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543 太霸道

-

“誰是你男朋友,季含貞。”

徐燕州骨子裡那獨斷專橫,十分大男子主義的一麵,此時已經是不遮不掩。

季含貞覺得下頜被他捏的有點疼,她想要抬手推開他,可他卻第一次露出這樣狠戾霸道的一麵:“說清楚。”

季含貞莫名有點委屈,她眼底微微泛紅看著他:“你想聽什麼?聽我說你是我男朋友嗎?徐燕州,你欺負人!”

“我不是你男朋友誰是你男朋友?那個摸你手的小白臉?”

“你說話也太難聽了……”

“說他小白臉已經算好聽話了。”

徐燕州手勁兒微鬆,“我才離開澳城幾天,你就和彆的男人約會,季含貞,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你太好了?”

“我冇約會,我說了我隻是要和他說清楚……”

“他摸你手是不是事實?”

徐燕州心裡漚著一團火,看到那個男人開始動手動腳那一瞬,他真想衝進去直接剁了那人的手。

“我當時就抽出來了。”

“可他也摸了。”

“你也太霸道了……”

“你以為我對誰都這樣?”

“你是不是對誰都這樣,也隻有你自己清楚。”

季含貞小聲咕噥了一句,徐燕州卻忽然輕漫一笑,他伸手將季含貞拉到了懷中:“季含貞,記清楚,從現在開始,你隻能有我徐燕州一個男人,除了我之外,誰都不能碰你,哪怕一根頭髮絲都不行。”

季含貞被他拉的趔趄,卻仰臉控訴:“你彆想包養我,就算季家破產了,我也不會當金絲雀的。”

“你以為我會對金絲雀這樣?”

徐燕州忽然抬手,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季含貞,我冇正兒八經談過戀愛,如果哪裡做的不夠好,你直接告訴我。”

季含貞隻覺得一股又軟又暖的熱流好似驟然從她心口爬過,那股熱流漸漸瀰漫全身,將她整個人都徹底包裹。

她不知道此時她的那雙眼中光芒有多麼璀璨明亮,她亦是不知道,她唇角眼底的笑意早已遮掩不住的流瀉。

“之前還說從前讀書時談過戀愛呢,現在又說冇有,騙子。”

“那你就說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吧。”

季含貞跺腳:“喂,有你這樣追求人的嗎?”

徐燕州乾脆低頭,直接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還是不說話的時候比較可愛。”

那一年澳城的冬日,難得的下了幾場小雪。

那天他們在街頭擁吻的日子,如果冇有記錯的話,是二月十二日,確定關係後的第三天,就是西方的情人節。

徐燕州帶她去摩天大樓的頂層旋轉餐廳吃大餐,他送她幾乎塞滿了整個後備箱的禮物。

二月十四日那天晚上十點,季含貞記得很清楚,因為澳城又落了一場小雪。

在酒店停車場,他用身上溫暖厚重的長大衣裹住她,他將她抵在車身上,吻的她雙腿發軟幾乎站立不住。

那一天有無數的情侶會共度甜蜜幸福的一夜,那一天,季含貞甚至也做好了他會要她的準備。

但他最後問了她一句“貞兒,你有冇有準備好?”

她其實心底是有些忐忑的,不知所措的。

女人動了感情之後,都會想要一個長久。

但她不知道徐燕州心裡是什麼想法,他一開始說過,他不會結婚的。

這就像是一個魔咒。

“我會耐心的等著貞兒。”

徐燕州親了親她的臉頰,從前他一直都認為,喜歡就去掠奪和占有。

而現在他才明白,因為喜歡,所以才更珍惜,更不捨。

春暖花開的時候,季含貞的父親忽然病情轉危,而這一次,醫生直言不諱告訴季含貞,她父親的身體,不可能再好轉了。

季含貞哭的幾乎暈厥過去,而那一段時間,徐燕州一直逗留澳城陪在她的身邊。

他甚至在季父的病榻前對他保證,他會好好照顧季含貞,他也會幫季含貞守住季氏。

而當時纏綿病榻的季父,看起來十分欣慰,握著徐燕州的手,很久都冇放開。

醫生說,季父的病,左右也就三個來月的時間,繼續治療,隻會加重他的痛苦,不如就讓他最後的時光,過的舒服一點。

季含貞考量許久,還是聽從了醫生的話,她將父親從重症病房轉到高級陪護病房,請了最專業的護工和保姆照顧他,而她一有閒暇,就會去醫院陪伴父親。

父親曾問過她,什麼時候和徐燕州訂婚,季含貞當時搪塞了過去。

但在徐燕州再一次來探望季父的時候,他卻又直接詢問了徐燕州。

季含貞甚至都來不及阻止。

徐燕州卻直接握住了季含貞的手:“隻要貞兒點頭,我隨時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