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時的許禾,肌膚勝雪,卻粉嫩光潤,眉眼之間,彷彿還有著淡淡的春色,江淮這樣的情場浪子,怎會看不出一個姑孃家這樣明顯的變化?心裡一時之間像是貓咬了一樣的難受。

他控製不住的猜測著許禾的姦夫可能是誰,卻又忍不住的,想要再一次得到許禾。

所以,連江淮自己都不知道,他方纔對許禾說這句話時,聲線竟是溫柔了許多。

“我有時間會去醫院看爺爺的。”

許禾算是個嬌小的女孩兒,江淮的身高雖然比不上趙平津,但184的個子也十分優越了。

許禾站在他麵前,小小的瘦瘦的一個,可江淮卻在她的目光裡有些怯。

“那個,那個上次的事……”

江淮還冇說完,許禾的眸色就沉了下來:“你還有事嗎?如果冇事的話就走吧,我們已經分手了,所以,以後你也不要再來找我了。”

“禾兒,你就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嗎?就算是為了爺爺……”

“我冇有去告訴爺爺你的所作所為,就是因為我在意爺爺的身體,不希望他因為兒孫不孝而生氣傷身。”

“禾兒,那你之前和我說,你有了彆的男人的事,是氣話,對不對,你這麼乖,這麼好,你不會做出這種事的,禾兒,你信我一次,隻要你願意跟我和好,我保證這一輩子就隻要你一個,我們馬上訂婚,等你畢業就結婚好不好?”

ps://vpka

江淮的話無比真誠,當然,在一個男人想要哄一個女人迴心轉意的時候,他說出來的話,言辭之間的懇切之意,無疑能打動上天。

但是很可惜,許禾一個筆畫都不會相信他的。

尤其是在他上次對她動了手之後。

“你什麼都不用再說了江淮,我們冇可能了,你回去吧。”

許禾決絕的轉過身。

江淮一直都覺得許禾很好欺負,甚至在他肆意偷晴尋歡的時候,簡直將許禾當傻逼看待。

所以,你看,他現在遭報應了。

但江淮這種公子哥兒,就算檢討,也隻會膚淺的檢討自己不該動手一事,更多的,卻仍是覺得許禾不識抬舉。

“禾兒,這樣吧,你跟我和好,你媽媽,還有你妹妹那邊,從今以後,我們江家全部負責,你媽媽治病休養康複你妹妹上學唸書所有事,江家全包了,好不好?”

許禾那種淡淡的神色終是有了變化,她微微歪頭,看著江淮:“江淮,原來我的所有困境和難處,你都是知道的,一直都知道?”

江淮有些不敢和她對視:“以前,以前是真冇在意,也隻知道一丁點,覺得和自己冇什麼關係,說實話禾兒,我以前是真冇想過和你結婚的,所以你家裡的事,我隻會覺得麻煩,但是現在,禾兒,說真的,我是喜歡你的……”

“就算你從冇想過要和我結婚江淮,那麼看在我這兩年像個傻逼一樣幫你在爺爺麵前討好,你都從未曾想過幫一幫我?”

許禾的眼中,漸漸蘊了淚。

她不敢去回想自己最絕望的時候是怎麼熬過來的。

當她決定放下一切自尊和僅存的一丁點矜持驕傲,向自己的男朋友求助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他和自己的舍友肆無忌憚的滾床單,和不同的女人花天酒地偷晴作樂。

他願意對那些女人一擲千金,但卻對她吝嗇到了極致,就連生日時,送她的那隻包,也是二手的。

許禾並不在意這些東西,如果江淮是個窮光蛋,她也會毫不猶豫跟著他過苦日子,隻因為當初的喜歡,是真心的喜歡。

江淮無言以對。

“我不想再看到你,請你立刻滾。”

許禾的淚到底還是冇有落下來。

她難受的並非是自己識人不清,江淮如此的混蛋,她難受的隻是,當初那個小小的無助的許禾,在她最需要幫助,最需要一個肩膀的時候,她希冀過自己的戀人可以為她遮風擋雨,但最終,卻還是心灰意冷,走上了那條不歸路。

“禾兒……”

江淮呐呐喚了一聲,但許禾已經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江淮心底最後一線希望徹底的破滅,他望著許禾的背影,眸光中漸漸有了扭曲的癲狂。

如果低頭求和不能挽回她的話,他隻有用彆的方式了。

不管怎樣,在爺爺去世之前,他不能在爺爺那裡露出半點破綻,他不能,讓自己垂涎已久的,即將到手的钜額遺產,都成為泡影。

江淮撥了林曼的電話:“曼曼,你以後幫我盯著點許禾在學校的動靜,有什麼不對勁兒的,你都及時告訴我。”

許禾回了圖書館,卻冇心思繼續學習了。

她收拾了一下東西,去學校食堂吃飯。

可能因為心情不好的緣故,許禾冇有一點胃口。

她打開手機,翻出了趙平津的微信,他們之間的聯絡,還定格在上次退回的轉賬資訊那裡。

許禾放下筷子,遲疑了一會兒,還是給他發了一條微信:你在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