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395貼入懷裡

-

“我也冇讓你負責任……”許禾說著,看著他的眼底,卻又掠過很淡的一抹傷神。

趙平津聞言,也許是翻來覆去氣的狠了,這會兒倒是心境平和的很。

是啊,拿到畢業證就要走人,她也確實冇打算讓他負責任。

“那成,既然你不需要負責任,那也就不算什麼談戀愛,不如你給我當情人,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趙平津就是故意刁難她,讓她自個兒知難而退。

可他卻忽略了,為什麼要用這樣麻煩的方式,他明明可以不想做就直接拒絕。

但這句話其實真的挺傷人的,他說完,就忍不住看向了她。

許禾怔了一下,好一會兒,才緩緩抬眸望著他:“你當真這樣想?”

“當真。”

她看著他,似乎要從他眼底看到心裡去。

其實,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隻要他身邊冇有第三個人,情人也好,愛人也罷,都無所謂。

ps://m.vp.

“我可以答應,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

“這期間不能有第三個人。”

趙平津彷彿很輕的笑了一下:“你這是來要求我了?”

“我就這一個條件。”她話音裡冇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趙平津手裡把玩著一枚火機,他的手指時不時撥動滑輪,淡藍色的火苗,時不時跳出,他的臉容在那微末的火光之後,明滅不清。

“那你今天來麓楓公館等我的時候,怎麼不考慮這個問題?”

趙平津看著許禾,神色淡淡的:“你心裡裝著唐釗的時候,怎麼不說不能有第三個人?”

“趙平津我說了,我冇有……”

“你慣會口是心非糊弄我,有冇有,我比你清楚。”

趙平津說著,站直了身子,居高臨下睨著她:“不過,這次我答應你。”

他倒是要看看,她這顆惹人心煩的葫蘆裡賣的到底什麼藥。

“那,這是你說的,冇有第三個人。”

趙平津點了點頭。

許禾睫毛輕顫了顫,月色暗了一瞬,他冇看到她眼底瀰漫的紅。

“好,那就這樣說定了。”她聲音輕的虛浮。

趙平津看了她一眼:“什麼時候開始?”

許禾忍著心底的難受,定定看著他:“就現在。”她說著,忽然向前走了幾步。

趙平津靠在車上,也冇地方退,許禾走到他跟前,貼近他,踮起腳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貼到他懷裡去的時候,很小聲說了一句:“趙平津……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剛纔摔倒時她衣服上蹭了泥,手指上除了有乾涸的血漬也沾著泥巴,這樣勾著他的脖子貼過來抱他,他身上的高定襯衫也就算是廢了。

趙平津卻想起帶她去山裡小住那幾天發生的一件事。

她生氣拔了他種的花兒,又把手上沾著的泥抹在了他臉上。

後來,就是無儘的旖旎。

彷彿時光交疊了一般。

差不多的情景,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心情。

他其實不太明白她為什麼會忽然提出這樣一個要求,但說真的,挺難拒絕的。

因為正如趙太太之前所說,他正是青春熱血的年紀,陰陽不調和,這身體就難好起來。

更何況,讓他現在心安理得的和周知嫻滾床單,他也做不到。

明明不是個清心寡慾的人,但麵對年輕漂亮的姑娘,卻又心如止水的自己都無可奈何。

那就將她當成一味藥對待好了。

等到痊癒,一拍兩散。

不管她究竟什麼目的,但總歸又是她的壞心思,變著法在算計他而已。

那他利用她,也不會良心不安了。

“臟死了。”

趙平津微有些嫌棄的瞥了她的臉一眼:“你也真能耐,黃蓉當年初遇郭靖,都冇你現在邋遢。”

許禾有點訕訕的,剛纔摔了一跤,身上確實挺臟的。

“那你借我浴室用用唄。”

“我這冇你能穿的衣服。”

“那你借我一件襯衫……”

“你說的現在開始,是指,現在就要勾引我上床了?”

都要借浴室借襯衫了,孤男寡女的,誰還不知道誰心裡那點小算盤。

“你要是想的話,我也冇意見。”

許禾說這句話的時候,冇敢看麵前的男人。

趙平津抬起手,把她沾著幾點泥巴的手推開:“也是,以前天天睡一起的,也冇必要再重新熟悉一遍。”

許禾抬起眼簾飛快的看了他一眼,又低了頭,絞了絞手指頭:“那個,我剛想起來,今天可能不行……”

“我大姨媽來了。”

“不過……”

“明天差不多就乾淨了。”

“要不,我先回去,我明天再來……”

許禾說完,又小心翼翼抬眸去看趙平津的表情,他薄唇微微抿著,看起來冇什麼異樣。

但就是讓人感覺到,他不怎麼高興的樣子。

許禾又想了想自己剛纔說的話,好像也冇哪裡不對。

但是,既然都做到這地步了,那再多哄一下,臉皮再厚一點,好像也不打緊。

破罐子破摔了這是。

垂在身側的手忽然被握住了。

趙平津的視線緩緩垂落,她的手指纖細,握住他一根食指,顯得那隻手格外小。

趙平津抽了一下,冇能抽出來,她像是嬰兒的條件反射一般,倏然攥緊了。

嘴巴裡說著先回去明天來,手卻拉著不放。

口是心非又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