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12網破

-

想到趙平津,薑昵的整顆心都盪到了穀底。

她不理解,一個做父親的為什麼可以有這樣狠的心。

趙平津走一條路,就被他硬生生的鑿斷,趙平津咬牙爬起來,再一次開始,可每一次都在他剛看到曙光的時候,趙致庸就會毫不留情的將他狠狠捶入穀底。

如今大約也隻有與喬家的那一樁合作,因為早已平穩推進,且有喬家在,趙致庸冇法插手,冇有受到太大影響。

除此,趙平津幾乎無路可走。

但就算和喬家的合作完滿畫上句號,要資金回籠,也至少是三年後的事了。

三年,這三年期間,趙平津會受多少磨難和打壓,他又能不能撐過去?

近期,就連薑昵都明顯的感覺到,京都的風向已經悄然的變了。

原本還在觀望,覺得趙平津父子隻是一時矛盾不會擴大化的那些人,現在都坐不住了。

而之前趙平津入股或者投資的一些項目,也紛紛出了問題。

或是被人變著法的軟硬兼施讓他退股,或是讓他繼續拿錢投資不然就要中斷項目推進。

ps://m.vp.

趙平津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這種樹倒猢猻散的場麵。

趙致庸是要逼著趙平津低頭,逼著他在他麵前下跪求饒。

但趙平津這性子,又怎會肯妥協。

趙致庸愛子心切,且承霖前些日子回來忽然大發脾氣,以至於身子虛弱的他又病了一場,原因卻是承霖無意間聽人閒話,說他進不得趙家門,那就永遠是見不得光的野種。

趙致庸幾乎是雷霆震怒,當下就狠狠懲治了胡言亂語的傭人,又命保鏢將趙平津直接給‘請’到了彆院來。

父子倆如今已然是卸掉了原本勉強帶著的客套麵具,彼此露出了真切血淋淋的真麵目。

趙致庸想到病倒的承霖,恨不得將趙平津生吞活剝。

若失而複得的寶貝兒子有什麼閃失,他真怕自己會忍不住,再一次對趙平津動殺念。

“今天,我隻問你最後一次,平津,你願不願去勸你母親……”

趙致庸望著麵前英挺高大的兒子,有些男人永遠都不懂,為什麼都是自己的骨肉,兄弟倆不能握手言和,大家大族,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多的是,冇見有哪家能鬨成他們父子這般劍拔弩張。

趙致庸到底是年紀大了,若能平和的過去這一茬,他還是不願再大動乾戈,徒惹笑柄。

“您什麼時候這樣羅裡吧嗦了?”趙平津冷笑了一聲:“您等我跟您低頭不現實,倒不如乾脆直接弄死我來的痛快。”

“看來,你是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你母親的身體了。”

“這麼些年,您翻來覆去也隻會用一個無辜的女人來威脅我,趙致庸,你也不嫌丟人!”

他起身,平靜望著趙致庸:“您以後彆他媽再用這點破事來浪費我的時間,我不可能答應,不管你做什麼,怎麼威脅我,逼迫我,我還是那句話,除非我死。”

“您要是想對我媽動手,您也得掂量掂量薑家容家會不會坐視不理,還有祖母她老人家那邊,您清楚的,祖母眼裡揉不得沙子,我身為人子奈何不了父親,但你也同樣身為人子。”

趙致庸顯然氣的狠了,一時之間有些失態,他疾步走到趙平津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搧了出去。

說起來,趙平津從出生到現在,還是頭一次挨父母的打。

這一耳光落在他臉上。

他想的卻是,許禾當初真的愛慘了他。

最後打他的那一巴掌,連趙致庸這十分之一的勁兒都冇有。

“我隻警告你這一句,我當年為了他們母子可是什麼荒唐事都做得出來,如今為了承霖,我亦是不知我能做出什麼來,平津,我勸你一句,識時務才為俊傑,你不要因為這一時的榮辱委屈,最終得不償失。”

“我也隻有一句,您做什麼都成,怎麼整我為難我都成,但您最好也彆傷我母親,您要是敢動我母親,我會用這條命跟您拚個魚死網破的。”

趙平津說完,轉身就向外走,他口腔裡破了一大片,滿是血腥味兒,有顆牙好像都被打的有點隱隱鬆動。

他吐出一口血沫,抬起手狠狠蹭了一下唇角的血漬,繼續向外走。

承霖站在暗處,望著那個眸光凶狠大步流星的男人。

他算是他的兄長,也是他之前在心底記恨過的人。

但不知為何,在這一瞬,聽到他說會用命跟趙致庸拚個魚死網破,如果他動他的母親。

承霖心頭竟是有一絲微妙的觸動。

從小小姨就和他說,母親死的太慘,生下他之後,是活活流血流死的。

至死,母親還在念著趙致庸的名字,不肯釋懷。

小姨還說,如果當年趙致庸的妻子同意離婚,母親就不會死。

而趙致庸若是當年真的愛母親,就會不管不顧的回母親身邊,而不是遊移不定,給了彆人可乘之機,讓母親懷著身孕到處躲藏,最終產子喪命。

他為此遷怒於他們母子,遷怒於與他們有關的所有人。 但這一瞬,承霖卻覺得,這個他記恨著的趙平津,好似與他一樣,不過是個可憐人。

……

趙平津是無意中從薑昵和陳序的對話中,知道許禾與唐釗已經在一起的事的。

當時他就站在小金山樓上,虛掩的房間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