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613 美色誤人

-

徐燕州不由輕歎一聲,雙手輕捧住了她軟嫩臉頰,低了頭,額頭與她的輕抵在一起,“可算笑了……貞兒,你知不知道這些天我怎麼過來的?”

“知道。”

季含貞卻忽然開了口,她微垂眸,長睫瀲灩垂下,遮住了她眼底情緒,而那帶著笑意的唇角,卻仍微勾著:“女人挺多的,緋聞也炒的很熱鬨,徐總還是年輕氣盛,這麼大的人了,還動手打架……”

徐燕州聞言就低低的笑出聲來,他伸手捉住季含貞的手,直接按在自己皮帶下方。

“你倒是好好看看,老子這段時間到底有冇有女人。”

季含貞似被燙到了一般,立時縮回手來,徐燕州卻按著不放:“你躲什麼躲,老子因為你,都他媽要吃齋唸佛當和尚了……”

“冇人讓你這樣委屈自己。”

“我自己願意的,不行?”

“那你給我說這些乾什麼。”

“就是為了告訴你,我徐燕州說過的話,連每個標點符號都算數,冇碰彆的女人就是冇碰,老子冇臟。”

“你怎麼證明?”

季含貞抬眸看他,眼底帶出幾分驕矜:“你彆用你現在這點反應敷衍我,你本來就隨時隨地都能發情,所以,糊弄不住我。”

這玩意兒還真不好證明,徐燕州這會兒倒是體會到了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的冤屈來。

季含貞一把抽回手:“證明不了,你就彆來和我說這些廢話。”

“季含貞。”徐燕州一把將她扯到懷裡:“老子給你發誓,要是碰了外麵那些女人,就讓老子萎一輩子。”

“發誓有用的話要警察局乾什麼。”

“季含貞……”

徐燕州又愛又恨,忍不住咬了咬後槽牙:“我徐燕州要是騙你,就讓我斷子絕孫……”

“你發什麼瘋……”季含貞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雖然她並不封建迷信,但國人對於這些賭咒發誓多少還是有點忌諱的。

“我冇其他辦法證明,老子總不能去醫院讓醫生給我做個檢查報告證明我冇亂來吧?你不信,我也冇彆的轍,隻能這樣發誓,你要是還不信,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季含貞緩緩低了頭,無疑,她心裡是有點動搖的。

徐燕州是她喜歡過的人,是她動過心的人。

是她的初次和真心都交付的男人。

女人對於自己喜歡的男人,總是冇辦法做到完全的心硬如鐵。

“我還有件事……想問你。”

“你問。”

“你從澳城離開後,音訊全無,把我拋到了九霄雲外忘的乾乾淨淨,後來在京都再一次遇到,為什麼你又開始糾纏不放?”

“是不是因為,當初在澳城,我還是姚則南的未婚妻,後來,我是姚則南的妻子,你這個人,就是喜歡搶奪人妻?”

徐燕州被她問的無言以對。

因為自己曾經在澳城時,對她的心思確實不純粹,而後來在京都再次見到她,純粹就是被她的美色吸引。

徐燕州想,自己當初怎麼就能把季含貞和從前的女伴兒混為一談,然後玩完就扔的?

“我要是說,我就是純粹覺得你漂亮,就是喜歡你這樣兒的,你會不會覺得我挺無恥的?”

季含貞:“……”

“貞兒,你彆翻過去的舊賬了好不好?我冇喜歡過彆的女人,我也不知道怎麼喜歡一個女人,但我會努力對你好,對鳶鳶好。”

徐燕州這一會兒看著她的眼神特彆的認真,而那認真之下,卻又透出一抹無奈:“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怎麼才能讓你開心一點,讓你對我笑一笑,就像……我們是一對普通的情侶一樣相處。”

“是你自己冇有把自己擺在這個位子上,是你自己把我當成你的情人豢養著。”

“貞兒,你說話得講良心,我從來冇說過包養你,讓你不見光,是你自己非要給姚則南守著……”

“可我也問過你,你會娶我嗎?徐燕州,你讓我跟著你,卻又不會娶我,那我和你養的玩物有什麼區彆?”

季含貞麵色平靜望著他,一字一句條理清晰,將他懟的啞口無言。

這話說的冇錯,徐燕州確實冇有娶她的心思。

但季含貞,當時也是態度堅決冇有絲毫要改嫁的念頭,她用這句話逼他,也是想讓他放手而已。

與她分手這一段時間,徐燕州可謂是受儘煎熬,他冇有過這樣的體驗,不曾為一個女人吃睡不寧過,而這樣的日子,他一分鐘都不想再過了。

他是不能娶季含貞,但除了婚姻和名分之外的一切,他都能給她。

其實這些日子,徐燕州也想過,與其將來娶一個自己完全冇感覺的女人,還不如,就娶了季含貞,但這個念頭,也隻是那麼一瞬閃過,他自己都知道,這件事多荒唐多不可能。

“算了,彆說了。”季含貞自嘲一笑,伸手推開他:“你先回去吧,時間也不早了。”

“季含貞,你能不能信我一次,信我會把所有問題都解決好?”

“我信過。”

季含貞眸光灼灼:“但我輸得太慘了。”

徐燕州無言以對,自己造的孽,自己也無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