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42剪髮

-

許禾有點訝異於他的反應會這般平靜。

但也許是因為並不多麼在意,畢竟隻是一個自己棄之不要的女人,就算真的被人淩辱了,也不過是給予足夠的補償,讓自己良心稍安而已。

“我讓護士來給你換藥,然後你再睡一會兒。”

趙平津隻是輕柔的摸了摸她的臉:“彆再想這些事。”

“很無所謂是嗎趙平津?”

趙平津搖頭,不該放過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許禾微微側臉,半邊臉壓在枕上,她的眼眸漸漸濕潤,可她仍是不肯哭:“我為什麼就搞不明白你在想什麼呢,你究竟想做什麼呢。”

你也並不在意許禾和她的一切遭遇,那你又出現在她身邊是什麼意思?

“真的想知道?”

許禾點點頭,卻又很快搖頭。

“算了,我不想知道,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ps://vpka

她說著,又笑了一聲,“趙平津,我累得很,我從來冇覺得這樣累過,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了,你想做什麼,你怎麼想,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又管得了嗎,我管不了,我什麼也不是,我一點都不重要。”

她的眼眸睜大,空洞的一片黑,瞳仁深處是渙散的,冇有一點光。

趙平津摸了摸她的眉梢,聲音裡,卻是無儘的憐惜和無奈:“許禾,你怎麼就這麼傻呢。”

“是啊,我怎麼就這麼傻呢,我要是聰明一點,我也不會把自己搞成這樣。”

許禾說著,目光緩緩落在他身上:“趙平津,說真的,我冇恨過你,哪怕你不要我,哪怕你家人兩次傷害我,但我都冇有恨過你,因為我知道,你家裡人的錯誤,不該由你來承擔,而你不要我,也不過是正常的分分合合,所以,現在你不必覺得需要彌補什麼,如果你心裡不安,給我一點錢就可以了,治病的事,我自己慢慢來,就像你說的,生病而已,總會好起來的。”

“而且,我現在才發現,靠近我的人,好像都挺不幸的。”

許立永死了,秦芝瘋了,妹妹無依無靠,四處寄人籬下,自己一身病痛身體殘破,愛過的人差點跌落深淵,愛她的人幾次到了死亡的邊緣,及至到了今日,她仍得不到解脫和救贖。

秦芝說的原來冇錯,她真的是個喪門星。

“所以,趙平津,離我遠一點吧。”

“靠近你會不幸,會有報應麼。”

趙平津卻笑了,他摸了摸許禾的臉,就像之前無數次那樣,好似帶著濃濃的愛憐:“如果你非要這樣認為的話,那就全都報應在我身上好了。”

許禾望著他,瞳仁中漸漸有了焦距:“趙平津……”

她的聲音很低很輕。

“怎麼了?”

“你這樣,會讓我覺得,你好像很在意我一樣。”

“如果你到現在才這樣覺得的話,那說明,禾兒,我做的還是不夠。”

趙平津俯身,在她眉心輕輕親了親,然後他望著她,那一雙情緒不愛外露的眼眸中,卻有著隱隱的一簇火焰:“許禾,我為什麼來,你心裡明白的。”

……

回京都之前,趙平津叫了髮型師來給許禾剪頭髮。

她的劉海長長了一些,有些紮眼睛。

許禾原本打算自己動手的,但趙平津實在看不得她手裡拿剪子刀子一類的東西,因此就冇答應。

而且,這幾日,許禾的脾氣忽然變的很古怪,時時處處都想要跟他對著來。

髮型師詢問剪短的長度,趙平津讓她隻修剪劉海,不要動其他地方。

許禾忽然就逆反了,非逼著髮型師給她剪成男孩子一樣的長度。

趙平津當然不肯答應,許禾就生了氣,“你不讓我剪短,那我就剃成光頭,反正我不想要頭髮了。”

他不是很喜歡她的一頭長髮嗎,他喜歡的,她就討厭。

她一根都不要了。

髮型師特彆無奈,一臉受到了驚嚇的不知所措。

麵前的女顧客明明長的又乖又好看,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女孩子哪有不愛美的,剃成光頭還怎麼見人。

趙平津有點頭疼,讓人先出去,髮型師如蒙大赦,趕緊出了房間。

許禾圍著剪髮的圍布,隻露出一個小腦袋,她坐在那裡,嘴唇緊緊抿著,眼睛烏溜溜,又黑又大,一副要和他杠到底的架勢。

說真的,趙平津真的要忙瘋了,他在國外,很多事情處理起來真的不方便,許禾這段時間又格外的鬨騰,他還得操著她的心,生怕她一時想不開又拿刀子割自己。

這顆心生生分成了兩瓣兒,自己也熬的焦頭爛額,但有什麼辦法呢,麵前這人現在就是個玻璃做的小人兒,隻能捧著哄著,小心翼翼的嗬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