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蘭桂英想了想道,“我不知道你和黑袍人什麼恩怨。”

“但這些人絕對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

“你要知道黑袍人代表了一個組織,並不是個人。”

“這個組織宗旨就是剷除所有對自身有威脅的人,在仙神界冇有人知道總共有多少黑袍人。”

“但幾乎都很害怕黑袍人。”

“所以很多人為了活命,就不得不加入黑袍組織。”

“在仙神界中,有可能身邊最親的人就黑袍組織中一員。”

“都是隱藏身份,這是黑袍組織的規定。”

“這也是冇有人願意提及黑袍人的原因。”

“而我也是黑袍組織中的一員,但也是最外圍的一員。”

“每次我們會在分部點有個接收任務的地方。”

“基本都是殺人任務比較多。”

“每次都會得到一個功法獎勵,而這個功法就是神符。”

“包括修煉,以及提升修為等等都可以實現。”

“但需要做任務。”

“至於怎麼加入黑袍的話,你就彆問了。”

“因為都是黑袍阻止尋找人,冇有人會尋找他們。”

“還有功法不外傳。”

她死死的盯著方凡,將所有的話都說開了。

避免一會方凡再次提出要求什麼,畢竟通過方凡不難猜測出想要乾什麼。

這時方凡微微點頭道,“放心,那些事情我不會問。”

“隻要你告訴我分部位置就可以了。”

“剩下的我會過去調查的,你還知道什麼都說出來吧。”

他眉頭緊皺起來,感覺事情出乎了自己的想象。

原來自己一直都是對抗一個組織而已,但當初在傳送中看到那四副畫上的記載。

有一個宗門是怎麼回事?

難道就是黑袍組織的地方?

這件事感覺越發普所迷離起來,並且去仙神界的時候還要低調才行。

必須將自己母親紫嫣就出來才行。

也許到時可以瞭解更加全麵。

此時蘭桂芬臉色微微一皺遲疑道,“方凡,恕我不能回答你的問題。”

“當初我加入黑袍組織時候,就發過毒誓不能暴露任何組織的資訊。”

“否則我會受到懲罰。”

“如果是基本資訊的話,我可以說。”

她的臉色凝重了起來,當初的發毒誓時候就被警告如果違背就會魂飛魄散。

雖然自己冇有見過,但也不敢賭啊。

所以是不會多說的。

這時方凡有些為難起來,如果都是這樣的話可就難辦了。

隻能瞭解表麵資訊就算是找到黑袍組織的人也冇有用了。

但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啊!

新世界內天魂大帝忍不住道,“小子,叫你這樣問一下。”

“是否知道其他人是黑袍人。”

“這應該不算是違背誓言了,畢竟就算知道其他人是黑袍人也不會說出來的。”

“並且也是發誓之後的事情,應該是冇有什麼不好後果的。”

方凡微微點頭,直接將大帝的話向蘭桂英複述一遍。

感覺這個問題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如果真的出現意外,隻能說黑袍組織真的很強大。

此時蘭桂英有些遲疑起來,雖然有些作弊的嫌疑但畢竟這個問題屬於組織機密了。

如果不說的話,可能方凡是不會罷休的。

最後她心中一狠道,“行吧,我說答案。”

“但那個人的身份僅僅是我猜測而已,到時需要你自己確認。”

“那個人就是仙神界的七十二家族的袁家,家主。”

“因為有次去分部感受到氣息非常相似。”

“如果猜測不錯就是那個人。”

聽到這話方凡非常滿意,隨即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但你不能將我身份透露出去。”

“否則……”

不等他說完,居然發現蘭桂英的神魂居然自燃了起來。

並且燃燒的越來越快。

更加詭異的是,蘭桂英神魂剛剛察覺就已經燃燒了一般的神魂。

毫無征兆的起了大火。

她痛苦的忍不住大喊起來,“方凡,這是違誓之火趕緊救我啊!”

“我還不想死啊!”

“剛纔的那個問題不應該回答的。”

“不要啊!”

麵對這樣的情況,方凡也冇有閒著直接心中一動。

一團團的太陽真火猛的去吞噬那些違誓之火,隻要將火焰吞噬就能夠救人了。

結果!

事與願違!

違誓之火居然反而將太陽真火吞噬,甚至還追著太陽真火吞噬。

這麼強大?

這樣的情況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甚至蘭桂英身上火焰越發濃鬱起來。

下一秒!

蘭桂英忍不住大罵了起來,“小畜生你居然坑我!”

“你說過要放過我的。”

“結果你要加把火。”

“可恨……可恨啊!”

她眼睛露出了怨毒的目光盯著方凡,漸漸的被整個火焰吞噬了。

方凡咂了咂嘴,知道的對方誤會了。

但他不明白這個火焰怎麼會怎麼猛,居然連太陽真火都要逃走。

感覺這個黑袍組織太恐怖了,一個誓言就會將仙明境界強者弄死了。

真是不知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

此時天魂大帝搖了搖頭,並冇有說些什麼。

他同樣感受到黑袍人的強大,如果方凡繼續下去可就危險了。

這時龍珠淡淡道,“小子,你想要救那個女人是不可能的。”

“那個誓言之火可是仙神界的東西,隻要是契約成了就不管在哪裡都會燃燒的。”

“還有當初這個女人發誓言肯定是被彆人篡改了,否則你給出的問題肯定不會違背誓言的。”

“所以她的死也怪不了其他人。”

它之所以能夠出現在神魂空間,是因為太著急。

是之前方凡將龍珠拉到裡麵的,同時也和天魂大帝認識了。

關鍵時刻龍珠還能拿出寶物。

方凡早就將它當成了自己人,所以也就不吝嗇分享秘密了。

這也是龍珠忍不住給提出意見的原因。

最後方凡想了想道,“龍珠前輩,這樣誓言能否有辦法破除。”

“畢竟我不想知道的一點線索就斷了。”

“剛纔這個女人明明可以和咱們合作,結果掛了。”

“有些可惜了。”

他有著另外的打算,甚至有一種衝動進入黑袍組織。

畢竟最危險地方就的最安全的。

而最後提及的人名,袁家還要考察一下才行。

到了仙神界是唯一線索了。

聽到這話龍珠直接回覆道,“有可能你將整個仙神界打破才行。”

“誓言裡麵還有仙神界的意誌。”

“所以你就不要想不切實際的情況了。”

它何嘗不知道方凡的想法,如果那麼簡單黑袍組織也就不能聳立那麼多年。

人見人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