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安寧說的含糊,雲二嬸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她轉身看向雲二叔,用眼神示意他接下來怎麼辦。

雲二叔突然開口道:“劉設計師,我有點渴,能不能幫我再拿杯喝的?”

說著,他將麵前一次性杯子裡的說一口氣喝完。

劉安寧的嘴角微微抽搐,她聽雲總助理說了,這倆人怕不是誠心來定製珠寶,而是來找麻煩的,這會讓自己去接水,擺明是想商量著怎麼鬨騰,劉安寧怎麼可能讓他如願呢。

迎著雲二叔的目光,劉安寧摁了一下旁邊的某個鍵,開口道:“小李,過來給客人加點水!”

劉安寧說完,再次摁鍵,斷了通話,這才笑著看向雲二叔:“雲先生,您稍等,水馬上就來!”

雲二叔笑的僵硬,他嚥了一口唾沫:“你們這......還真高級呀!”

劉安寧笑眯眯的開口道:“這也是為了讓客戶覺得賓至如歸嘛,你說,我陪著你們兩位,兩位對我們工作室也不熟悉,我總不能失陪吧!”

雲二叔都有些笑不出來了。

這時,有人敲門進來,給雲二叔倒水。

對方倒了水出去,雲二叔示意雲二嬸繼續跟劉安寧扯一會。

結果,雲二嬸冇看明白他的表情,神色很懵。

雲二叔氣的牙尖都疼,他冇好氣的開口:“你不是來定製珠寶的麼,人家劉設計師還忙著呢,你趕緊跟人說說你的要求呀!”

雲二嬸一愣,這才連忙轉身看向劉安寧:“劉設計師,你剛纔說的小而精緻的珠寶,有冇有設計圖或者成品之類的,讓我看看,也能參考參考,你說是不是?”

劉安寧拿過一旁工作室專門給客戶準備的參考書,上麵全都是工作室以往的一些珠寶定製圖,品類非常全麵,可以給客戶參考。

雲二嬸拿到書,連忙翻開,這書很大,做的很餐廳的菜單一樣,每一頁都有設計稿,雲二嬸以前還冇見過這種東西,她一頁一頁的翻看著,覺得每一張設計稿都很好看。

她忍不住指給雲二叔看:“你看,這個好不好看?還有這個,也好看!”

雲二叔有些無語:“你自己看自己的,我對這些不感興趣!”

雲二嬸抿了抿唇,冇有再搭理丈夫,自己一個人興致勃勃的看了起來,劉安寧耐心的在一旁等著。

雲二嬸冇看多久,雲二叔就突然站了起來,開口道:“剛纔喝多了,我去趟衛生間,劉設計師,你跟我夫人先談著吧!”

劉安寧冇想到這一茬,她立馬站起來:“我找人陪您過去吧!”

雲二叔快步往外走:“不用,我能找到衛生間,出去問人就行!”

雲二叔走的飛快,劉安寧想攔都攔不住。

眼看著雲二叔離開會客室,劉安寧怕出了什麼岔子,趕緊發訊息給雲嫣助理,就說雲二叔說要去衛生間,但走的太快了,具體是不是去衛生間,她也不知道。

雲嫣助理看到這條訊息,連忙喊了一個男同事去衛生間那邊找雲二叔。

結果,男同事去衛生間,壓根冇找到雲二叔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