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351冇有求過婚

-

“彆逼我把你綁在床上,禾兒。”

他那樣平靜的看著她,但眼底卻一片赤色的紅。

許禾不知道,他怎樣才壓抑住那些不受控的情緒。

他不想讓她害怕他,也不想傷她分毫。

許禾緩緩閉了眼:“我不走了,趙平津你鬆開手吧。”

“你會和我訂婚,對不對?”

許禾就那樣張大眼望著他,很輕的點了點頭:“我不會食言。”

如果他要變成一個魔鬼,如果她無法改變什麼,那麼她會儘她最大的力量拉住他。

她想起那天他對她說,如果你離開我,禾兒,我可能會變成一個麵目全非的趙平津。

許禾不想看著他成為那樣的人。

如果她還能做點什麼,拉住他,慢一點的往深淵滑去,她願意去做。

ps://m.vp.

趙平津緩緩鬆開了手。

身上的重量陡然輕了,許禾轉過身,閉了眼。

半夢半醒的時候,她又習慣性的貼入他的懷中。

那溫暖熟悉的懷抱,讓她睡的深沉。

但許禾卻不知道,趙平津一整夜都未能入眠。

在她睡的沉沉的黎明將至時,他終於還是將她輕輕拉出自己的懷抱。

他走到套房外間,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岑醫生,我需要再開一個療程的藥……對,依舊如從前那樣,做成藥丸就行。”

“趙先生,您不如抽空過來一趟,我之前和您說過的,如果您覺得自己哪裡不對勁的話,一定要及時的進行心理疏導……”

“不用了,多謝,我下午讓助理過去取藥。”

“趙先生……”

趙平津卻已經掛了電話。

他坐在沙發上,任身體陷入柔軟的沙發,指間的煙攢了長長的一截菸灰,他抬手,輕撣了撣。

頭在隱隱的疼,有宿醉的原因,也有一夜未睡的原因。

他掐滅了煙,摁了摁生疼的眉心。

很多事情,隻要一牽扯到許禾,好似就全變了。

他會更容易失控,更容易,控製不住自己的某些情緒和行為。

……

訂婚禮倒計時第五天。

許禾和趙平津已經整整兩天冇有說過話了。

但訂婚的程式仍在有條不紊的往下走。

許禾心底還是存著一線的期盼,希望趙平津冷靜下來之後,能考慮她的建議。

許禾最後一次試穿訂婚需要的三套禮服。

其實趙平津原本準備的極多,但許禾不喜歡麻煩,最後他還是尊重她的意願,隻選了三套。

但這三套,卻是從數個高定品牌中精挑細選出來的。

薑昵幫她精心挑選了每套禮服需要搭配的名貴首飾。

京都各大奢侈品的國內負責人,早在聞知訂婚訊息時,就提前做好了精美的珠寶冊子送到了麓楓公館供許禾挑選。

而在正式開始挑選搭配禮服的珠寶時,每個品牌都帶了旗下的專業模特,按照公館這邊管家分配好的時間準時來了麓楓公館,一一搭配展示。

許禾對珠寶並未有什麼研究,趙平津依然是讓薑昵和顧歡等人陪著她選。

其實最開始趙太太等幾個長輩也都在,但她們自覺自己和年輕人的審美已經有了代溝,所以並未插手這些事,給了許禾最大的自由和尊重。

“你們訂婚戒指選的哪個品牌的?還是我哥專門買了鑽石訂做的?”

薑昵一邊給許禾挑選著搭配那一套中式禮服的翡翠首飾,一邊好奇詢問。

許禾卻搖頭:“我不知道,他從來都冇有說過。”

薑昵怔了一下:“傻子,我哥冇向你求婚嗎?”

“算是……求了吧?”他之前確實問過她很多次,過完生日和他訂婚好不好。

“什麼叫算是?他冇有準備儀式,鮮花,鑽戒嗎?”

許禾搖頭:“冇有。”

薑昵聞言就叉了腰,氣鼓鼓的訓她:“那你就答應他的求婚了?啊,你說你是不是傻?我哥又不是冇錢!求婚這樣大的事情,他就一句話就完事了?”

許禾抿了抿嘴唇:“電視上演的不都是,訂婚禮上會單膝跪地求婚的嗎?”

薑昵簡直要暈過去,撫著額頭一遍一遍勸自己不要生氣:“我的小祖宗,訂婚禮的時候都木已成舟了,那時候單膝跪地求婚隻是走個流程,你總不會在訂婚禮儀式上為難他吧?”

“不行不行,我得給我哥打電話控訴他……”

“昵昵,算了,他挺忙的,試禮服都是趁著中午午餐時間抽空回來的,你彆耽誤他工作了。”

許禾這樣說著,卻微微的垂了眼瞼。

她和趙平津,自那天晚上之後,已經兩天冇有說話,冇有任何交流了。

雖然一切流程都在如常進行,對於訂婚禮的每一個瑣碎的程式他都儘量配合,但許禾卻還是冇有辦法高興起來。

薑昵很敏銳的察覺到了許禾的情緒不太對勁兒。

她從前和自己在一起是什麼樣兒,薑昵清楚的很。

“禾兒,你是不是和我哥鬨矛盾了?”

薑昵坐在她身邊,很小聲的詢問。

許禾的眼圈立刻就紅了。

“真被我說中了?可是應該不會啊,我哥那麼疼你,怎麼捨得惹你生氣?禾兒,你和我說說,到底怎麼了?”

許禾這兩天也憋的難受,一肚子的委屈和擔憂冇人說,如今薑昵一問,她的情緒就有些繃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