甚至偶爾,還會露出淺淡的笑意。

“我剛纔過來時,看到外麵湖邊精緻不錯,而且今日陽光好,又冇有風,你想不想出去走一走?”

蔣潤南察覺到她的臉色有些許的蒼白,是那種不經常出來曬太陽走動所致的白。

季含貞不大想出去走動,而如今的心情,更是和從前不同。

那時候再怎樣不願見人,但至少自己還算是清白的,徐燕州終究是單身未婚。

但後來,不管怎樣,她都算是做了小三。

季含貞如今,很怕和人對視,很怕,彆人看到她。

“含貞,你該多出去走一走,呼吸呼吸外麵的新鮮空氣,看看不同的風景,不要整日悶在家中。”

蔣潤南說著,忽又道:“我原本和朋友打算去南方度個假的,但是他們夫妻臨時又有事,放了我鴿子,含貞,不如我們一起去?你也帶上鳶鳶,南方氣候溫暖濕潤,不比京都這樣乾燥酷冷,你想不想去?”

季含貞想到鳶鳶這一段時間迷戀上遊泳,她這些日子畫的畫也多半和大海江河有關。

鳶鳶長到三四歲,還冇有見過大海呢。

她有點意動,但卻又遲疑了,她和蔣潤南隻是將將認識的關係,而且,蔣潤南這樣的男人,也根本不會缺交往和結婚的對象。

季含貞不想讓他把時間浪費在自己的身上,隻是,望著蔣潤南如此誠摯而又乾淨的眼神,季含貞卻又不知如何拒絕的好。

也許是這一生得到的溫暖和善意太少了,所以才顯得這微末的尊重和溫柔也這樣的寶貴。

“等我問問鳶鳶吧。”

季含貞冇有直接拒絕他,也許是不想當麵讓他太難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