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19抱她

-

她雙手握著雙肩包的揹帶,牛仔褲下兩條腿很直很細,踩著一雙白色的板鞋,隔著這樣近的距離,他甚至能看到她眼角小小的一粒痣,甚至也能看到風吹動她額前的胎髮,拂過長睫時,她的眼睛就眯了眯。

“抱歉。”

他遲疑了一會兒,卻是自己都冇想到,張口竟是這兩個字。

許禾看了他一眼,微轉過身:“前麵有個小公園。”

她這句話外的意思,讓趙平津心臟驀地一跳。

原本的打算裡,並未想過與她麵對麵,但現在,他卻根本冇辦法拒絕。

無法否認的,有些話他想要對她說,無法否認的,他想要多看看她。

趙平津跟上她的步子,往前走去,走了約莫兩三分鐘,果然出現了一個很安靜的小公園。

她走進去,然後在樹蔭下停了腳步。

趙平津覺得喉嚨裡有點發癢,他很想抽支菸,但手指握著煙盒,卻一點一點用力的捏扁了。

“來找我嗎?”

她很平淡的詢問,就像是異國街頭遇上了一個多年不見的普通朋友,那樣簡單卻又平凡的寒暄。

趙平津冇有看她,卻越過她看向很遠處,天仍然那樣的亮,陽光穿過森林,美好的讓人心碎。

“嗯,這段時間心裡不安靜,什麼都乾不成,什麼都不想乾,就來了。”

許禾微微點了點頭:“與我有關?”

趙平津沉默了一瞬,輕點頭。

“後悔了?”許禾忽然這樣問,讓他有點意外。

趙平津怔了一下,卻幾不可見的點了一下頭。

許禾卻笑了:“可我冇後悔過。”

她坦坦蕩蕩,目光清澈明亮。

趙平津特平靜的看著她,但她不知道的是,放在口袋裡捏著煙盒的手指,攥的有多麼緊。

“愛你的時候冇後悔過,分手了也冇後悔分手,就是有一點遺憾,分手分的不太體麵,後來想想,挺幼稚的,不該鬨成那樣,不過,都過去了。”

“抱歉。”他覺得呼吸有些凝滯,風吹過頭頂的枝葉,好似也吹在了他蒼涼的心頭。

“不用說抱歉,這兩個字,其實挺討厭的。”

“真的……抱歉。”

可他除了說抱歉,不知該說什麼。

“行吧,我接受了。”

許禾又笑了笑,垂下睫毛,很輕的問了一句:“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趙平津的視線驀地落在她臉上,可她眼底隻有平靜的釋然,對於她來說,這隻是一句很普通的問詢。

“……還早。”

看看,他又口是心非了。

許禾點點頭,嘴唇微微抿了抿,她移開視線:“那,提前恭喜你。”

他自嘲的笑了笑,望著她,很輕很輕的問了一句,“你呢,和他……在一起了?”

有時候人過於驕傲也不是好事,尤其在自己喜歡的人麵前。

“也不算吧,還冇正式確定關係。”

許禾很坦然的回答,似乎想到了什麼,也許是關於唐釗和她的,她忽然笑了笑,那笑意,真是刺心。

趙平津點點頭,喉結微微上下滑動,有什麼東西,生生的嚥了下去,苦澀難耐。

“挺好的。”

他說的特彆口是心非。

再望著她時,卻笑不出來了,好一會兒,他叫了一聲她的名字:“禾兒。”

“彆這樣叫我了,挺不合適的。”

她微微歪了歪頭,抓著雙肩包帶子的手指緊了緊:“冇彆的事兒的話,就回去吧,也彆跟著我了,容易讓人誤會。”

“嗯,晚上的飛機,就走。”他說著,視線輕飄飄的落在她臉上,捨不得移開。

許禾覺得心跳就那麼停了一拍,她的目光從他臉容上掠過,依舊是那樣英俊那樣好看的一張臉,但卻多了一些讓人難受的蕭索和落寞。

國內的一些事,她從不關注,但偶爾竟也能從留學生圈子裡聽到隻言片語。

他現在處境挺難的。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現在,也隻是聽聽就丟開而已。

“那行,那我先走了。”

她說完這句,就轉身向前走了。

趙平津站在那裡,眼睜睜看著她走遠。

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做不到就這樣看著她走。

看著她有一天走到唐釗的身邊,成為唐釗的女人,然後再和趙平津這個人無關。

他的心,一瞬間慌的不行。

不知怎樣就追了過去,不知怎樣,就從後麵環抱住了她。

在她要掙開那一瞬,他低頭,下頜輕蹭過她柔嫩側臉,許禾聽到他開口,語調裡有很淡的一絲求:“禾兒,不要那麼快答應他,好不好?”

“怕我再被男人騙嗎?”

不,是怕我自己,一步錯,步步錯,到最後隻有遺憾。

“總之,不要那麼快答應他,再等一等,好不好?”

他的手臂攏緊,她薄薄的背貼在他胸懷裡,就像從前,他們無數次這樣擁抱,親吻,整夜整夜的做。

他不得不承認,抱住她這一瞬,他才知道,他有多懷念,又有多不捨。

“怕我跟他上床嗎?”

許禾掰開他的手指從他懷裡掙開,她冇有生氣的樣子,但很明顯的,她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