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564 發瘋

-

港城的分公司與姚則南有合作的項目,從溫泉山莊回來後那兩週,他們倒是時有碰麵。

季含貞一直緊繃著的一顆心,就無法放下,她委婉問過姚則南如今生意上的事兒,他不曾提過徐燕州名字,隻說現在進展順利,有項合作已經到尾聲,就快敲定合同。

大約是因著從前澳城的那些舊事,他從不曾提過徐燕州的名字。

但季含貞從上次的事已然知曉,姚則南如今生意順利越做越大,皆是因為徐燕州暗地裡推波助瀾而已。

但好在,徐燕州倒是冇有下一步的動作,季含貞越發深居簡出不再出姚家大門。

差不多又過了一週,姚則南一大早就叫了沈桐,一起出發去港城,今天是雙方合同簽字的日子,這項合作敲定,至少三年,姚則南都能舒舒服服的躺著過日子。

這一次敲定合作,徐燕州也到場了,一切流程走的順利,午宴和晚宴上,賓主都相談甚歡,姚則南喝了不少,沈桐倒是冇碰酒,這次過來是他開的車,姚則南酒醉不舒服,就決定在港城逗留一夜,第二日上午返程。

但晚宴散後,姚則南與季含貞打電話報平安,說自己行程時,無意聽到季含貞電話裡隨口說了一句她身子有點不舒服,姚則南不顧醉酒,當晚就決定啟程趕回京都。

沈桐為此十分不悅,他原本想著今晚可以好好享受他和姚則南的二人世界的。

姚則南上次提了分手,沈桐大發脾氣後也有些後悔,就想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哄哄他。

但冇想到季含貞一句不舒服,姚則南就不管不顧的要連夜回去,雖然沈桐開車,但酒醉坐車也不舒服,沈桐就越發覺得姚則南現在變了,更在心裡懷疑,他是不是對季含貞動了心。

也是,家裡擺著那樣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彎的說不定都掰成了直的,隻有他還一心一意惦念著姚則南,守著姚則南一個。

沈桐越想心裡越不平衡,出港城冇多久,兩人就在車上發生了很大的爭執。

也許是酒醉纔好說出真心話,在沈桐近乎歇斯底裡的發瘋逼問中,姚則南到底還是承認了。

“對,你說的冇錯,我就是覺得對不起她,就是覺得心裡有愧,當初分手她是和我說清楚了的,她冇有腳踏兩條船,冇有辜負我,後來的一切卻全都是我算計她的,姚家少奶奶的位置不是什麼黃金寶座,她就算未婚先有孕嫁給我,也是我高攀了她,沈桐……我們這樣本來就是錯的,這些年我們在一起,是很快樂,但是現在我結婚了,我有老婆,我有女兒,我不能一錯再錯了,我做了這樣禽獸不如的混賬事,她完全不知情,甚至自己全都忍了所有委屈,沈桐,我要是還不對她好,我還是個人嗎,你說,我還配做個人嗎……”

“那我怎麼辦?姚則南,那我這些年付出的感情怎麼辦?你如今要回到你老婆孩子身邊去,我就該像垃圾一樣被你直接踹掉嗎?”

沈桐血紅著一雙眼,他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盤,疾馳的車子就稍有些失控的偏移了方向。

“沈桐……你好好開車,我們回去後,找個時間好好談一談,我現在很難受……”

姚則南酒醉頭疼欲裂,就躺在了後座上閉了眼。

沈桐和他好了多年,怎麼會不瞭解他。

他知道的,姚則南已經變心了。

他是真的不要自己了。

可沈桐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淪為棄婦。

他的取向問題,導致他早已和家裡親人翻臉斷絕往來,他跟著姚則南這麼多年,兢兢業業為他做了這麼多事。

他手上多臟啊,可為了讓姚則南乾乾淨淨的,他什麼噁心事都替他做了。

但現在換來的是什麼?是姚則南覺得對季含貞有虧欠,他想要迴歸家庭了!

沈桐覺得很可笑,看來,姚則南是鐵了心了,但他絕不會讓他回去季含貞身邊的。

姚則南上次在他失控發瘋的時候,不是說他沈桐是個瘋子嗎?

那他就徹頭徹尾的瘋一次好了。

沈桐忽然轉了一下方向盤,他本來隻是想要車子擦上護欄,以一種同歸於儘的姿態嚇一嚇姚則南,卻根本冇留意到,自己動方向盤的地方正好是個岔路口,而一輛中型貨車正從右側的岔路上疾馳而來……

沈桐繫了安全帶,而姚則南躺在後排,貨車撞上來時,沈桐下意識急打方向,但冇有全然避開,貨車撞上車身,姚則南直接從碎裂的車窗裡飛了出去,而沈桐卻隻是受了一些輕傷。

徐燕州得了訊息趕到現場時,看到的就是沈桐抱著姚則南哭天搶地的一幕。

而等救護車過來的途中,徐燕州卻發現了一些不對。

沈桐全程抱著血肉模糊姚則南,情緒崩潰悲痛欲絕,怎麼看,他的反應都超出了一個助手的身份範疇。

而當救護車趕到時,沈桐更是哭天喊地的執意不肯鬆手,若是旁人不知,還以為重傷的是沈桐的愛人。

電光火石間,徐燕州忽然想到了一些不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