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567 守寡

-

她以後,在姚家的處境大抵也不會好。

“不是要過去嗎?”

季含貞聽到這一句,才微微動了動眼珠,她緩緩站起身,向外走。

徐燕州跟了兩步,卻還是停了步。

他叫了彭林過來:“你跟著季小姐,有什麼事,你幫她處理。”

彭林不敢多嘴,點頭應了。

他跟在季含貞的身後,望著她的背影,心底卻是思緒聯翩。

誰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麵,兜兜轉轉的,兩個人竟然還是走到瞭如今地步。

隻是,從前季含貞還是季家嬌寵的大小姐,如果徐燕州要娶,至少還有五分的可能。

但如今,季含貞成了一個寡婦。

彭林心底搖頭輕歎了一聲。

記住網址m.vipkanshu.vip

因著正值八月,天氣炎熱,姚則南的遺體三日後就火化了,接著就是大肆操辦的喪事。

姚太太因著那日的事,再未對季含貞有過一個好臉色,也再不肯和她說一句話。

姚家人大約是礙於徐燕州的凶名,對季含貞也隻能客客氣氣的,人前半點禮數都不敢少。

徐燕州原本以為喪禮之後,就無其他事阻礙,卻冇想到姚則南下葬入祖墳後,季含貞卻忽然提出她要在山裡住三個月,給姚則南守靈。

山中到底清苦,就算至親,也冇人願意留在那裡守著祖先親人的墳墓。

姚太太不置可否,季含貞的兩個小姑子卻有點不忍,勸說季含貞:“鳶鳶還這麼小,山裡到底比不上家中條件好,嫂子,知道您和哥哥感情好,您心裡難受,但是求您看在鳶鳶的份上,不要住那麼久了……”

季含貞望著一無所知,安靜乖巧躺在搖床上的女兒,忍不住的又落了淚。

好說歹說的,她總算答應將時間縮短到了一個月。

徐燕州從彭林這邊得知這事的時候,彭林嚇的低著頭都不敢看他,大氣都不敢喘。

他最初倒是動了怒,將書桌上徐家老爺子生前給他的那枚壽山石的印章都砸了。

彭林額角直跳,平日裡寶貝的不行的東西,這動怒之下給砸了,事後再後悔,又要發一通脾氣。

徐先生真是越來越難伺候了。

但砸了印章,徐燕州也就冷靜了下來。

這幾次接觸,他要是再看不出季含貞的性子,他也就白混這些年。

這女人就是有一股倔勁兒,而且不怕他。

徐燕州看到那些見了他就避貓鼠一樣的女人就厭煩,但對於那種裝腔作勢的,他也不喜歡。

真害怕或者是真不害怕,他一眼都看得穿。

季含貞是真不怕他,但也真不把他放在心裡眼裡。

她現在這架勢,是鐵了心要給姚則南守寡了。

徐燕州想到這一茬,又要冒火。

他點了支菸,連著抽了兩根,才勉強把這股火氣給壓下去。

要不是怕她現在傷心欲絕身子也不大好,他早就拎著沈桐那狗東西去她跟前拆穿姚則南的真麵目了。

但現在,打鼠卻怕傷了玉瓶,倒是把自個兒給逼到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徐燕州其實很清楚,這種事早說遠比晚說好,有時候時機真的很重要,錯過了就再冇有好時機,說出來的可信度也就大打了折扣。

但男人心底有了一處柔軟,那就是真正的處處被掣肘。

“行了,她願意去就讓她去吧。”

徐燕州擺擺手,不就是去山裡,去山裡怎麼了,去山裡他就找不到她了?

山裡清靜,他更能欺負她。

他還要當著姚則南那混蛋的麵欺負她呢。

“你去安排一下這兩天的工作,我明天晚上過去。”

徐燕州交代完彭林,就讓他出去了。

彭林聽了這話,卻覺得脊背發毛,這姚則南去世才幾天,徐先生就去糾纏人家的遺孀,傳出去怎麼樣都不好聽。

他就算行事肆無忌憚,不顧及自己的名聲,但是季含貞呢?

季含貞一個女人,要是名聲有了汙點,以後在京都還怎麼立足?

在姚家又怎麼立足?

徐燕州要是當真有一點在意季含貞,就不會讓她處於這樣難堪的境地。

如今他的行事來看,大約還是欲色熏心更多一些。

彭林也隻能心裡腹誹一番,老老實實的按照徐燕州的安排行事。

第二日晚上,徐燕州的座駕就悄無聲息的駛出了京都,等到山中時,已經將近十一點。

季含貞這些日子失眠,身體情緒心理都遭遇重創,連帶著母乳都不大好,鳶鳶常常都吃不飽,要加一頓奶粉補貼。

季含貞心中有愧,但卻又無可奈何,她食不下嚥,心情又這樣鬱鬱,怎麼可能母乳充足呢。

鳶鳶早已睡下了,季含貞卻仍是冇有半點睡意。

山中夜寒風冷,八月底九月初的天氣,山裡氣溫卻要比京都那邊低好幾度。

季含貞披了外衣,就坐在廊簷下,望著頭頂那一彎如眉的月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