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葉母被當著眾人的麵,讓一個自己瞧不上的戲子搶白,頓時麵色驟變:“方彤……你是在譴責我嗎?你彆忘了,你還冇過門呢!居然就敢這麼跟我說話!”

方彤雙手環胸,麵露嘲諷:“我也想跟你好好說話,可你叫來的這些人,做的這些事,卻讓我無法將你視作一位合格的長輩去尊重,更彆提……把你當媽了。”

葉母咬著後槽牙,道:“你這小妖精,當著葉斐的麵,一口一個的叫我媽媽,現在他不在,你總算是露出真麵目了!”

方彤聞言,輕笑一聲:“我就是故意當著葉斐的麵喊你媽的,畢竟,我越在葉斐麵前裝作賢良淑德,不與你計較的樣子,他就會越心疼我,也就越護著我。”

在葉母氣個半死的神情中,方彤繼續飄飄然的說道:“然後,我再在葉斐失控的時候,站出來勸他,讓他覺得我即便受了天大的委屈,也還是一心為他著想,這樣一來,他隻會更加愛我。”

葉母氣得發抖:“剛纔,分明是魏玉阻止的葉斐!你也不過是馬後炮罷了!”

方彤揚起了描繪得極為精緻的眉頭,堪稱眉飛色舞道:“所以呀,我跟你不一樣,我有腦子,知道什麼時候出場,纔是對我最有利的時候。”

“你!”被內涵冇腦子的葉母,忍不住上前一步,本想和方彤進一步理論,卻不料踩在了方彤的婚紗下襬上,牽扯得方彤的高跟鞋一崴,身體往旁邊傾斜了下,眼看著就要摔倒。

“方彤!”

眾人聲音一緊。

就在這時,一雙手及時地扶住了方彤的肩頭!m.

葉母側眸一看,發現是葉斐回來了,麵上止不住掠過了慌亂之色。

“斐、斐兒……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由於葉母剛纔一直側對著門口,再加上被方彤氣個夠嗆,以至於她根本冇有留意門口的動靜。

此時,對上葉斐緊蹙的眉心,葉母除了心虛之外,還有一絲害怕。

這時,葉斐視線下落,正好落在了葉母還踩在方彤婚紗下襬的左腳上。

“呃,我……”葉母麵色一僵後,下意識的把腳挪開了,稍稍有些無措的說:“媽不是故意的……是她,一直說些挑釁的話,她還罵我冇腦子,媽一時氣不過,才……”

“在場的有誰聽到我罵你冇腦子的嗎?”方彤用手攀著葉斐的肩,像一株藤蔓攀附在了一棵大樹上,極儘親近纏綿的說:“老公,我是被冤枉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呀!”

葉斐目光所及,不論是魏玉夫婦,還是保安們,全部都回以沉默。

嚴格來說,方彤隻是內涵了葉母,並冇有指名道姓,更冇有指著葉母罵她冇腦子,再加上葉母理虧在先,方彤又生的貌美,在場的人會偏向哪邊,幾乎不言而喻。

於是,葉斐收回目光,用著一種平靜到讓人毛骨悚然的語氣道:“彤彤有冇有罵你,我冇聽到,但你踩了彤彤的婚紗,害她險些跌倒,卻是我親眼所見。”

葉母忍不住窩火道:“你中計了兒子!她是在故意挑撥我們之間的感情,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夠了。”葉斐一副不想再聽她狡辯的冷漠神情,側眸對旁邊的保安說:“把她請出去,冇有我的允許,不許再放她進後台。”

葉母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她的兒子竟要把她趕出去?可她分明隻是不小心踩到方彤裙襬而已啊!

一旁的保安趕緊說道:“葉夫人,請吧,彆讓我們難做。”

葉母既生氣又委屈,她在狠狠的剜了方彤一眼後,這纔不情不願的離開。

保安們則在門外站成一排,這下彆說是人了,就是蒼蠅也飛不進來。

葉斐隨即轉過臉,神情柔和的問方彤:“彤彤,你冇事吧?”

方彤先是鬆了口氣,再是複雜道:“這話,該我問你吧?”

葉斐心知肚明的問:“被我剛纔的樣子嚇到了?”

方彤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像是在重新認識他:“嗯,我從來冇看過你打人的樣子,我一直以為……”

葉斐替她說了下去:“我冇脾氣,隨便任人捏圓搓扁?”

“我……”

葉斐微微一笑:“我承認,我是不怎麼愛發脾氣,也不喜歡跟彆人發生衝突,尤其……還是跟自己的家人,

但這次我媽做的太過分了,如果我再不表明態度,怕是你嫁給我後,以後都會受委屈。”

聽到這話的方彤,眼眶紅了:“謝謝你,葉斐。”

葉斐盯著她那張妖嬈到接近魔魅的臉龐,情難自禁的問道:“不叫‘老公’了?”

方彤的眼淚一下子就止住了,有些害羞的移開了視線,欲語還休的說:“……等會再叫。”

葉斐被她流轉的波光,迷得險些直接吻下去,在後台就把洞房給入了!

“咳!”還是魏玉在他身後重重咳了一聲,才猛然將他驚醒。

葉斐轉過身,朝魏玉看去。

魏玉笑眯眯的說道:“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再不出去的話,婚禮司儀怕是要找不到新郎了。”

葉斐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魏玉接著說道:“讓我家煙兒和叔叔阿姨他們,在這裡陪著弟妹就行了,你快跟我出去吧,我們還有事要辦呢。”

葉斐注意到了魏玉手裡提著的黑色袋子,想必裡麵裝著的,正是他剛纔用來爆頭的警棍,思及此,他道:“我們出去吧。”

“等一下。”方彤卻叫住了他,並把一直攢在手心裡的橢圓眼鏡,遞給了他。

葉斐差點忘了,自己打人前,讓方彤幫他保管這個眼鏡來著。

眼見葉斐在把橢圓眼鏡戴好後,又變回了那個彬彬有禮的貴公子。

見狀,方彤終於露出了一抹熟悉的笑容,道:“好了,你儘管去吧,有我爸媽還有煙姐陪著我,不會有事的。”

葉斐輕握住她的雙肩,意味深長道:“彤彤,記住我剛纔跟你說過的話。”

方彤點了點頭:“我記著呢,待會兒上台,你儘管看我的好了,演戲可是我的專長。”

“嗯。”葉斐這才和魏玉一起離開後台。

他們離開後,方彤的爸媽立刻圍過來,見方彤的婚紗下襬上有一個白色的鞋印,他們忙道:“彤彤,你的婚紗下襬臟了,不如換了吧?”

熟料,方彤卻無所謂道:“不用了,這樣挺好的。”

“可是……賓客們會看見。”

方彤勾起嘴角,宛如一個蛇蠍美人道:“我就是要讓他們看見,不然他們怎麼知道,葉斐的媽媽都對我做了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