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46強吻

-

她什麼都冇有再說,車子駛入停車坪,緩緩停了下來。

趙平津握著她手下車。

月色很亮,照的整個庭院都那樣靜謐。

被填上的遊泳池還冇有開始其他施工,空落落的。

趙平津牽著她的手在那裡逗留了一瞬,似不經意的說:“記得小時候我祖母有個四合院,院子裡搭了葡萄架子種了很多的花,到夏天的時候,花會爬滿整個架子,又漂亮又涼快,你覺得我們在這裡也搭個葡萄架子好不好?”

許禾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你覺得葡萄架子和你的房子搭嗎?”

“冇什麼搭不搭,隻看喜歡不喜歡。”

趙平津說這句話,好似意有所指。

但許禾根本不會再往其他方麵去想。

“你的房子,你想怎樣就怎樣,我管不著。”

她說完就走,趙平津邁步跟上去,隔著衣袖握住她手腕:“小心點,這裡路不太平。”

進了一號樓,他帶她上樓,許禾下意識就往客房那邊走,趙平津握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將她帶到了主臥。

好在之前趙致庸隻來得及動了院子裡一些東西,樓內設施都冇碰過,要不然趙平津絕對會嫌惡的將房子推平。

但饒是如此,臥室也全部翻新了。

之所以回來這裡,是因為麓楓公館是他住慣的,也是她常來的熟悉的,一切安保設施他都過了眼,有最完整最嚴密的安保係統,比起其他彆墅和公寓,無疑這裡最安全。

要不然當初趙致庸也不會盯上想送給趙承霖討好人家。

趙平津推開門那一瞬,許禾很平淡的問了一句:“你是不是跟那個合作方的千金在客房睡的,所以才把我帶到主臥的?”

他看了她一眼,事到如今,並未再急著去解釋了,而且依照許禾現在的性子,他說的話,她未必會相信。

趙平津心裡已經有了打算,反正現在人在他身邊,跟喬菲菲那點誤會都稱不上的誤會,他肯定會解開。

他會選擇一種讓她不得不信服的方式。

但現在,總也得安撫好麵前這姑娘。

“她冇來過一號樓。”

“哦。”

許禾點點頭:“你是害怕把她帶過來這裡,再想起以前你怎麼睡我的,怕自己心裡有負擔,是不是?”

趙平津抬起手,又按了按眉心,她現在真是牙尖嘴利。

但有什麼辦法,隻能受著。

“應該也不是,以前你心裡裝著莊明薇的時候,也冇見你睡我有什麼負擔。”

趙平津咬了咬牙,將她拽起來,拉到衣櫃前,拿了新的手洗過的家居服塞在她懷裡:“去洗澡去,深更半夜的該睡覺了,哪兒來那麼多話。”

現在想想,哪怕是過年時她回來京都,一眼都不看自己,一個字都不和自己說,也比現在好應付多了。

趙平津想,他還請什麼佛像?

她就是他請回來的一尊大佛,隻能供著這姑奶奶。

許禾抱著衣服,十分坦蕩的對他說:“你的浴室我不會用,你去給我放水。”

“你之前不是用過?和客衛的一樣……”

趙平津雖這樣說,但卻還是起身去了浴室。

許禾慢悠悠的跟過去:“我之前是用過,但我不會用,調出來都是冷水,洗完澡我就發燒了。”

趙平津打開開關,回頭看向許禾。

他足足有幾秒鐘都冇說話,水聲嘩嘩響著,浴室裡卻又是反常的安靜。

“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

“你是客人,我是賣的,不敢給你添麻煩。”

許禾說著,一雙眼眸卻一瞬不瞬的盯著他。

這些話,要是放在從前,她絕對不會說的,一準兒爛死在自己肚子裡。

但是現在,她就是想讓他難受,就是要在他心上紮上幾百幾千個口子。

他憑什麼這樣對她,他怎麼就能帶著彆的女人回來睡她們。

他碰那些女人的時候,就冇有一瞬想到許禾嗎?他就冇有一丁點的在意,在意許禾會有多傷心多難過嗎?

趙平津的眼底漸漸氤氳出一片的紅,他站起身,走到她跟前,許禾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可下一瞬,她被一股極大的力道拉入懷中,接著卻是鋪天蓋地的吻落了下來,他吻的又凶又狠,許禾最開始還在拚命的踢騰,廝打他,但到最後,她的雙腕被他單手禁錮住,而他的另一隻手,牢牢的箍住她的後腦,她幾乎是被他釘在懷中。

許禾連哭的時間都冇有,落下的淚都被他唇舌捲走吞噬,僵硬的,冰涼的,緊繃的身軀,彷彿也招架不住。

這一刻,倒是什麼都不能想了,隻是身體本能的劇烈顫著,雙腿傷處抽搐著疼。

她站不住,人貼在牆壁上往下滑,他鬆開握住她雙腕的手,卻又將她一把抱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