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尊大人,賤婢真的知道錯了,賤婢真是有眼無珠,不識泰山,這才衝撞了您,懇求您原諒賤婢一次吧!”

一直高高在上的江玉燕,現在跟葉淩天求饒,連對自己的稱呼都換成了“賤婢”,可見她的尊嚴,都已經被葉淩天踩踏在腳底。

麵對這番哀求,葉淩天依舊不為所動,完全無視了她。

這種女人,根本不值得原諒!

葉淩天殺氣騰騰,準備大開殺戒,替天行道,為雲城除害。

感受到葉淩天身上那深.入骨髓的殺氣,羅陽等人全都被嚇破了膽,一個個雖然跪倒在地,但是身子還是大幅度地顫抖了起來。

若是之前,他們都不知道葉淩天的身份,對葉淩天態度不敬,甚至還有出手的想法,那也就算了!

但現在,知道葉淩天是傳說中的西南至尊,羅陽等人根本生不出任何抵抗的念頭,也清楚自己的反抗,隻是徒勞。

葉淩天冷峻的目光掃了江玉燕一眼過後,最終落在了忠勇侯身上,對他進行了宣判:

“楊烈,你受死吧!”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氣勢十足,嚇得忠勇侯渾身一顫。

“不!你不能殺我!”

在死亡的威脅下,忠勇侯不知從哪裡來了勇氣,他咬牙切齒,衝著葉淩天怒聲咆哮:

“就算你是西南至尊,身穿蟒袍,身份高貴!但我也是世襲罔替的侯爵,享有許多特權,就算我犯了錯,你最多也隻是去帝京彈劾,而不能直接審判我!”

“望月台有這麼多的目擊者,你不可能殺得乾淨!到時候,他們會替我去帝京告禦狀,若是在聖上麵前參你一本,肯定會將你打入天牢!”

“至尊大人,為了殺我泄憤,卻要白白犧牲你的大好前途,這太不值得了!若是放過我,豈不是皆大歡喜嗎?”

為了保命,忠勇侯苦苦勸說葉淩天。

“哼!”

聽了忠勇侯的話,葉淩天發出冷笑:“殺你這樣的昏庸權貴,何須向聖上稟告,我大可先斬後奏!雷子,拿刀來!”

“遵命!”

衛雷解開背後的鐵匣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的身上,眼神都是忐忑不安。

下一刻,鐵匣子打開.

“轟隆!”

刀氣瀰漫,劃破長空,絲毫不亞於之前赤霄劍出世時的景象。

眾人暴露在外的肌膚,彷彿被利刃刮過,痛楚無比。

很快,眾人的視線中,出現了一柄熠熠生輝寶刀——

皇刀,大夏龍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