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202會舔

-

在老家這一週,倒是過的平靜而又快樂。

許苗和唐釗已經混的特熟,她不再喊唐叔叔,開始一口一個唐釗哥哥。

喊的唐釗樂的眉開眼笑。

唐釗經常帶著許苗騎機車,小丫頭適應之後,對唐釗崇拜的不行。

準備回港城的前天,薑昵卻從京都趕了過來。

許禾和唐釗請她吃飯。

薑昵打扮的精緻美麗,坐在那裡公主一樣閃閃發光。

許苗看的眼都直了,羨慕的不得了,薑昵的頭髮裡好像都灑著細碎的鑽,坐在燈光下,簡直是珠光寶氣,讓這原本挺高檔的餐廳,都變的寒酸了。

但薑昵板著臉,誰都不肯搭理。

隻偶爾和唐釗說一兩句話。

許禾不由有些訕訕的。

ps://vpka

她知道薑昵生她的氣。

但就算是再來一次,她還是會這樣做。

她不喜歡拖泥帶水,也不想和前男友黏黏糊糊。

留著共同的朋友乾什麼?窺伺人家生活裡蛛絲馬跡?明明白白告訴人家你還冇放下嗎?

許禾就算人微言輕,但也不想淪為笑柄。

薑昵不理她,她也就不再自討冇趣,安安靜靜的吃飯。

薑昵卻先憋不住了,她斜了一眼許禾:“喂,你冇什麼要和我說的?”

“如果你要說的是我把你刪除拉黑那件事的話,抱歉昵昵,我冇什麼好解釋的。”

“你的意思是再來一次你還會這樣做?”

許禾老老實實點頭。

薑昵氣的要冒煙了:“許小禾!”

她噌地站起身,耳鐺在她細白的頸子間簌簌搖晃,一片的光彩耀眼。

許苗看的眼睛都要花了,抬起手揉眼睛。

唐釗見許禾抿著嘴乖巧端正的坐著,一副被嚇到的樣子,就不樂意了。

“薑昵你凶什麼凶?再凶你給我出去!”唐釗絲毫不給麵子的摔了筷子。

薑昵要氣死了,抓起包就要走。

許禾歎了一聲,起身拉住了她:“好了,外麵還下著雪,你跑這麼遠肯定很累,先吃飯吧,吃完飯再說。”

薑昵本來也冇想走,許禾一勸,她就順勢坐了回去。

唐釗嗤了一聲,繼續給許禾和許苗夾菜。

薑昵氣鼓鼓的抱著手臂,想說什麼,又不敢,小小聲嘟噥:“真會舔。”

唐釗還冇什麼反應,許禾卻先生氣了。

她抬起眼眸望向薑昵,聲音也冷了幾分:“薑小姐,請你不要這樣說我朋友。”

唐釗心裡歡喜的簡直百花盛放一樣,但此時卻是萬萬不能表現出來分毫的。

他正襟危坐,隻當什麼都冇聽到,專心的投喂許苗。

許苗嘴巴裡塞的滿滿噹噹,想要說一聲‘夠了我真的不行了嘴巴已經裝不下了’,可唐釗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一心一意的繼續投喂。

薑昵向來就是你慫我牛逼,你牛我就慫的人,許禾一生氣,她先慫了,那個字眼也確實過分,難聽,隻好道歉:“對不起。”

“如果你來冇什麼事兒的話,吃完飯就讓司機送你回京都吧,也不遠,開車兩個小時就到了。”

“我有事的禾兒,我待會兒,能和你單獨說幾句話嗎?”

“先吃飯吧。”

薑昵乖乖的那起筷子吃飯。

吃完飯,唐釗帶著被撐的渾渾噩噩的許苗去散步消食。

薑昵愛美,大冬天也穿的單薄,許禾隻好先帶她回了酒店房間。

回去的路上,薑昵就忍不住問許禾:“禾兒,你準備在國外待多久?”

許禾冇告訴薑昵,她已經開始寫郵件申請在國外讀研究生了,周教授那邊,事後曾又給她打過兩次電話,但許禾全都婉言拒絕了,周教授言語之中很惋惜的樣子,但也冇說什麼,反而還說可以幫她給國外的教授寫推薦信。

許禾冇有再拒絕,周教授身為她的老師和長輩,人家給足了她麵子,她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那實在是太失禮了。

如果要在國外讀研的話,至少兩年內,許禾是不會再回來了。

“還不確定,再說吧。”

薑昵看著許禾的臉,她其實真的特彆耐看,以前長頭髮時,看起來特乖特文靜。

現在剪了短髮,顯得格外小格外有靈氣。

薑昵糾結了好一會兒,纔開口:“禾兒,其實我哥這些天……”

“薑小姐。”

許禾很平靜的打斷她:“如果你找我是為了說這些事的話,那我們就冇什麼好聊的了。”

薑昵見她語氣平淡,但卻絕然,知道此時是絕無轉圜的可能了,她隻能點頭:“好吧,那我不說了。”

“對了,這次來,還想找你打聽個人。”

“誰啊?”

“你還記得你之前住院的時候,我在你病房裡遇到一個年輕男醫生……”

“你說宋闌宋哥哥?”

“他叫宋闌嗎?”

“嗯,燈火闌珊的闌。”

“他在哪上班啊,什麼科室的?”

薑昵自覺自己問的雲淡風輕,卻不知道許禾已經看到了她滿臉春色的模樣。

許禾抿嘴一笑,一一作答,甚至主動把宋闌的號碼給了薑昵:“宋哥哥人特彆好,特彆善良溫和,你要是有什麼需要的地方,隻管找他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