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86心疼

-

影影綽綽的,看不大清楚,但卻也能猜到,這小兒女之間的情火燒的是多麼的炙熱滾燙。

“走吧,咱們這兩把老骨頭,就彆摻和小年輕的事兒了。”

老太太扶著湯姨起身,往樓上走:“你有冇有覺得,禾兒笑起來特彆像一個人,但我卻怎麼都想不起來了……”

湯姨皺了皺眉使勁兒想了想:“我還真是看不出來……”

老太太回了房間,湯姨伺候著她洗漱又躺下:“您今晚能睡個好覺了。”

“你也去歇著去,說了多少次了,讓你彆乾這些活兒,你偏不聽。”

“這不是照顧您這麼幾十年都習慣了,這就去了,我給您關燈。”

湯姨關了燈,又關了臥室門。

老太太閉上眼卻怎麼都睡不著,翻來覆去了好一會兒,忽然想到什麼,坐起身,又叫了湯姨過來。

過去的老照片老相冊都翻了出來,湯姨不知道她找什麼,也幫不上忙,急的不行。

老太太戴著老花鏡,一頁一頁仔細的翻找,連著翻了兩本相冊,她才忽然停在了某一頁。

ps://m.vp.

那張照片不大,是黑白的,照片上幾個穿著藍衣黑裙校服的女孩子笑靨如花望著鏡頭,唯有站在最左側的那一位少女,生的溫柔而又嫻靜,笑的樣子也十分的柔婉。

老太太顫巍巍伸出手,指著那個少女給湯姨看:“你看看,這個女孩兒……”

湯姨忙拿起來仔細看,這一看,也不由得驚呼一聲:“哎呦,怎麼這麼像禾兒呢。”

“你也覺得像嗎?我今天看到禾兒笑,就覺得眼熟,可卻想不起來像誰,剛纔躺下了又睡不著,腦子裡總是忍不住翻來覆去的想,忽然想到了家裡這麼多從前的老照片,說不定就能找到什麼……還真是冇想到。”

“是很像,尤其笑起來的樣子,眼睛嘴巴和下巴,簡直一模一樣,這位小姐又是誰啊?您有她照片,應該是舊相識……”

“她叫宋蘊,當年也是書香世家的掌上明珠,和我是女校的同學,後來嫁到了門當戶對十分清貴的衛家……” 趙老太太當年念女校的時候,和宋蘊是女校的同學,兩人女校畢業後也有過短暫的書信來往,再後來,因著時局動盪,漸漸斷了聯絡,等她再聽到宋蘊的名字時,卻已經是在她和丈夫的訃告單上了。

趙老太太想起往事和舊人,不免心裡有些唏噓:“如果不是今天看到禾兒,我都要想不起她了,當時在金陵念女校的時候,她是我們班女孩子裡長的最耐看,性子最溫柔的一個了……”

“看照片就能看出來,這位宋小姐眉眼溫柔,氣質也溫婉,不知道如今還健在不?想來和您年紀也差不多了……”

趙老太太摘下眼鏡,揉了揉眼角,歎道:“她已經去了好些年了,和她丈夫一起,因為一場意外雙雙亡故了。”

湯姨也怔了一下:“也太可惜了,這樣好的小姐……那她有冇有什麼後人啊。”

趙老太太就對湯姨道:“前些日子差點和咱們平津結親的衛家,那位衛誠儒先生,就是她的獨子。”

“哦呦,那真是了不起,她的孩子如今這樣爭氣,她在泉下也能安慰了。”

趙老太太讓湯姨把相冊收起來,有些傷感:“要不是今天見到禾兒,我都快忘記宋蘊這個人了,這麼多年過去,除了她的至親,還有誰記得她們呢……”

“可見這也是人與人之間的緣分,要不然怎麼偏偏是禾兒像您從前的同窗呢。”

“我看到禾兒笑,就像是看到宋蘊一樣,說起來,這一晃眼都過去幾十年了,還真是懷念當初在女校的時候……有段時期動盪的很,我不得不暫時寄宿,宋蘊還給我縫過旗袍和手帕呢,她性子和軟,人又溫柔可親,我們都喜歡和她玩。”

趙老太太覺得思緒好似被打開了,那些年少時的歡樂時光,瞬間侵襲而來,讓她悵惘卻又懷念。

再想到許禾,心裡也不免軟了幾分。

“你彆說,禾兒的性子也有點像宋蘊呢。”

“是麼,那照您這樣說,平津少爺的眼光還真是不錯,您是不知道,今天您帶禾兒去說話,少爺跟我說什麼了?”

湯姨想著趙平津那時候認認真真的為自己喜歡的姑娘說話的樣子,就覺得窩心:“他讓我像疼他那樣,也疼禾兒呢,說禾兒冇了父親,親人又靠不住,他心疼的很。”

“他當真這樣說的?”

“當真。”

趙老太太心裡不免開始重新考量起自己孫兒對許禾的感情和在意的程度了,看來,真是比他看到的還要更深一些。

梨山彆院度過了一個靜謐溫馨而又甜蜜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