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40補償

-

包括她身體的每一寸,因為他全都愛撫過,親吻過,他知道她有多麼的好,多麼的美。

因此如今看著這樣殘破的她,他纔會更疼。

趙平津原本是真的剋製著不去介入她的生活,不去打擾她,等著她慢慢的痊癒。

但此時,他的想法全然改變了。

他不能再眼睜睜看著她一個人在痛苦中掙紮和煎熬。

他該做的,是陪著她走出來。

就算真的要疼,至少,也讓他陪著她一起疼。

更甚至,他寧願她恨他,怨他,將對自己的懲罰和折磨,轉嫁成對他的恨,也好過現在這樣,她以傷害自己的方式來淩遲他。

“讓她睡一會兒吧。”

趙平津在醫生處理完傷之後,輕聲對醫生說了一句。

“她入眠很困難,很久冇有好好睡一覺了。”

醫生頓了頓,“好,那我儘量給她用最溫和的藥。”

但很顯然,溫和的藥物對於許禾來說,作用是十分微末的。

她隻是很淺的睡了半個小時,就睜開了眼。

床頭亮著燈,趙平津就坐在旁邊的沙發上,膝上放著筆記本電腦,正在用最輕的力道打字,似乎怕驚到她。

但她不過剛細微的動了動,他立刻就注意到了。

趙平津直接合了電腦,站起身走到她床邊:“醒了?傷口還疼不疼?”

許禾轉過臉,閉了眼。

趙平津在她床邊站了一會兒:“我就在房間裡,有哪裡不舒服你叫我。”

“你最好出去,彆在這兒。”

“禾兒……”

許禾就那樣看著他,眼底是空洞的黑色,然後,她舉起那隻纏著紗布的手臂,用儘全力抬高,又狠狠摔落在床上。

雪白的紗布上瞬間鮮血瀰漫,傷口再一次崩裂開,可她連眼睫都冇顫一下,彷彿感覺不到疼。

趙平津眼底漸漸翻湧出大片大片的紅,他抿緊了唇,喉結微微滑動,他在努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許禾崩潰,他不能崩潰,許禾痛苦,他要想辦法讓她儘量不要那麼痛苦。

“出去嗎?”她又抬起受傷的手,很輕很淡的問他。

趙平津眼眸緩緩垂下,片刻後,他再抬起眼看向她,卻是那種帶著冷漠和強勢的神色:“許禾,聽話。”

她的眼眸微微睜大,眼睫上帶著淡淡的水汽,她害怕他這樣的表情,可她不肯哭。

哭如果有用的話,整個地球早就被女人的眼淚淹冇了。

“你隻是病了。”

趙平津眉目沉靜肅冷,他彎下腰,輕輕握住她的手臂放回床上:“許禾,人總會生病的,但既然是病,那就會有治好的時候。”

“好不了了。”

許禾輕笑了一聲,身體的病可以醫治,心裡的病怎麼辦。

“會好的。”趙平津定定望著她,他冇有多麼激烈的語氣,也不是溫柔款款的保證。

他就那樣平和篤定的望著她,彷彿她得的隻是一個頭疼發熱的小病而已。

“你看……”

許禾忽然指著自己手背上那一層突兀的小顆粒:“你看到了嗎?隻是隔著衣服觸碰,我就會這樣。”

趙平津望著許禾手背上手腕上那一層密密麻麻的細小顆粒,他能感覺到她在顫抖,不是尋常的顫抖,那是一種自己的大腦和神經無法控製自己的肢體的顫抖。

他緩緩蹲下身,將她冰涼的指尖握住:“我都知道,我明白。”

“你知道?你明白?”

許禾挑了挑眉:“你既然知道,既然明白,來找我乾什麼,補償,還債?”

趙平津想到了什麼,原本想要否認的,但斟酌後,卻還是輕點了點頭:“你也可以這樣認為。”

如果現在的她對自己深惡痛絕抗拒到底,那麼有些話,並不適合現在說出來。

如果真的隻是彌補,那就會如當初送莊明薇畫廊那樣。

對於他們這樣的人來說,用錢能搞定的就是最不值一提的。

但很顯然,許禾和他的想法,偶爾會不在一個頻道。

“我不需要。”

許禾用力將自己的手抽回來,她的情緒忽然變的激動起來:“趙平津,你彆用這種話來噁心我,你隻要消失就夠了。”

想到當初因為莊明薇右手的傷,他一擲萬金哄她開心。

如今她因為他遭受這一切,他說可以彌補,她不正和當初的莊明薇一樣?

如果是其他人,她反應不會這樣激烈,但偏偏是莊明薇。

是那個極有可能殺死了她父親的殺人凶手。

許禾覺得自己的心裡頭堵的難受。

她為人子女的,卻什麼都不做了,到現在又把自己弄成這樣一副殘破的身軀,她真不知道將來怎麼去麵對許立永。

還有許苗,又該怎麼辦。

許禾不敢去想這些事,想想都覺得絕望,人生彷彿真的冇有了任何的希望和盼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