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60彆逼我

-

“我那時候躺在醫院的床上,我身體很疼,可心裡更疼,我從來不是個壞女孩兒,我也冇傷害過任何人,為什麼我會是這樣的結局。”

“後來,是你說要和我戀愛的,是你又來招惹我的,趙平津……覺得還冇玩夠的是你,提出要在一起的是你,說喜歡的是你,喊我老婆的也是你,可到最後,覺得膩了的是你,覺得我無關輕重的是你,連分手都不願明明白白告訴我的是你,放棄我拋棄我的人,也是你……”

“現在你又來說喜歡,說你情難自已?”

“趙平津,從始至終,你考慮過我的感受,你把我,當成一個平等的人來看待,你有過一絲的尊重和在意嗎?”

“你並不是喜歡我,你隻是喜歡,那樣喜歡你在意你的許禾,喜歡著你的那種感覺而已。”

“趙平津,看在你家人把我傷成這樣的份兒上,看在我們之間,我們的過去,還有著那麼一點美好的回憶的份上,不要再這樣耍我了,好嗎?”

“我心理有疾病,很嚴重的病,我的身體也不好,我這裡……”

許禾指了指自己平坦的小腹,她的語氣忽然那樣的平靜:“不能再有孩子了。”

“你就算真的喜歡我,可是又能怎樣呢?你家裡人,不,你自己也不會娶一個精神不正常且不能生的女人,所以,就玩玩嗎?玩過幾年,你徹底的膩了,再踹掉我,公平嗎?趙平津,如果你對我還有一點憐憫……你不會把我往絕路上逼的,對不對?”

“你先不要急著和我說什麼,我知道,你現在或許正在興頭上,覺得無法罷手,但你平靜下來好好想一想我的話,趙平津,我什麼都給不了你了,連最基本的男歡女愛都不行,所以,你看,我冇有任何價值了啊。”

“我本來,也隻有那麼一點價值的,對不對?”

許禾說完,踮起腳,她在趙平津的嘴角輕輕親了一下:“你感覺到了嗎?接吻的時候,我的嘴唇都冇有溫度,趙平津……我現在,就隻是個廢物,毫無用處的廢物,你明白嗎?”

她向後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我現在想一個人待一會兒,我保證不傷害自己,什麼都不做,可以嗎?”

趙平津深深望著她,許禾移開了視線,抬起手,抱住了自己:“我就想安靜一會兒。”

“好。”

他冇有多說什麼,越過她向外走去。

臥室的門輕輕拉開,又輕輕關上。

夜色陡然就降臨了。

許禾把床頭的燈打開。

她就在地毯上坐下來,靠著床,仰著臉,任眼淚肆無忌憚的往下落。

這些話說出來,心就像是徹底的空了一樣。

這些時間以來的執念和心結,從此以後,也就能慢慢的放下了。

趙平津站在樓下的客廳,這是許禾第二次提起她不能懷孕的事,他終於確定,這不是她生病的臆想,這極有可能,就是她身上發生的事。

他撥了鄭凡的電話:“以前許禾小產住院時的所有病例,你讓醫院那邊調出來,我要看。”

“還有許禾家的老房子,鄭凡,不管你用什麼手段,都要把房子給我買回來。”

“趙先生,我也正有件事想要和您說,許小姐老家的房子,買主好像姓周,是一位女士。”

趙平津不知怎麼的,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周芬。

“還有,之前您讓我安排人盯著姚森一家,他們無意中得知了一個線索,說姚森之前交往過一個女朋友,叫周明薇。”

“周明薇……”

趙平津緩慢的咀嚼著這三個字,而就在此時,電光火石的一瞬間,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莊明薇為什麼忽然答應嫁給徐燕州,甚至在徐燕州對她暴力動手的時候,也不敢說出退婚,而周芬那樣精明,在莊利峰跟前這般受寵,為什麼卻也不敢幫女兒出頭。

趙致庸隨即就和徐家達成了合作共識……這其中,是什麼因素起了作用?

也許他之前的思路不對。

並不是趙致庸給了莊明薇什麼天大的好處。

而應該,是趙致庸握住了莊明薇母女的什麼把柄。

能是什麼把柄?

這一切事情發生,都是姚森忽然自首之後的事。

姚森曾有一個叫周明薇的女朋友,周明薇……莊明薇,而周芬,也姓周。

所以,當年還未回到莊家的莊明薇,因為私生女的身份隻能跟隨母姓姓周?

這就好似能說得通了。

如果周明薇就是莊明薇,那麼趙致庸拿捏住她的把柄會是什麼?

又會是多麼可怕的把柄,纔會讓莊明薇母女吃了這樣大的悶虧,卻也隻能乖乖的低頭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