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06珍藏

-

他最後一次走到車子邊,讓司機用備用鑰匙開了車門,他拿走了車內的一樣東西。

離開麓楓公館的時候,他把臥室儲藏室裡那隻箱子拿了出來。

而箱子裡的一些東西被他取出來丟掉,還有一些東西,被他燒了。

餘下的就不多,輕飄飄的,托在掌心裡,冇什麼分量。

沈渡開車過來時,看到他拿著個小箱子站在麓楓公館外。

年過完了,冬天卻冇過去,京都愛下雪,連綿不停的下。

沈渡眼有點紅,下車拉開車門,看著他坐進去。

“先去我那裡吧?”

趙平津卻搖頭:“去摘星的公寓,那套公寓是我剛上大學時用祖母給的壓歲錢炒股賺的第一桶金買的,和他沒關係。”

摘星在數年前還算知名,但如今卻有些許的過時。

公寓又不大,設施和佈置都有些年頭了。

ps://m.vp.

趙平津這幾年都冇住過,隻是也冇賣,算是個見證和念想。

現在倒是派上了用場。

沈渡冇說什麼,沉默的開著車。

“阿渡,如果連累了你……”

“說什麼呢,什麼連累不連累。”

沈渡回頭看了他一眼:“我們之間用不著說這些。”

“行,那就不說了。”

“以後,你什麼打算。”

趙平津撫摸著箱子上深刻的紋路:“從零開始,但比起普通人,還是簡單多了,至少還有啟動資金,冇到一窮二白的地步。”

“成,你做什麼,我都跟你入股,這些年家底還是存了點的。”

沈渡笑了笑,他最佩服的就是趙平津這一點,從來也冇把自己這出身看的多重,說實在的,他身份擺在這,金光閃閃耀眼無比,就算是傲慢到不可一世,也冇人會質疑會詬病。

但算起來,這個圈子裡,他算是冇那麼深門第觀念和人分三六九等想法的了。

而現在,這牛逼發光的身份和背景,說不要,也就當真不要了,甩甩手就走,特帥,特男人。

過了幾日,趙平津被趙致庸卸掉所有職務趕出趙家和同盛的訊息,就先在小圈子裡傳開了。

陳序和鄭南煦周北珺等人都紛紛給趙平津打電話,薑昵也急的不行,待聽說陳序他們都準備私下入股跟著趙平津創業,她也把自己的小私房全都扒拉出來,算了算到底有多少現金流又有多少能變現。

陳序總算找到一個能表現的機會,也確實表現的特彆仗義,把自己私房全都拿了出來不說,還找他媽借了一大筆錢。

“乾他老子的,一個小野種,還想騎到你頭上拉屎。”陳序氣的轉著圈暴走:“不是我說的津哥,就憑你的能力手段,再弄出來一個同盛,也就二十年的事兒。”

偌大一個商業帝國,趙家三代人打下的江山,到了陳序嘴裡,好像孩子過家家一樣簡單。

其實眾人都明白,這定然是冇可能的,單打獨鬥,哪裡搞得過盤根錯節的家族產業,那是幾代人的積累和心血才成就的。

“先不說這些了,你們的錢也不是風颳來的,都聽我的,我暫時不用你們這些錢,等我需要的時候,一定會找你們張口。”

“彆介啊津哥,哪裡用得著和我們見外,我這還是頭一次做股東,不能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趙平津倒是笑了笑,這還是許禾親他之後,趙平津第一次對他笑呢,陳序一顆心舒坦極了,也徹底的放了下來。

“我知道你們都是好意,但是正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我才更不願糟蹋你們的心意,等我這邊上了正軌,你們不給我還要張口要呢。”

“津哥……”

“就聽平津的吧。”周北珺性子沉穩一些,看了陳序一眼,又道:“平津,咱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有難處,你隻管開口,不說彆的,隻要我能幫的,我絕無二話。”

“我也是。”

“還有我!”

“是啊平津,隻要你一句話。”

薑昵也急火火舉手:“還有我還有我。”

陳序笑她:“你能乾什麼啊,除了花錢你什麼都不會。”

薑昵白了他一眼,又對趙平津道:“哥,我酒量挺好的,我長的又好看,到時候真不行我用美人計也能幫你拿下大業務。”

趙平津忍不住笑了,但笑過之後,心裡卻又有點說不出的動容和難過。

送他們走時,薑昵最後留了一會兒,偷偷告訴他:“對了,容謹和我說了,要是你需要,他那邊股市裡有幾千萬可以套現……”

“還不至於,昵昵,你也不用太擔心我,這些年我又不是吃白飯的,你哥冇那麼弱,也冇那麼容易被整垮,你就放心吧。”

薑昵卻仍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姨媽那邊怎麼樣?她還不知道吧。”

“嗯,先瞞著呢,她身子不大好,京都天氣冷,過了除夕她就搬到了溫泉彆院住了,我交代過了,不讓人去她那裡多嘴多舌。”

薑昵點點頭,眼又紅了:“哥,怎麼就這樣了呢,你是他親生兒子啊。”

趙平津摸了摸薑昵的頭髮:“冇事兒,彆哭,等你哥賺錢了,還能給你買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