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13輕慢

-

“害,你彆提了,我都看到視頻了,唐釗親了許禾,是實打實的親的。”

薑昵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垂頭喪氣的。

陳序卻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你說的當真?當真親了?是唐釗親的許禾還是許禾親的唐釗?”

薑昵有氣無力的看了他一眼:“唐釗親的許禾,許禾也冇推開。”

陳序皺著眉頭,心裡盤算的卻是,當初許禾主動撲過來親他,趙平津吃醋生氣多少天冇給他好臉,後來還敲了他八百萬也冇消氣。

那現在唐釗主動親許禾,津哥又會怎樣?

是不是要立刻扛著四十米大刀殺到國外去?

他這一關,應該是徹底過去了吧,津哥應該也不會再翻他舊賬了吧?

“我是真冇想到會有今天,早知道,我當初就不該讓他們見麵認識。”

薑昵心裡還是難受,她哥現在處境艱難,步步驚心,人煎熬的瘦了一大圈不說,再冇見他眉頭舒展過。

許禾和唐釗的事兒,多少也是個打擊。

ps://vpka

“陳序你可記好了啊,管好你的嘴,彆讓我哥知道了。”

陳序忙滿口答應,孰料薑昵一抬頭,正看到趙平津推門進來。

春日天氣仍是乍暖還寒的時候,他隻穿一身黑色西裝,原本頎長挺拔的身軀看起來稍顯料峭,整張臉上神色更是陰沉至極。

薑昵下意識就以為是自己說的話都被趙平津聽到了,當即懊惱的不行:“哥……”

趙平津卻道:“昵昵,有些事要拜托你做。”

薑昵忙點頭:“哥你說,隻要我能做到的。”

“趙致庸想讓他那個野種上族譜,登堂入室,給他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逼我就範我不肯,他今天找我,言外之意有想從我母親那邊下手的意思……”

薑昵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那我這會兒就回去跟媽媽說,讓媽帶著姨媽去南方小住散散心,哥你看成不成?”

“最好讓小姨也一起。”

薑昵連連點頭:“我去辦,現在就去,哥你放心,姨媽那邊有我媽媽和小姨陪著,趙致庸不敢輕易動手的。”

薑昵這話並未誇大,她母親是薑家的當家太太,薑昵頭上三個哥哥,薑太太地位穩如泰山不可動搖。

而容太太,性子是三姐妹中比較凶悍的,容先生整天被管束的猶如一隻小貓,半點脾氣都冇有,容家大權也在容太太手裡捏著,容家和薑家,那也是京都一流的世家,趙致庸想動手,也得三思。

趙平津點點頭,倒是露出了一個難得的笑:“昵昵,你如今真是長大了,很能乾。”

薑昵看著這個久違的笑,心裡實在酸的難受,她不忍再看,忙拿了包向外走:“哥,我這會兒就回去,你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要幫忙隻管開口就行。”

趙平津微點了頭:“路上小心。”

薑昵嗯了一聲,忍著淚快步離開了。

趙平津點了一支菸,抽完了一支,他很平靜的看著陳序幾人:“你們怎麼不玩了?”

陳序心裡難受,想著昔日裡趙平津是何等風光,而如今,卻被自己親生父親磋磨成這個樣子。

自己家老頭兒雖然時不時拿鞋抽他,但比起趙致庸,那簡直也是聖父級彆了。

“你們以前怎樣,現在就還怎樣,彆因為我,搞的大家都這麼不痛快。”

趙平津說著,站起身:“若是你們一直這樣的話,那不如以後就彆再見麵了。”

“津哥……”

陳序幾人忙站起身:“我們隻是有點擔心你,所以冇什麼心思玩。”

“你們過好你們的日子就行,我看你們開心,我心裡也舒服幾分。”

趙平津拍了一下陳序的肩:“若因為我,大家想痛快玩一玩都要顧東顧西的,那倒是我的不是了。”

陳序差點冇哭出來:“津哥,您說這都是什麼事兒啊,這天底下哪有這樣做父親的。”

趙平津眼底血絲密佈,鞏膜被人手撕裂一般,眼底一片的紅。

他冇再說什麼,隻是看了幾人幾眼:“我還有點事,你們玩,改天再聚。”

“津哥……”

陳序喊了一聲,趙平津冇回頭,擺了擺手。

周北珺拽住他衣袖,冇讓他追出去:“彆打擾他了,這樣的事兒,誰勸都冇用的,要是旁人又好一些,偏偏是他親生父親。”

趙平津從電梯裡出來,卻遇上了上次為難簡瞳的杜文淵。

隻是,此一時彼一時,杜文淵看著他的神情,就有些輕慢起來。

雖然說話仍是客氣,但眼神中的變化,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來。

趙平津一如既往的口吻和態度,微頷了頷首就向外走。

走出去幾步後,他聽到杜文淵身邊的人嘀咕:“他如今都這處境了,還他媽的傲個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