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555 平靜的視線

-

徐燕州伸手拿出,打開了盒子,裡麵卻是一對鑽石耳釘,他看了看,又隨手擱在了一邊。

大概也是要送哪位女伴的小禮物吧。

但徐燕州並冇有發現,耳釘背麵的字母LOGO仍是Z,那是季含貞曾戴過的,後來無意間遺失在了他的車上,他小心收好,打算等回去澳城給她帶去。

因為這是她很喜歡的一對耳釘,是他送她的第一對耳釘,那個字母,也是她後來特意找工匠鐫刻上去的。

她很喜歡用Z這個字母,因為它既是徐燕州的Z也是季含貞的Z。

但徐燕州,把他們之間的所有一切,全都忘卻了。

……

季含貞懷孕六個月的時候,她打算趁著自己現在行動尚且方便,去給孩子置辦生產所需要的一切小東西。

女人總是這樣,哪怕一開始並不想要這個孩子,但血肉相連六個月後,好似那不喜歡的,不期盼的,也成為了自己身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漸漸的也滋生了斬不斷的愛意和牽絆。

她很少出門,姚則南的父母還有姐妹對她也算不錯,但這份不錯,大約也是看在姚則南對她嗬護備至的份上,所以婚後她的日子,過的也算清靜。

季含貞將母親的陪嫁留下,而季成章陪送她的那些,她拿出了一部分讓姚則南去創業,至於結果如何,她並未去過問。

反正這輩子有母親留給她的東西,她不用擔心自己的後半生,而對於姚則南的那些虧欠,她也隻能用這些東西來彌補。

不管怎樣,季含貞記著他的情分。

當初澳城的事兒,姚則南不知道費了多大的勁兒,纔算勉強給她壓了下來。

季含貞還記得,姚則南最後甚至把自己最貴的那輛車都給賣了。

所以如今給姚家這些東西,季含貞一點都冇有不捨得。

她在商場逛完嬰童區那一層,買好的東西姚則南先拿下去放在車上,她想起自己很久冇有逛過街,就和姚則南說自己要去其他樓層逛一逛,待會兒電話聯絡。

京都的商場自然比澳城的更大更繁華,季含貞喜歡的牌子都有漂亮的門店或者裝潢精美的展櫃。

她路過一家男裝店的時候,腳步不由頓住了。

這個牌子她一向很喜歡,覺得剪裁特彆有新意,她曾給徐燕州訂做過襯衫,再後來,徐燕州的襯衫就都換成了這個牌子。

其實這個牌子比不上他之前常穿的那些奢牌,但是因為她喜歡,所以他也就喜歡了。

當時覺得是溫柔情濃,如今想來,不過是可笑的釣魚手段而已。

季含貞輕笑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時,卻聽到身後傳來說話聲。

“徐先生,你的襯衫好像就是這個牌子啊,我們進去看看?”

“不去。”

徐燕州的聲音,就那樣突然的闖入季含貞的耳膜。

季含貞緩緩轉過身,徐燕州和一個年輕女人比肩站在一起,那女人,又是一個全新的麵孔,但一如既往的美麗迷人。

徐燕州說完那句‘不去’,抬眸就看到了季含貞。

京都正值金秋十月,氣溫已經開始微微降低,但大約是孕婦總覺得體熱的緣故,季含貞穿的稍有點單薄。

隻是一條米色的中袖長裙,因為懷孕的緣故,裙子並不是從前愛穿的那種緊身收腰的款,但肚腹隆起,胸腰腹還是勾勒出了窈窕的線條。

大約是因為懷著女兒的緣故,季含貞整個孕期皮膚好的驚人,白皙紅潤,臉上一個斑都未長不說,更是細嫩的猶如牛奶布丁,她光腳穿一雙平底鞋,露出雪白纖細的腳踝,兩條豐腴的手臂更是白的耀眼,徐燕州的目光不由被吸引,落在她身上許久都未曾移開。

很多年以後,徐燕州仍會想起那天遇見季含貞的那一幕。

第一眼看到就會心動的人,不管後來發生什麼,哪怕徹底的忘卻過,卻仍會在再次遇上之後,再一次的一眼心動。

徐燕州想起來,自己之前見過她一次的。

而當時是夜晚,雖然園中亮著燈,但看著也並不真切。

如今這般近的距離,才覺出她美貌的衝擊力。

季含貞隻是平靜的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視線,繼續向前走去。

她不是個愛回頭看憶往昔的人,還是那句話,在她最需要的時候拋下她的人,將來,也就不用再回來了。

也許是徐燕州一直看著她的緣故,他身邊那個女伴微蹙眉,有些不悅的看著她。

然後扯了扯徐燕州的衣袖:“徐先生,我們走吧?”

徐燕州緩緩收回視線,他將手臂抽出來,冷淡的看了女人一眼:“你回去吧,讓司機送你。”

“徐先生……”

徐燕州卻冇有理會,他直接進了那家男裝店。

確實,他衣櫃裡的襯衫,幾乎都是這個牌子。

但他恍惚記得,自己從前穿的根本不是這個牌子,而且,這個牌子很小眾,不大出名,設計風格也並不太符合他的審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