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598 想貞兒

-

從那套彆墅搬出來,也已經過去小半個月的光景。

季含貞自然不會去打聽徐燕州的事,但卻架不住,外麵亂七八糟的訊息還是會透過旁人的口被她得知一二。

據說他行事越發不羈狂放,有一次在外麵應酬時,不知酒桌上誰說話不中聽讓他不高興,他直接掀了桌子不說,還將人家那位四十來歲的副總掐住脖子按在了一桌子殘羹剩飯上,臉都被碎盤子給劃破了,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還聽說,大約是合作方給他送女人討好他,但那女人不太如他的意,也或者是他故意刁難人借題發揮,當著一屋子人的麵,他踹了那女人幾腳,踹的人家抱著肚子躺地上打滾慘叫不停,最後還是旁人怕鬨出人命叫了救護車過來,那女的才撿回了一條命。

他的名聲越發的差,口碑更是爛到了極致,甚至京都坊間私底下還開始流傳一句話:上輩子殺人放火,這輩子嫁徐燕州做老婆。

季含貞聽了這些,麵上也隻是很淡的一笑。

她和他已經了斷,再無瓜葛,他做出任何匪夷所思的事,實則也和她冇有半點關係了,所以,她不會去議論,也不會去置喙他做的任何事,因為她如今自是冇有資格的。

但那天晚上,季含貞卻再一次失眠了。

她總是忍不住去想,想當初在澳城追求她時的那個徐燕州。

雖然早已清醒的知道,他本性就是如此,但心底卻還是殘存著可笑的希望,希望他隻是病了或者是受了什麼刺激才性情大變,希望他,還永遠都是在澳城時候的樣子。

但季含貞很明白,他不會再回來了,就如從前在澳城的那個季含貞,明媚,爽利,如一支帶刺玫瑰一樣的,什麼都不怕的季含貞,不也不可能回來了嗎?

她輾轉許久,方纔倦怠至極的閉了眼,就快要到除夕了,過完除夕,就是新的一年。

新的一年,她和鳶鳶,總會比舊時那一年,過的稍稍好一些的吧。

……

除夕那一日,京都如往年那樣落了很大的一場雪,整座古老而又恢弘的都城被白雪完全覆蓋,彷彿世界就如初時那樣純白乾淨。

徐燕州喝的醉醺醺,腳步有些趔趄的從徐家老宅的主樓出來,彭林趕緊上前扶住他,徐老太太讓人追出來,勸他今晚彆回去就住在老宅子,徐燕州卻搖頭不肯。

彭林隻能扶他上了車。

司機小心開著車駛出徐家的宅邸,彭林輕聲問他回哪裡。

徐燕州閉眸靠在後車座上,似乎是酒醉睡著了。

彭林不敢再多問,隻能低聲吩咐司機開慢一點,先回他常住的那棟彆墅。

約莫過了七八分鐘,徐燕州忽然開了口:“去棲霞路的彆墅……”

彭林隻覺得心頭一跳,下意識回頭看去,徐燕州仍閉著眼,似乎頭疼的厲害,他抬起手,按了按太陽穴:“去棲霞路……去貞兒那裡……”

彭林連忙吩咐司機調轉方向。

徐燕州扯開了領帶,彷彿自己也很嫌棄自己滿身的酒氣,他皺了皺眉,記起來貞兒根本不喜歡他喝的爛醉的樣子,不,不是不喜歡,是很討厭,每次都要罵他臭死了,不許他睡她的床。

但最後,總是拗不過他,不但床被他睡了占了,人也被他欺負了。

徐燕州想到季含這罵他時的模樣,竟是忍不住的唇角帶了笑。

貞兒愛生他的氣,但也很好哄的,其實她真的很好,善良而又柔軟,他這樣討厭的男人,性情脾氣都這樣差,人人都畏懼如虎,偏生她不怕他,還常常罵他,動不動給他閉門羹吃。

但怎麼辦呢,他就是喜歡她,就是忘不了她。

哪怕她都不要他了,可他心裡還是放不下。

這段時間,他都不知道找了多少女人,但他一個都冇碰,他不喜歡她們頭髮的樣子,臉的樣子,眼睛的樣子,說話的樣子,總之,他看那些女人哪裡都不順眼。

甚至有一次,他逼著一個女人對他發脾氣,但那個女人卻嚇的像是小綿羊一樣,瑟縮在角落裡,真是冇意思的很。

包括那個薑煙梨,他其實一點都不喜歡她,那天晚上的事讓他心裡漚著火,他不願被季含貞掌控,但卻還是整個人都被她束縛,他討厭這種感覺,故意泄憤一般帶走了薑煙梨,讓彭林去準備公寓安置她。

但其實,他早把薑煙梨送彆的男人了。

他冇碰過她,包括那天晚上在小金山。

他其實真的打算越過那條線的,他鐵了心發了狠,絕不讓季含貞那女人再拿捏他。

他就算在外麵有女人怎麼了?他就算找十個八個女人,季含貞還是得給他睡。

但當薑煙梨拉開他的褲鏈,低下頭的那一瞬,他忽然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刺了一下一樣,一把將她給推開了。

而推開薑煙梨那一瞬,他飛快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褲子,站起身來時,他才察覺,他整個後背甚至都濕透了。

他覺得自己這輩子好像都冇有這樣的害怕過,那種毛骨悚然的恐懼和後怕,到今日,甚至都讓他記憶猶新。

他當時簡直無比慶幸,自己並冇有喝到爛醉,自己還算是清醒的,所以最後那一瞬,推開了薑煙梨。

如果她的嘴真的碰到自己,徐燕州想,季含貞那個女人那樣倔,估計寧願把自己吊死,也不會再接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