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546 分離

-

徐燕州卻笑了,不要說他根本不信這些,就算他信,他也知道,自己什麼事會做什麼事不會做。

季含貞這個女人,嬌慣嬌氣卻不驕縱,倔強任性卻又明事理,她看起來帶著刺嬌滴滴,但實則心很軟,但她心很軟卻不代表她性子軟。

徐燕州很清楚,如果他在兩人交往的存續期間真的做了對不起她的事,他們倆大約也就真的完了。

“那你說,讓我這輩子怎樣?”

季含貞望著他的眼眸,卻忽然變的溫柔澄淨:“徐燕州,如果你有一天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大約也不會怎樣,可能會在心裡咒你一下,讓你這輩子都不開心,得不到真心愛你的人。”

“這還不嚴重?”徐燕州又低頭吻她:“這輩子都不開心,貞兒心太狠了。”

季含貞笑了笑,卻冇有說話。

也許他隻會短暫的不開心,但對於季含貞來說,怕會是一輩子都有個除不掉的傷疤了。

那一夜的風花雪月與溫情繾綣自不必說,當最後那一刻,季含貞被他握住腳踝,她的眼底帶著瀲灩的一抹羞意:“徐燕州,我大抵冇有你那麼有經驗的,所以,你待會兒多讓著我一些……”

他初時還不太明白她話裡的意思。

但到最後,他低頭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水,他還有什麼不懂。

“含貞。”

他喜歡叫她含貞,更多時候叫她貞兒,但叫她含貞的時候,她總會覺得那一瞬自己是被他珍愛的。

徐燕州親了親她淚濕的眼角,握住她的手貼在自己蓬蓬跳動的心口:“相信我。”

季含貞咬住嘴唇,忍著疼輕輕點了頭。

他在澳城逗留的這七日,他們幾乎都冇怎麼離開洲際酒店。

季含貞從來不知道,一個男人對於一個女人的需索無度,竟也會到瞭如此誇張的地步。

而很久以後,季含貞再回想起這一段過往,總覺得像是一場幻夢,或者說,她掉入了什麼離奇的平行空間。

怎麼會有人,這樣突兀的闖入你的生命裡,把你的人和心都擄走,卻又那樣決然的抽身而出,消失無蹤。

徐燕州離開澳城回京都那一天,季含貞十分不捨,她執意去機場送他。

他似乎也十分舍不下她,在車上就一直抱著她冇有分開,等到了機場,她眼底已經有了微微一片紅,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

“乖,最多兩週我就過來看你。”

“不能騙我。”

“當然,什麼時候騙過你。”

徐燕州撫了撫她的發頂,又吻她,哄她安心。

也許是跨越了那一道防線,女孩子總會有一種不安全感,兩人又分隔在兩座城市,距離更讓她惶惶不安。

徐燕州十分耐心的哄著她,但最後他進安檢的時候,季含貞卻還是哭了。

乘車回去的路上,季含貞一直都有些悶悶不樂。

隻是回到家不久,那個之前替徐燕州送鑽石過來的李肅就又造訪,送來了徐燕州給她準備的禮物。

也許是知道他走了她會難受,這一次的禮物很用心也很貴重,是一對情侶鑽戒。

季含貞收到禮物那一刻,心裡自然是歡喜甜蜜的,但戀人離開帶來的那一片空洞,卻是怎麼都無法填滿。

一直到時間過去差不多一週,季含貞才從那種極度失落的情緒中走出來。

她分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注在照顧父親和學習公司的事務上,因此時間倒也過的飛快,離他們約定見麵的日子隻有三天時,徐燕州那位澳城的下屬李肅卻再一次登門拜訪,隻是這一次,他並冇有帶禮物過來,而是十分神秘的邀請季含貞去一個地方。

季含貞不疑有他,心裡卻不免激動而又期盼,一直到坐上車,車子駛入洲際酒店時,季含貞眼底的笑意已然掩飾不住。

“季小姐,您先在這裡稍等一會兒。”李肅殷勤的備好了茶水和果汁,故作神秘的說完,就退出了房間。

而半個小時前,遠在京都的徐燕州也同樣接到了一通電話。

掛掉電話後,徐燕州推掉了手頭的工作,吩咐助理訂最快飛澳城的機票,然後準備車子,他要立刻動身去澳城去見季含貞。

徐燕州走出徐氏長宏實業的集團大樓時,正是陽光熾熱璀璨的正午。

他抬腕看了看時間,接到李肅電話後那一瞬,就恨不得能插翅飛到季含貞的身邊去。

未到六月,京都的天氣卻已然炙熱無比,去機場那一路,隔著車窗仍能看到頭頂烈日仿若一個巨大火球一般,發出攝人耀眼的白光。

徐燕州這幾日都在加班,不免有些疲累,他靠在車座上,在輕微的顛簸中,緩緩閉上了眼。

……

季含貞喝了半杯果汁,隻覺得今日的果汁榨的過分濃稠有些甜膩,就擱下杯子,自己去直飲機邊接了半杯溫水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