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服軟 >   110揉

-

趙平津攥著她的手指坐起身,身子貼近,自後擁住她,親在她的頸側。

許禾抿了抿嘴唇,她的心亂了足足半分鐘,但最終,還是一點一點的平靜下來。

如果她能從他口中聽到一個明確的答案,她願意背棄自己一直堅守的一些東西,僅此一次。

“趙平津,你可能不太瞭解我。”

“嗯?”

“我其實很執拗的,答應我的事,不能騙我。”

“嗯。”

“我剛纔說了,我想要談一段正正常常的戀愛。”

“嗯。”

“是基於彼此喜歡的基礎上的。”

“嗯。”

ps://vpka

“是要一心一意的。”

“嗯。”

“不是見不得光的,趙平津,你懂嗎?”

他親完她的耳,又去親她的唇,許禾推開他的臉,他就倦意滿滿的將她擁住揉在懷中:“都聽你的。”

“為什麼?”

她卻又茫然了,也許在她內心深處,從未曾想過,他是有些喜歡她的。

畢竟他說過,因為她乖,不麻煩,乾淨,他纔要她,而不是因為,喜歡。

“剛纔不是都說了麼?”

“你……喜歡我嗎?”

“你覺得我在床上表現的還不夠?”

“趙平津……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許禾再次將他推開,她轉過身,眼瞳紅紅的望著他:“你不要裝傻,糊弄我。”

他忽地笑了,伸手捏她的臉:“不錯啊,禾兒變聰明瞭。”

姑娘越來越聰明,也不是什麼好事,還真不如從前好糊弄了。

但他現在,倒是十分心甘情願的哄著她的。

在當下,趙平津將自己的心理歸結為,‘與自己豢養的一隻有些倔有些野的小獸的博弈’,正如言情小說中最好看的情節永遠都是男女曖昧期一樣,男人在博弈的時候,也是最上心的時候。

因為未確定的結果,才充滿了誘惑力和征服欲。

他這樣說,許禾的眼圈立時越發紅了一些,她咬了咬嘴唇:“你休息吧,我去客房。”

“禾兒。”趙平津仰靠在軟枕上,看她側身瘦的薄薄如紙,在他心底,這一瞬,總歸還是衍生了那一兩分的真心。

而這一兩分,對於他們這樣的男人,已然十分的彌足可貴。

“禾兒過來,聽我說。”

趙平津對她伸出手,許禾紅著眼看著他,好一會兒,才緩緩抬起手放在他手心裡。

他將她拉入懷中,許禾的臉貼在他心口處,她聽到他的心跳聲。

如那一日在醫院,她昏昏沉沉間被他抱在懷裡時一樣。

隻要他說一聲喜歡,她也可以像飛蛾一樣奮不顧身一次的。

“喜歡禾兒……”趙平津說完,低頭親了親她的發頂:“禾兒開心了嗎?”

許禾的淚瞬間決堤,她緊緊抱住他,淚眼模糊間,卻又低頭,狠狠在他胸口心臟處咬了一口,咬到鮮血微微滲出,她才鬆開,又低了頭,心疼的繾綣親吻著自己留下的牙印和傷痕。

趙平津抱著她,隻覺血液如放在爐上快要燒開的水一般滾沸。

他呼吸快了幾分,將她身上浴袍剝開,許禾輕掙了一下:“不行的……”

“我知道,彆怕。”趙平津將隻穿著吊帶睡裙的她揉入懷中,手掌滾燙烙在她腰間,他俯身親她,在她耳邊哄著:“不做彆的,禾兒彆怕……”

許禾在他身下睜大眼望著他,那一雙黑白分明的瞳仁,含著霧森森的水汽,純澈而又乾淨的脆弱,趙平津看的心疼,低了頭親在她薄薄的眼皮上,哄道:“好了好了,睡吧?”

許禾此時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吃飽喝足躺在柔軟乾淨小床上的嬰兒一樣心滿意足到無慾無求,她喜歡的人,就在她身邊,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一句喜歡就足夠了,隻要他喜歡。

許禾窩在他懷裡,小小的一團,她好似想要將自己的每一寸身體都貼在他懷中,貼的緊緊的,不留一絲縫隙。

趙平津還不知曉她也有這樣黏人的一麵,但對於她的依賴,卻是十分的受用。

小姑娘被哄好後,柔軟的像是一個小麪糰一樣,趙平津無疑最喜歡的,就是現在這樣的許禾。

“趙平津……”

“嗯?”

“肚子疼。”

許禾的聲音小小的,帶著點哽咽的委屈。

他剛纔又是親又是揉的,許禾有點情動,小腹就抽著疼了幾下。

溫熱的大掌落在她綿軟的小腹上,熱氣源源不斷的熨帖著她微涼的肌膚,許禾舒服的閉上眼,往他懷裡又拱了拱:“趙平津,我好睏……”

“睡吧。”他親親她的額頭,貼著她小腹的大掌,仍在輕輕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