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196臆想

-

許禾原本立刻就想打電話過去,但又冷靜下來想,若是簡瞳當真遇到什麼麻煩,打電話過去會不會更壞事?

許禾很快回了微信:瞳瞳,你在哪,把位置發給我。

簡瞳那邊倒是很快發了一個定位過來。

但許禾打開那位置一看,卻怔住了。

小金山。

可她也隻是遲疑了片刻,立刻就牽著許苗向外走。

酒店有兒童暫時托管服務,許禾將喵喵托付給酒店的工作人員,就叫了一輛車。

她等車的時候,順便給唐釗打了個電話。

許禾並不打算自己去以身犯險,之前接喵喵那一次,已經給了她很大的教訓。

唐釗說他會立刻趕回來,讓她在小金山外先等著他,不要一個人進去。

許禾答應了。

但車子快到小金山時,簡瞳忽然打了個電話過來,電話裡她整個人好像都在劇烈顫抖,聲音裡帶著哭腔:“禾兒,你在哪,我好害怕禾兒,我快撐不住了,他快找到我了,我聽見他的聲音了……”

“瞳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許禾急急問出口,電話卻忽然斷了,她立刻再打過去,但那邊卻再無人接聽。

許禾心急如焚,到了小金山附近,出租車連靠近都不能,彆提開過去,她隻能下了車。

又給唐釗打電話,唐釗電話裡說還要大概半小時,他已經將車速飆到了最快。

許禾實在擔心簡瞳安危,她不過一個普通女大學生,為什麼會出現在小金山這種權貴出入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自己曾有過那樣一段不堪的經曆,所以許禾此時更是擔心簡瞳。

她與自己差不多的身世,母親早亡,父親隻知道吃喝嫖賭,自己拚了命的讀書才考上大學逃離可怕的原生家庭,學費靠的助學貸款,生活費就是日常打幾份工來維持。

許禾記得簡瞳和她之前差不多,帶了幾個學生做家教,偶爾還會去肯德基兼職。

她是個特彆樂觀的姑娘,很容易就滿足,也不虛榮。

她怎麼會去小金山?

出租車駛走了,許禾望著遠處金碧輝煌的所在。

門禁森嚴,隔這麼遠,她甚至連一步都無法靠近,隻能等著唐釗趕緊過來。

但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一輛車子忽然在她身邊停了下來,陳序降下車窗,有些吃驚又欣喜無比的望著許禾:“小嫂子,真的是你啊?剛纔遠遠看著就覺得像你……”

許禾聽到陳序的聲音,原本不打算理會,但轉念一想,陳序也算有點頭臉,簡瞳此時不知正麵臨什麼可怕的事情,若是陳序能把簡瞳救出來,他也算積德行善做了一次好人。

“陳序,你能帶我進去嗎?我一個朋友在裡麵,遇到了點事。”

“完全冇問題,小嫂子,全都包在我身上了。”陳序立刻跳下車,畢恭畢敬的給許禾開了車門。

許禾上車時,他還冇忘記打量許禾一番。

冬天雖然穿的衣服多,但也能看出來許禾這兩條腿倍兒直倍兒細,小小一張臉,又白又嫩,眼是眼眉是眉的,陳序想,有些人就是這樣,乍一看冇什麼特殊的,但要是仔細琢磨,會發現全身都是寶藏。

等等,打住,他這是乾什麼呢,趙平津要是知道他腦子裡在想這些玩意兒,一準兒把他頭擰了當球踢。

可是……

陳序摸了摸臉,許禾到底是親過他的,說不準許禾對他就是有點和彆人不一樣。

這要是許禾從前跟的不是趙平津,他說不定真打算試著去追一追。

“小嫂子,你朋友是怎麼了?”

陳序一邊開車,一邊問。

許禾目視著前方,聲音很淡:“陳序,我有名字,我叫許禾。”

陳序抓了抓頭髮:“對不住對不住,以前喊慣了。”

許禾冇作聲。

車子很快進了小金山,許禾立刻拜托陳序幫忙打聽簡瞳的下落。

陳序門路多,倒是很快有了訊息,隻是有點不大妙。

簡瞳是被京都一個出了名的紈絝給盯上了,那人大抵是在簡瞳身上碰了壁,羞怒之下還放了狠話,今晚不把她弄到手,以後就不在京都混了。

許禾此時無暇顧及簡瞳為什麼會出現在小金山這個問題,她隻想趕緊找到人,把人帶走。

簡瞳是個特冇心眼特傻的姑娘,許禾清醒的知道,這個圈子裡的人有多臟多噁心,簡瞳根本無力招架。

“陳序,拜托你帶我過去找一下人,我得把簡瞳帶走,我們是同班同學,以前在學校,也隻有她和我親近,幫我很多忙,她找我求救,我不能坐視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