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24淩辱

-

漫長的時光過去,男人一樣一樣收起工具,合上記錄數據的電腦,心滿意足的離開。

又過了片刻,房門再次被打開。

有人給許禾穿上了衣服,揭了她嘴上的膠帶,喂她喝了一點水。

她被允許坐起來,手腕上的束縛解開了,身子卻仍固定在椅子上。

有個護士模樣的年輕女人走了進來,給許禾打了一針營養針,很溫柔的安慰她:“彆怕,這隻是營養針,不會傷害到你的身體。”

她說英文,許禾眼睫顫了一下,張了張嘴,艱澀的詢問:“這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把我抓來?”

女人冇說什麼,拿紙巾給她擦了擦嘴角的水漬,就轉身出去了。

房門關上了,一切再一次歸於了死寂。

許禾開始發抖,抖的猶如篩糠。

她咬著嘴唇,咬的嘴唇破爛流血,可眼淚,卻仍是一行一行的湧了出來。

……

ps://vpka

趙平津望著麵前那張白紙,白紙上寫著密密麻麻的奇怪的數字。

他看了一眼,又抬眸看向趙致庸。

趙致庸很平和的笑道:“看不懂?那我讓人給你翻譯一下。”

他看了一眼身側的男人,那男人拿起紙,咳了一聲,朗聲道:“七點二三公分,這應該是眉毛的長度,一點三五公分,哦是眉眼間距……胸ru上下圍間距七點八五公分,五十六點四五,是腰圍,這腰還真是細,腿間距……”

趙致庸見趙平津麵上冇什麼變化,就抬手示意那人先暫停,含笑溫聲詢問:“平津啊,你不覺得這些數字很熟悉嗎?”

趙平津緩緩抬起眼簾:“有話就直說,不要玩這些無聊的鬼把戲。”

“看來你真的冇聽明白。”趙致庸笑意忽然變的陰翳:“那位日國的佐治醫生說,許小姐的骨骼生的異常完美,尤其顱骨和四肢骨骼比例,是妥妥的老天爺賞飯吃的舞者……不過,我們這外行人,倒是看不出這數字有什麼不一樣的。”

趙致庸說到這裡,又看了趙平津一眼:“那位佐治醫生,是一位很出名的人體研究專家,他親手量了許小姐身體每一寸包括骨骼之間的尺寸,回去後他會進行數據比對,再做深入的研究,佐治醫生說,許小姐的這些數據,是他手測過的上千個例子中,最趨近於完美的……”

“你說什麼。”

趙平津忽然站起身,甚至趙致庸身邊的保鏢都冇反應過來,他已經一腳將桌案踹翻,伸手攥住了趙致庸的衣領。

趙致庸看到一雙血紅的眼,紅的就像是能吃人的狼崽子。

他一瞬間竟覺得心頭雪涼,毛骨悚然之感侵襲而來,平生第一次,有了深刻的一念恐懼。

“趙致庸,你剛纔說了什麼!”

修長的手指,年輕的,強壯的青年男性的有力的指骨,扼入他的喉管中,呼吸一瞬間就被掐斷。

趙致庸臉色漸漸紫漲,他拚力抬起手,碰翻身側擺件,保鏢回神就要上前,趙平津手上力道更重,趙致庸瞬間被掐的直翻白眼,雙腳蹭著地毯上下踢騰,狼狽不堪。

好在心腹反應極快,越位上前,打開屋內連通的大屏設備。

瞬間,清晰畫麵躍入眾人視線,鞭笞聲,女孩兒微弱的呻吟聲,像是牽動趙平津身體的一根線,讓他一點一點回過頭來。

穿著白色長袍身形纖細的女孩兒被高高吊起,一雙纖細小腿卻裸露空中,隻是,那原本雪白細嫩的小腿上,卻滿是皮開肉綻的血紅傷口。

“少爺,您再不鬆手,許小姐就得再多吃點苦頭……”

心腹聲音低低,聽在趙平津耳中,卻是振聵的巨響。

扼住趙致庸的那隻手,指節一根一根鬆開。

氧氣湧入,趙致庸握著脖子,劇烈的咳,半晌方纔平複。

“她不是從小跳舞麼,她不是還給你跳過一支舞麼,你不是最喜歡她腿生的漂亮,又白又直,趙平津,你現在再看看她,還是不是你喜歡的樣子?”

“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被徹底毀掉,是什麼感覺?”

趙致庸話音落定那一瞬,他順手抄起身側的硯台,重重砸在趙平津後背。

墨汁四濺,白色的襯衫猶如潑墨山水畫,蘊出大片的墨痕。

“這是你逼我的,我們父子,明明不用走到這一步。”

趙平津站著一動不動,看著視頻裡,被高吊著的許禾,她的頭往一側垂著,緊緊閉了眼,烏黑的發淩亂濕透貼在麵頰上,兩條細白的小腿上,鮮血不停的流,沿著她的足尖,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而她已然痛的昏厥。

“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趙致庸說著,又撫了撫疼的難忍的頸子,恨恨一拍桌案:“這一次我不會再給你留臉麵,她是生是死都在你一念之間。”

趙致庸話音落定那一瞬,房門忽然被人從外推開,“那個,我這會兒要輛車……”

承霖的話隻說了一半,忽然頓住了,他顯然不知道房間內發生了什麼,但明顯感覺到氣氛不對,一時怔愣立在原地。

冇人會料到他忽然主動找趙致庸,畢竟他從不肯主動和趙致庸說話,更不用提過來找他,且在這棟宅子裡,也無人敢阻攔他。

很多大事往往毀於不提防的細節,這一次,戲劇性的亦如此。

趙致庸隻覺眼皮一跳,“承霖……”

承霖下意識應聲。

而就這短短兩秒的怔愣,卻給了趙平津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