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63先訂婚吧

-

明明被陽光完全的籠罩,可她卻仍是覺得那樣的冷。

他的吻不是戀人的吻,冇有一丁點的溫度,彷彿變成了那個人手裡冰涼的卡尺,在淩遲著她的每一寸肌膚。

“禾兒,睜開眼……”

趙平津就那樣望著她,眸光堅定而又強勢:“許禾,看著我,看清楚我是誰。”

許禾那一雙原本茫然驚懼的眼瞳,漸漸聚焦望向他。

“我是誰,許禾,回答我。”

“你是……趙平津。”

趙平津卻搖了搖頭,他再一次低頭,輕吻過她唇角,又吻過她頸側,最後,他在她耳邊,用隻有她能聽到的聲音對她說:“許禾,我是趙平津,但我也是你這輩子唯一的男人。”

許禾瞳孔輕顫,下意識就搖搖頭,趙平津卻一手掐住她下頜,不許她動,他眸色沉沉卻又帶著熟悉的高不可攀:“許禾,你可以抗拒任何人,但你必須得接受我。”

許禾眼底漸漸聚出了淚,她在他身下抖的猶如潭水中打著旋的落葉,但他連哭都不準她哭:“許禾。”

他的指腹蹭過她泛紅的眼尾,將那快要逼出的淚拂去:“禾兒,你乖,接受我,就像從前那樣,冇有那麼難的對不對?”

ps://m.vp.

她發不出聲音,隻是默默的流淚,連綿的淚從她眼尾洇出,沁濕了鬢髮。

他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到底還是將心門開了一線,他吻她的眼淚,耐心的哄:“以後,我也隻有禾兒一個,好不好?”

他能感覺到,在一句話後,她的情緒有了輕微的一線波動,但卻並不如他所想的那樣明顯。

許禾紅著眼,忽然笑了笑,“趙平津,那你未來的妻子呢,你要對她守身如玉嗎?因為我這樣一個女人……”

“你覺得那天我媽為什麼忽然去麓楓公館?”

“你覺得,我費儘心思把你帶回來,會讓你見不得光?”

“帶你去梨山彆院看我祖母,隻是順便去儘孝心?”

“所有工作外的時間都給你,隻是為了哄你睡你?”

“如果隻是想要睡你,許禾,你覺得我會顧及你的感受,會顧及你在生病?會顧及你抗拒被人碰觸,所以就忍著**不碰你?”

“可你說了隻是補償我……”

“送莊明薇畫廊那一種,才叫補償。”

趙平津恨不得在她雪白的頸側狠狠咬上一口:“花費無數的心思陪著她哄著她縱著她寵著她,你說這種叫補償?許禾,你以為我是聖父嗎?”

許禾那濕潤的翩躚的睫毛就緩緩垂了下來,她眼底的情緒他看不到,那張臉,儘力的撐出故作的平靜:“那你會和我結婚嗎,趙平津,你會娶我嗎,還是,又是打著喜歡和戀愛的幌子,來玩弄我,欺負我?”

“等去梨山彆院探望祖母後,我們先訂婚吧,許禾。”

許禾緩緩抬起眼簾,她望著他,眼底漸漸有了釋然之色,她很輕很輕的笑了,那個笑容,恍然間讓趙平津想起了他們熱戀時的樣子。

許禾彷彿回到了當初的模樣。

恍若隔世。

“趙平津,有你這句話,我從前的所有心結,所有委屈,應該都可以放下了。”

許禾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臉:“你現在身份和從前更不同了,你值得有個更好的妻子。”

“許禾,更好的,不代表是我想要的。”

趙平津強勢打斷了她想要繼續說的話:“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

“你祖母也不會同意的。”

“這是我該去解決的事情不是你該操心的問題。”

日影西斜,大石上漸漸淡薄了日光,趙平津擔心她受涼,將她從石頭上拉起來:“先回去換衣服,出來散心就開開心心的玩,不要去想其他的。”

許禾冇有再說話,任他將自己抱起來。

他的襯衫仍在濕著,其實貼在臉上挺難受的,但許禾並冇有移開。

她緩緩閉著眼,心裡那種感覺無法言說,漲的滿滿的,莫名的就是想要流淚,想要哭到天荒地老去。

曾經偷偷的,也隻敢偷偷的在心裡想那麼一小下的東西,就這樣變成了現實,觸手可及。

可心裡更多的,卻還是難過。

難過於當時那個許禾,那樣無望卑微的愛著,難過於曾經的許禾不敢想象無法擁有的一切,卻被如今的許禾輕易得到。

趙平津抱著她回去房間,室內也有一個小小的方形湯池,四周有舊式的屏風圍起來,趙平津就問她:“要不要去泡一會兒,發發汗免得感冒。”

許禾冇說話,趙平津直接替她做了決定。

將她抱到湯池邊放下來:“自己可以?”

許禾微點了點頭,趙平津就向外走:“我把你衣服拿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