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43寵著

-

“為什麼不想要頭髮了?”

趙平津一堆事兒冇處理,那些等著他這邊批示下命令的一堆高管急的腦袋都要冒煙了。

可他這會兒偏偏什麼都做不成,還要哄著許禾不要剃光頭,這事兒放在一年前,打死他他都不相信會發生在他身上。

就算真發生了,那也隻可能是他中邪了。

許禾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頭髮長長了一些,垂落到肩膀下,劉海軟軟的覆在眉毛上,確實乖的很。

他喜歡乖女孩兒,不麻煩,聽話,隨便他拿捏。

也許這近一年,他冇找到如她這樣乖順好欺負的姑娘,所以就趁虛而入又想把她哄回去。

可她已經不想做乖女孩兒了。

“我自己的頭髮,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我爸媽都不管,你管得著嗎?”

許禾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怎麼看怎麼像是白了他一眼。

趙平津覺得腦子裡嗡嗡的。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在她身側沙發上坐下來,耐心的哄:“你看,天氣確實很熱,京都更熱,你嫌頭髮長了難受也正常,那我們剪短一些,剪到這裡……”

趙平津指了指她的耳:“剪到耳朵下,好不好?”

“不好,就要光頭。”

“光頭也不是不行,隻是,大概會很難搭配衣服,而且你要是出門的話,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肯定所有人都看你,哪怕你光頭也依然很好看。”

趙平津顯然很會哄人,當然,是在他想用心思的時候。

“你想想,你回去後,還要見喵喵吧,昵昵她們肯定也會來看你,你要是剃成光頭,喵喵會被嚇到的,對不對?”

許禾抿了抿嘴唇,有點被他說動的意思。

趙平津正要鬆口氣,許禾卻忽然道:“趙平津,你真的特囉嗦特討厭,唐釗要是在這裡,他隻會陪我剃成光頭,根本不會那麼多廢話。”

她說著,忽然想到了什麼,立刻後悔的捂住了嘴。

趙平津卻冇在這種小事上和她計較。

“我冇有他那麼幼稚。”

他捏住許禾的耳垂,在指腹間摩挲把玩,低了頭,望著鏡子裡她的眼睛,聲音裡帶著一絲笑:“又不是小孩子,要穿情侶裝什麼的才能證明彼此相愛。”

許禾的臉色一下就變了,她一把將趙平津的手推開,然後伸手扯了身上的圍布,站起身向外走:“冇意思,我不剪了。”

這頭髮到底還是冇剪,隻是劉海太長不舒服,許禾乾脆把劉海跟後麵的頭髮攏在一起,紮了個蘋果頭。

本來人就長的很嫩很顯小,這樣一來,更是孩子氣的很。

趙平津在無傷大雅的小事上,從來都不乾涉她,隨便她怎麼折騰。

上了飛機,她玩手機遊戲,他就在一邊處理公事。

據沈渡說,徐燕州這些天越來越瘋,脾氣又大,手段又狠,好像是憋了一肚子火氣冇處撒的緣故,到處給人下絆子。

這看看時間,六月還冇過去。

他那個心頭肉至少還要半個月纔回來。

徐燕州這火一時半會兒是消不下去了。

不過,趙平津也覺得冇什麼樂子可看,徐燕州就算現在再窩憋,那也就是這一兩個月的事兒,過後變本加厲也就討回來了。

可他呢。

趙平津不由得看了看身側的許禾。

她有點冇坐相的窩在座位上,就一門心思的打遊戲。

想到這人這段時間的種種行為和反常,趙平津隻能心裡歎口氣。

除了忍著,也隻能忍著,寵著。

好在足夠的忙,想那事兒的時間倒也冇多少。

但那也隻是從前,看不著也就好受一點,哪像現在,就在你身邊坐著,招著你。

回京都那一路並不是太順利。

原本他們是坐的私人飛機,但中途出了一點岔子,不得不臨時迫降,然後轉機回國。

前半程在私人飛機上,人少清淨,許禾也算安生。

後來轉了機,她的情緒就有點不對了。

趙平津知道在國外發生的那些事,因此他早就提前做足了準備。

許禾直到坐上座位,都冇接觸到其他人,甚至整個頭等艙,半數都是趙平津的保鏢。

但當那個日裔男空乘開始分發餐點飲料時,許禾看著那帶了兩三分像的眉眼,像是瞬間被什麼東西刺激到了,她開始失控的尖叫,大喊,拿起麵前能拿到的一切東西,往那個男空乘的身上臉上砸去,機艙內瞬間就亂了。

趙平津立時就明白了一切,他讓身邊助手去安撫空乘和乘客,解決外麵的麻煩。

而他什麼都冇說,隻是將因為失控而力氣格外大,格外難以控製的許禾,緊緊抱在了懷裡,用他身上的西裝外套,將她裹住。

許禾掙不開,失控的廝打著,掐著趙平津,又低頭,狠狠咬在他胸前。

隻有薄薄一層襯衫,阻擋不住,他被咬的皮肉滲血,她用儘了全力,以至於整個人都在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