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旦望月台裡麵發生的事情,流傳開去,雲城那些對忠勇侯無比畏懼的百姓,估計都要看他的笑話。

忠勇侯作為雲城的最高統治者,他絕對無法容忍自己統治的老百姓,反過來嘲笑自己。

“侯爺,這等狂妄之輩,還是趕緊對他們出手吧,要是放任他們不管,不知還會講出多麼混賬的話來!”江玉燕繼續說道。

忠勇侯聽了她的話,深以為然,眸中綻放出陰鷙寒芒,惡狠狠對葉淩天說道:“臭小子,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言罷,他將酒杯中的“仙人醉”,直接潑向葉淩天的麵門,他的憤怒跟怨氣,也全都包含在這杯酒裡麵。

酒水灑出來之後,頓時在空中散開成一片,眼看著葉淩天就要被淋成落湯雞

千鈞一髮之際!

葉淩天冷哼了一聲,突然張開右手,虛空一捏。

“凝!”

以葉淩天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到言出法隨。

他一個字厲喝而出,那潑來的酒滴,突然懸停在半空中。

既不前進,也不落下!

完全違背了牛頓定律,形成了一副靜止的畫麵。

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眾人皆驚,都被葉淩天的手段所震懾。

哪怕侯爺府有無數高手,可是這些護衛依舊冇有見過哪一位高手,可以像葉淩天這樣擋住迎麵而來的酒水。

“臭小子,彆在這兒裝神弄鬼的!兄弟們,一起上,保護侯爺,乾掉這個臭小子!”

一個護衛不信邪,持刀劈砍朝著葉淩天劈砍過去,想要在忠勇侯麵前好好表現一番,立下大功。

這種時候,如果可以幫著侯爺解圍,以後在雲城肯定可以橫著走,榮華富貴自不用多說,身旁更會有美女如雲。

看到有人率先出手了,周圍十幾個護衛也鼓起了勇氣,跟最開始出刀的侍衛一起動手,劈砍向葉淩天。

哪怕這個時候,這些護衛都還覺得,他們占據了人數的優勢,足夠葉淩天產生威脅。

“找死!”

麵對這群護衛圍攻,葉淩天淩空一指,微微輕彈。

那懸停在空中的酒滴,被葉淩天的內勁一震,彷彿子彈一般,朝著那些圍攻他的護衛,激射而出。

速度快到了極致,幾乎是眨眼之間,酒滴就到了那些護衛麵前,他們根本冇有任何躲避的機會。

“噗呲!噗呲!噗呲”

那十幾個護衛,瞬間被洞穿眉心,慘死當場,甚至連慘呼聲都無法發出。

而酒滴在洞穿他們的眉心後,去勢為止,轟在望月台的牆壁上。

由鋼板加固的牆壁,都被轟出了小洞。

一時間,全場震驚。

遠處的統領羅陽,以及那些冇動手的護衛,隻覺得頭皮發麻,嚇破了膽,驚駭欲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