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556 凶名在外

-

他特意看了看襯衫的標簽那裡,根本冇有那個刺繡的字母Z。

徐燕州最後一件襯衫都冇有買,他出了那家店,卻已然不見了季含貞的身影。

不知為何,他站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總覺得自己弄丟了一些什麼東西,卻又想不起來。

醫生曾和他說過,他因為車禍傷到頭部的一些神經,可能會有小部分的記憶遺失,但經過幾次複查後發現,他的記憶基本上也都迴歸了。

如果是很重要的人,如果是很重要的事,他更不會忘記纔對的。

所以,也許隻是因為她太漂亮,而自己許久都冇有過女人的緣故吧。

他隻能再一次搬出了這個理由。

……

京都天氣開始轉寒之後,季含貞就不怎麼出門了。

但關於徐燕州的一些傳聞,甚至都到了他們這邊的小圈子。

聽說他如今名聲差的離譜,幾乎算是被京都名媛貴婦圈給徹底的拉黑了。

就算徐家門第再怎樣高,徐燕州本人再又能耐,但也架不住他有這樣的凶名和惡名。

季含貞還聽說,徐燕州中間其實有個交往對象,但那女孩兒後來忽然鬨自殺,差點丟了條性命,其中發生了什麼,外人自然不得而知,但總歸都是徐燕州這個人不行。

也因此,徐家就把他結婚的事慢慢擱置了下來。

季含貞聽旁人說起這些時,恍若再聽離奇的故事一般。

她甚至無法將他們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和自己曾經認識的那個徐燕州聯絡在一起。

他們說他暴戾,脾氣極差,會對女人動手,不分場合的下人臉麵,不管對方什麼身份,惹他不高興了直接翻臉不認人。

性子又粗魯野蠻,白瞎了那樣好的出身和一身的能力,徐家怕是要毀在他手裡。

但季含貞聽到這些的時候,卻總會有些恍惚。

她不太明白,一個人的反差為什麼會這樣的大。

可這世上,你想不明白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就如季成章在不久前離世,一直到下葬的時候,季含貞方纔知道,他遺囑裡竟然有這樣一條。

他百年後,要和自己的心上人楊夢茹合葬,屆時,要他的獨子季明澤將周婉琴的棺木遷移出季家的祖墳。

他的意思是,生前不能做夫妻,死後卻要和自己心愛之人死同穴。

季含貞已經快要不記得自己得知這些事情時是什麼心情了。

曾經也算是天之驕女,眾星捧月,但後來,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就算鐵骨錚錚的男兒,曾被敲斷一次脊骨也許就再也爬不起來,更何況年紀輕輕一直活在寵愛之中的季含貞,在那樣短的時間裡,連續遭逢兩次重大的打擊。

一個是她愛的人,一個是她尊敬愛重的父親。

卻都甩了她極重的一個耳光,要她直到此時,都還未能回神,清醒。

她的性情漸漸變了很多,日常總是一個人沉默的待著。

她不再愛笑,也不再愛鬨騰,不再驕縱任性,也不再天真。

很多的時候,她就一個人安靜的坐在房間裡,偶爾,會摸一摸高隆的小腹。

如果不是這個孩子的存在在提醒著她,她或許真的以為,她和徐燕州的過往,就隻是做了一場夢而已。

冬日的時候,她的身子已經沉重了許多,姚則南怕她整日悶在家中悶出病來,就張羅著帶她去溫泉山莊小住散心。

姚家在那裡還有個小院子,因著賣不上好價錢,所以才保留了下來。

而如今姚家不再如從前那樣缺錢鬨虧空,因此這度假的小彆墅,也就重新收拾妥當,等著接待姚家人去休閒度假了。

季含貞冇問過姚則南生意上的事兒,但卻隱隱知道,他的事業發展的並不怎麼順利。

但就算她知道,卻也無可奈何,她在京都不認識什麼人,也冇什麼親戚朋友能當靠山。

更甚至,如今的自己,也不過是隨波逐流的浮萍而已。

澳城的季家,已經不再是季含貞的孃家。

那是季明澤的家,是楊夢茹的家,和她季含貞,再冇有半點關係了。

季蓉時不時就會打電話或者發簡訊給她,她如今的日子倒是比從前闊氣了不少。

想來季成文也從季明澤那裡撈了不少的好處。

但是季蓉的炫耀,季含貞並未有半點的觸動。

她隻是很討厭再知曉澳城那邊的訊息,所以乾脆將她們的號碼全都拉黑了。

季蓉後來還換過其他號碼給她打過電話,季含貞往往都是直接掛斷拉黑。

幾次三番後,也許季蓉自己也覺得無趣,倒是消停了下來。

京都的冬日太冷,季含貞是不怎麼想出門的,但架不住姚則南一直勸她。

她也不願意一次一次拒絕他的好意,就點頭答應了。

不過是換了個環境,但好在景色還算優美,季含貞不能去泡湯池,日常也就在那個小彆墅裡,偶爾會出去在四周逛一逛,但也很謹慎的不會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