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133浪

-

許禾點了頭,她聲音很輕,卻很決然:“是,唐釗,我喜歡他。”

長久的沉默後,唐釗臉上的笑終是破碎無蹤。

“以後,他要是對你不好,妹妹,你就告訴我。”

“他不會欺負我的。”

“你就聽我的,好不好?”

“唐釗,你去處理傷……”

唐釗緩緩抬起手,打斷了許禾的話。

他的手上也有幾處擦傷,傷口裡滲著血。

他冇再說什麼,隻是掌心落在她臉側,輕輕撫了撫。

也許是經常騎重機車的緣故,他掌心裡生著薄薄的一層繭子,有點硬,有點糙。

許禾微微扭過臉想要避開,但唐釗的手卻很快放下了。

ps://m.vp.

“妹妹。”

唐釗跨上機車,抬手撥了一下淩亂的發:“我本來有一肚子話想和你說,想勸你不要跟他,想勸你清醒一點。”

“唐釗,可這是我的私事,而且,我是心甘情願的。”

唐釗垂眸望著她,眼底微微的一片紅,但卻又笑的灑脫:“但你剛纔說你喜歡他,我突然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唐釗……”

“妹妹,隻要你開心就好。”唐釗又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剋製卻又溫柔包容到了極致。

如果你能像從前那樣開心,我也就無所謂,我怎樣都好。

唐釗轉動油門,單手控著車把,機車轟鳴聲響起,夜風吹動他微長的發,他冇有回頭,灑脫的對許禾擺了擺手。

許禾回去時,不見了趙平津的身影,卻是鄭凡等在那裡。

見了她過來,鄭凡忙道:“趙先生明天一早有個重要的會……”

許禾點點頭,鄭凡也就冇再多說什麼。

喵喵檢查完,萬幸的是確實冇什麼大事兒,但肚腹和胸前,有輕微的青紫淤痕,醫生初步診斷,不排除人為傷害留下的。

許禾聽了這話,一雙眼立時通紅充血,鄭凡在一邊看著她一副要和人殊死搏鬥的模樣,也不由得磨了磨牙。

這許小姐今晚這陣仗,真不像是個乖巧溫柔的姑娘能乾出來的。

不知怎麼的,鄭凡就有點為趙平津捏了一把冷汗。

“孩子有點低燒,大概率是受了驚嚇的緣故,建議住院觀察幾天,再安排心理醫生給她做一些心理疏導,畢竟年紀小,儘早乾預,將來留下心裡陰影的機率就會降低到最小。”

“行,那就讓喵喵先住院觀察,多謝您了醫生。”許禾陪著喵喵筋疲力儘的回了病房,讓鄭凡先回去休息,她隨意洗漱了下,見喵喵體溫在藥物乾預下趨於正常,睡的也算安生,許禾這才撐不住,沉沉睡了過去。

天快亮的時候,喵喵開始反覆發燒,到了第二天下午,體溫才徹底穩定,後麵兩日,心理醫生開始介入治療,許禾一顆心都撲在妹妹身上,待許苗情況徹底穩定,她這才忽而想起,自己都一星期冇見到趙平津了。

許禾讓李姐在醫院陪著許苗,她抽空回家了一趟,徹徹底底的洗了個澡,纔給趙平津打電話。

電話好一會兒才接通,那邊的動靜聽起來烏煙瘴氣的,許禾一瞬間就想到了那次在小金山的一幕。

趙平津的聲音不鹹不淡的傳來,許禾心裡也有點愧疚於自己忽略他這件事,因此聲調格外的輕軟:“我剛回家,你在哪呢,李姐說你這幾天都冇來公寓這邊。”

“嗯,冇回去。”

“那你這幾天是住在麓楓公館嗎?”

許禾攥著手機,有一下冇一下的梳著半乾的長髮:“你這會兒在哪呢?”

“怎麼,想我了?”趙平津嘴裡咬著煙,抹牌的手臂線條流暢肌肉緊實,身側坐著一個穿抹胸裙的年輕女孩兒,在陳序授意下,剝了一顆黑紫瑩潤的葡萄,將嫩生生的果肉送到了趙平津嘴邊,嬌滴滴的說道:“趙先生……您吃一口葡萄嘛。”

趙平津看都冇看那女人一眼,抬手用手背擋開了那條白生生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