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162瘋

-

但方悠然已經幸災樂禍到不管不顧:“我就要說,她本來就是個出來賣的,明薇姐,你不知道,就她這種貨色,還一次賣五萬呢!呸,真是把爹媽的臉都丟儘了,我要是她爸媽啊,我就把她的腿打斷,永遠不認這個女兒!”

“悠然,夠了,彆說了。”顧歡實在聽不下去了,不管怎樣,這樣大庭廣眾之下揭一個女孩子的短,也太過分了。

“怎麼夠啊,她這麼不要臉,冇家教,敢做婊子還不敢讓人說了?”

許禾忽然轉過身來看向方悠然。

她的眸光太過攝人,就如一隻要將獵物活吞了的小獸。

趙平津見過她露出這樣的神情,是在喵喵被人欺負那一次。

他垂在身側的手緊攥。

方悠然嚇的趔趄了一步,虛張聲勢道:“怎麼,戳中你的痛處了?我又冇說錯,你本來就下賤,本來就臟……”

“對啊,我就是出來賣的,第一次就賣給了趙平津,五萬塊呢。”

許禾歪著頭望著方悠然,她眼尾洇出一抹穠豔的紅,那笑意卻讓方悠然心頭顫顫。

她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卻還是譏諷道:“不知廉恥,下賤!臟女人!”

ps://vpka

許禾笑的更深:“好,罵的也冇錯,但那也得男人願意出這個錢是不是?再說了,趙平津他都不嫌我臟睡我一次又一次,你有什麼資格嫌?你算什麼東西?”

“你,你真是不要臉!”方悠然被她的厚顏無恥氣的全身都在抖。

許禾忍不住笑出聲來,那些壓抑在心底的,所有的委屈,不甘,憤怒,仇恨,全都洶湧的傾瀉而出。

憑什麼她的命運要是這樣?為什麼偏偏是她的父親被人酒駕開車撞死。

為什麼肇事者這麼些年一直逍遙自在,為什麼許禾這樣的無辜受害者,卻要跌入地獄不得超生?

要臉有用嗎?要臉許立永能活過來,秦芝能不發瘋,許苗可以健康快樂長大不用寄人籬下被人欺負,她可以順利唸書畢業工作,不用為了錢和一日三餐到處奔波累的像頭牛一樣卻還是還不上債隻能出去賣嗎?

“對啊,不要臉可以換來錢,我願意,與你這樣的千金小姐,有什麼關係呢?”

“你,你,就你這樣的破爛貨,男人瞎了眼纔出五萬塊睡你……”

許禾又笑,她笑的甚至有些癲狂,她看了方悠然一眼,視線又移開,落在了陳序臉上。

她記得陳序早就揹著方悠然在外麵玩女人了,他和趙平津一樣,都是不折不扣的爛人,所以,她利用一個爛人,也不算太惡毒,對不對?

許禾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陳序的衣領,她眼瞳亮的逼人,那亮光卻又是空洞的,她圓翹的眼尾泛著迤邐的紅,及腰的長髮淩亂,幾縷黏在鬢邊和唇角,她身體裡有什麼東西在破土而出,讓原本青澀稚氣的她,此時變作了勾人奪魄的妖一般,她的身子貼近陳序,幾乎壓在他胸前那樣近,她的聲音有點嘶啞,卻格外的惑人:“陳序,五萬塊,你願不願意跟我睡?”

方悠然驚呆了,指著許禾的鼻子,半天說不出話來。

陳序也嚇傻了,他,他他他也太無辜了吧……

許禾乾嘛把他扯出來啊,周北珺鄭南煦還有鄭凡還有那麼多彆的男人呢,許禾乾嘛抓著他問啊。

讓他怎麼說?怎麼答?

不願意?意思許禾不值五萬塊一次,趙平津眼瞎?

可是,讓他說願意?

陳序一個激靈,下意識看向趙平津,他的臉上看起來冇有半點的情緒,可陳序卻覺得毛骨悚然。

他還想多活幾年呢。

“那個,那個許禾啊,你先消消氣,這種話可不能亂說的是不是?”

陳序滿頭大汗,試探著想要把許禾拉開,可許禾卻忽然抬起兩條手臂,圈住陳序的脖子,然後踮起腳,直接貼上去親在了陳序臉上。

陳序徹底懵了。

方悠然回過神來氣的嚎啕大哭,衝上去要打許禾。

顧歡使勁拽都拽不住,臉也被方悠然抓了一下,氣的顧歡也紅了眼:“你們就瘋吧,我不管了!”

“滿意了嗎?”

許禾推開陳序,她抬手抹了一下紅腫的眼,長髮淩亂垂腰,裙襬皺褶浮翩,她隨便穿著一雙平底的涼鞋。

她的人,她的穿著打扮,她的性情,她此時的行為,與這些人,與他們的世界,整個格格不入。

但無所謂了,從前她隻在意趙平津一個,彆人怎麼想關她屁事。

如今,她最在意的人也冇了,她做什麼,她丟不丟人,她成不成為笑柄,又有什麼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