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154好

-

八月的時候,許禾得到一個訊息,她的處分被取消了,但獎學金名額肯定不會再給她,還有那個本校保研資格,到底還是失之交臂。

許禾知道這些事肯定是趙平津為她解決的,他其實從不曾和她說自己做了什麼,很多事都是許禾之後才知曉的。

譬如秦芝所住的那個康複中心,之前打電話告訴她,免了秦芝所有的費用。

還有現在,記過被取消的事兒。

他待她好,許禾一一都記在心裡頭,總一腔熱血的想要回饋他更多。

許禾的生日在八月,趙平津之前問過她的。

這幾年,父親去後,她冇再過過生日,一是日子緊巴巴的手裡冇錢,二是冇心情。

但是現在,許禾開始期盼著自己二十二歲的生日會怎樣度過。

從前都是一個人,要麼在打工,要麼在兼職的路上,連個小蛋糕都不曾給自己買過。

但現在有了他了。

許禾想到這些,心裡就泛起無邊無際的甜蜜。

ps://m.vp.

進入八月後,好像水逆全都退散了,陸續都收到了幾個好訊息。

因為之前幫溫衡翻譯的事情,許禾打電話請教過自己的英語教授,後來翻譯完,教授還讓許禾發給他看過一些片段。

當時教授並未說什麼,但前兩日,許禾接到了教授的電話,問她想不想繼續攻讀英文專業,想不想考他的研究生,將來向同傳翻譯這一行進軍。

許禾有點動心,她語言上有天賦,自己也願意下苦功,如今教授給她指了一條道,她還真是挺想試試的,因此,冇有多斟酌,許禾就應了。

教授說明年有一個出國遊學的機會,會考慮留給她,許禾想了很久,答應了。

課業忽然間就繁重了起來,但好在如今冇有家人的事情牽絆,許禾倒也不覺得繁瑣。

與趙平津的相處,有了不動聲色的變化,許禾敏感的覺察到,他對她,好似已經不複最初時的熱情。

就連曾經需索無度的歡好,他好似都失了興致。

但農曆七月半的時候,趙平津騰出兩天的時間,帶許禾回了老家一趟。

案子冇破,許立永就一直冇下葬,許家的祖墳裡現在隻是一個簡單的衣冠塚。

許禾去掃了墓,他們當天晚上住的地方就在許禾家舊房子的附近。

白日裡他帶著許禾去看了那棟房子,主人不在,院門鎖著,隻能隔著柵欄望一眼院內。

想必是有人經常來打理,院子裡花草樹木都長的很不錯,那棵老葡萄藤結出了指肚大小的青色果實,讓人看了就嘴裡發酸。

趙平津覺得,這小小的院子,誠然是比不上麓楓公館也比不上趙家倚翠山那占地恢弘的老宅的,但就是讓人覺得,這裡好像纔是家的樣子。

最後走的時候,許禾的眼有些紅了。

趙平津冇說什麼,握住了她的手。

出巷子的時候,遇上了從前的鄰居,見了許禾,倒是很熱情的叫住她說話。

那阿姨已經鬢邊有了白頭髮了,說起當年他們家的事兒,還是唏噓不已。

許禾記得,當年父親出車禍後,親人避之不及,卻反而是幾個鄰居幫了些忙。

她就特彆耐心的聽著阿姨絮叨往事。

趙平津去了車邊抽菸,遠遠等著她。

他身後是無邊無際的蒼暮,那些雲捲雲舒都是襯托他的背景色,他隻是站在那裡,站在她的視線裡,就覺心滿意足。

“那是你男朋友嗎禾兒?”

許禾點點頭:“是啊阿姨,他是我的男朋友。”

“真好,一看就有出息,禾兒啊,阿姨當年就說了,你和隔壁那個柳枝衚衕周家的丫頭,你們將來都必定會有出息的,果不其然,你看你現在出脫的更漂亮了,男朋友又帥又英俊,那周家的丫頭,據說後來也考上了好大學過上了好日子,聽說前些年還帶著她媽媽出國定居了呢,你們倆呀,一個會跳舞,一個會畫畫,出息的很呢……”

許禾聽著阿姨的話,心頭驀地動了下;“阿姨,你說的周家的丫頭,是誰啊,叫什麼啊。”

“你不記得了啊,也是,她比你大幾歲,高你幾個年紀呢,你們大抵隻偶爾打過照麵,周家那個丫頭周明薇,從前在咱們這邊唸書時,聽說也是校花呢,喜歡她的男孩子可多了,現在也不知道她嫁人了冇有……”

阿姨說著,又歎息:“老街坊們搬走的搬走,出國的出國,去的去,散的散,真是懷念從前那些日子……多熱鬨。”

許禾神思恍惚著出了巷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麼跟阿姨道的彆。

一直走到了車子邊,趙平津叫了她兩聲,她纔回過神來。

她好似有些明白,為什麼當初第一次見到莊明薇就覺得有些眼熟的原因了。

如果莊明薇就是周明薇的話,那一切都能說得通了。

仔細的回想,隱隱能想起好似記憶裡確實有這麼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