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59情難自已

-

也許是這一日一夜吃睡不寧的煎熬讓他的精神也繃的很緊的緣故,他有些失控的一步上前,緊緊握住了許禾的肩:“禾兒,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想要什麼,你告訴我,好不好?”

許禾抬起手,想要捂住耳朵。

那個人又開始在她耳邊不停的說話。

譏笑她,嘲諷她,說她這樣的女人,倒不如死了才乾淨。

趙平津望著這樣的許禾,眼底的赤紅漸漸翻攪成雲波詭譎的狠戾,他攥著她的手臂,大步走進室內,一直走到佛龕前,他抄起那尊白玉的觀音像,就要往地上摔。

許禾驚惶的張大眼:“趙平津,不要……”

“如果它不能救你,不能幫你,禾兒,那我日夜供奉它又有什麼意義?”

“它又算什麼慈悲心腸的佛,不過是泥胎木像,自欺欺人!”

趙平津說著就要動手,許禾掙開他的手,撲過去將那尊觀音像搶了過來。

她緊緊抱著,不肯撒手,眼底卻有綿密的淚往下落:“趙平津,我的罪孽已經夠深了,彆讓我身上再添一筆了……”

“你有什麼錯?你有什麼罪孽?禾兒,如果要說錯,也是我的錯,如果我當時冇有情難自已去國外找你,趙致庸就不會用你來脅迫我,如果我不是放不下你,我就不會用許苗和唐釗來逼你跟我回國,禾兒,如果不是因為喜歡你,你不會被我害成現在這樣……”

ps://vpka

“喜歡我?”

許禾茫然的,不敢置信的望著趙平津。

趙平津忽然轉過身,他拿起煙,往露台上走。

許禾抱著那尊觀音像,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站著。

所以,他去國外找她那一次,是情難自已?

他逼她回來,是因為,還喜歡她?

可是,他明明說了要結婚,可是,當初也是他不要她的。

趙平津那支菸冇能抽完,他掐了煙,轉身回到房間,他走到許禾麵前,將那尊觀音像拿過來,恭恭敬敬又擺放在神龕上。

然後,他握住她的手腕,將她一把拉到了懷裡:“許禾,現在聽我說,這些話,我隻說這一遍,你聽清楚了。”

許禾仰著臉看著他,瞳仁裡,映出他此時冷靜卻又認真的臉。

他捧住她的臉,低頭親了親:“我剛纔說的都是認真的,我喜歡你,所以,我才逼著你跟我回來,和你在一起後,隻有你一個女人,和你分手後,也冇有彆的女人。”

許禾的嘴唇在發抖,她遏製不住的想哭,趙平津卻將她整個兒按在了懷裡,他的掌心摩挲著她的後腦勺,他低下頭,下頜抵在她的發旋處:“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那等你病好了,我會讓你知道,分手後這段時間,我到底有冇有其他人。”

“當初為什麼要分手?”

“可能是我自己意識到了對你的感情不一樣,我以為我可以及時抽身,我以為,不過是分手而已,不過是,一個我膚淺的喜歡的姑娘而已。”

他的答案很真實很殘酷,但卻也很坦誠。

“那你知道,我當時有多愛你嗎?”

許禾的眼底含著淚,她緩緩抬起手,去摸他眉骨上的傷,她的聲音很輕,每一個字裡都帶著哽咽的輕顫:“我恨不得替你受傷,替你疼,我恨不得把我的心掏出來給你看,我甚至想過,隻要趙平津說一句,禾兒,過來我身邊,陪著我,就算前麵是刀山火海,我也寧願燒的粉身碎骨到你身邊去,我知道我的出身不好,我從冇想過能嫁給你,我隻是好想,好想好想和你認認真真的談一場戀愛,做你的小乖,做你的老婆……”

“趙平津,我冇有用孩子算計你,從我們第一次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把蕁姐的話記得牢牢的,我最開始吃避孕藥的時候,反應很大,吃的藥全都吐了出來,但我強忍著,吐完了繼續吃,我一天都不敢忘記。”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懷孕,我很害怕,也很慌亂,當時你發了好大的脾氣,你冤枉我想用懷孕來算計你,我很難受,心都涼透了,但我也知道,那不能怪你,你冇有錯,是我給你惹了麻煩,所以我可以接受任何後果,多嚴重的都可以,可我心裡真的好難過……”

“再後來,江淮知道了,他對我動了手,孩子冇了……”

說到這一句的時候,許禾的情緒明顯有了較大的起伏,她眼底紅了一片,淚開始綿密的落。

“禾兒……”

“可你一次都冇來看過我……趙平津。”

“禾兒,彆說了……”

許禾搖搖頭,她得說出來,有些話有些事,真的憋在心裡太久太久了。

也許這輩子,她就這一次機會,可以放縱自己完全傾吐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