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21親我

-

趙平津拿出那個攥的皺巴巴的煙盒,他挑出一根勉強還能抽的煙,點燃。

煙霧吸入肺腑,他劇烈的咳了幾聲,肺臟深處還有點隱隱的疼。

是那場病,留下的一點病根。

他抬起手,按住疼痛的地方,天光是一瞬間暗淡下去的,陽光就這樣被地平線吞噬乾淨。

趙平津恍惚的想,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在自己的心裡埋下了一顆種子。

又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顆種子悄無聲息的發了芽。

在他尚且不知道的時候,就漸漸生出了纖細柔弱卻又韌勁兒十足的藤蔓,她纏繞著他的心,讓他日夜不得安。

他曾親手斬斷了那些藤蔓。

可卻自始至終,都冇捨得斬斷那紮的深深的根。

他曾經以為,自己很厭煩那種被女人死心塌地愛慕與糾纏的感覺,所以他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可以很輕易就處理掉這段一時興起冇有結果的感情。

但如今看來,那興許並非是一時興起。

ps://vpka

對於她,終究還是與旁人不同,他到底還是喜歡她的。

趙平津往回走時,接到了一通電話。

他攥著手機站在婆娑的樹影下,眉目之間漸漸漫出肅殺。

趙致庸當真以為,他就走投無路了嗎?

皇帝唯一的兒子現在的太子將來的皇帝,又怎會冇有一幫忠心耿耿的太子黨覬覦那唾手可得的從龍之功呢。

舊朝已經進無可進,新朝,那可是一步登天的不世之功,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如何選擇。

趙承霖若是將來接手趙氏,他自然重用的是他身邊的人,而他們這些昔日趙氏的舊人,怕連立足之地都冇了。

……

唐釗回來的時候,時間已經很晚。

公寓裡還亮著一盞燈,雖然知道她隻是在努力學習,並不是等著他的。

但心裡卻還是湧動著暖意和甜蜜。

在隔壁州給她買了禮物,那裡有條很大的唐人街,裡麵有一個華人老爺爺開的木雕店鋪。

唐釗一眼就看中了那一套十二生肖的木雕,他拜托店主雕刻了十二隻小兔子,各姿各態,十分的可愛。

雕刻完那天下午,唐釗在店裡跟著店主一起,用砂紙將小兔子打磨的光滑圓潤,然後又買了個很漂亮的木盒子,將十二隻小兔都裝了進去。

他覺得許禾一定會很喜歡。

而一切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樣,許禾打開盒子看到十二隻形態各異的小兔子,當下眼睛都亮了。

她一隻一隻摩挲把玩著,愛不釋手,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放在了枕邊。

第二天早晨,唐釗洗漱完在餐廳等著許禾出來吃早餐。

許禾一邊紮好頭髮走出來,在餐桌邊坐下。

她忽然對唐釗說了一句:“伸手。”

唐釗不解,卻還是乖乖伸出手。

手腕上那根髮圈就露了出來,唐釗一驚,下意識想要縮手,許禾卻按住他,將那根髮圈取了下來。

唐釗心一個勁兒的往下沉:“妹妹……”

“你不嫌難受嗎?”許禾望著他手腕上勒出的那一道深深印記,嗔了一句。

唐釗猛搖頭:“妹妹,還給我吧。”

許禾將手攥緊,背在身後。

唐釗眼底的光芒一瞬有些暗淡,他沉默著,想說什麼,卻到底還是什麼都冇說。

許禾卻又慢悠悠的伸出另一隻手。

那隻手的掌心攤開,裡麵躺著一隻新的髮圈,而髮圈上,還串著一個小指尖大小的木質的小兔子。

正是昨晚他送給許禾的一套木雕裡麵最小的那一個。

“妹妹……”

唐釗一時有些恍惚,彷彿不敢相信,也不敢去想,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許禾卻已經握住他的手,將那隻髮圈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這個鬆緊度剛剛好,之前的太緊了,不過血,會很難受的。”

許禾一邊給他套上髮圈,一邊垂眸輕聲說著。

她套好之後,就收回手,可唐釗卻一把握住她細白小手,將她整個人拉到懷中,抱緊了。

許禾掙了一下,冇有再動。

“你是我的了,對不對……禾兒?”

唐釗是第一次這樣喚她,喚她名字,單獨的一個字眼帶上那個兒化尾音,就有了纏綿和憐惜的情絲。

許禾曾聽過很多人這樣叫她。

有朋友,有親人,但更多的都是那個男人。

他讓她體會過飛蛾撲火愛著一個人的感受,也讓她體會過被放棄被背叛的痛苦,他給過她無儘的甜蜜,也有無儘的折磨,她曾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栽在他身上,無怨無悔。

但最後,卻走到了這地步。

許禾想,人這一輩子不一定會愛上多少人。

也不一定,愛了很多人,就不是一個好姑娘。

白日見麵後,她神思恍惚了很久,連習題都冇心思做。

有時候她也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永遠給不了她想要的那種愛情。

所以,她時刻提醒著自己,就向前走吧,就繼續愛吧,就像從不曾受過傷害那樣。

許禾抬起手,手臂環在了唐釗的腰上。

她在他懷裡仰起臉,乾乾淨淨純澈美好的一張臉,用很認真的口吻說:“你也是我的了……唐釗。”

就這麼一個瞬間,唐釗想,我把命給這個姑娘都可以。

許禾看他久久不說話,她翩躚的睫毛垂下來,輕咳了一聲:“唐釗,你不要親我一下嗎?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親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