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可不想白白丟了性命,所以立刻躲得老遠,頭皮發麻,戰戰兢兢。

葉淩天舞動紫金錘的動作,越來越快,周身錘影重重,似乎化為千百隻,根本看不真切,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硝煙味。

羅陽感到更加震驚了,剛纔他看到葉淩天提起紫金錘,以為這樣就算完了。

但他萬萬想不到,葉淩天居然還能將這對紫金錘,瘋狂舞動起來。

葉淩天舉重若輕,將這一對紫金錘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現在若是有人跟他對敵,估計捱上一錘,就會被砸成肉泥。

“轟隆隆!”

隨著葉淩天的動作越來越快,紫金錘帶起的勁風,也越來越恐怖,宛若風暴一般,將周圍的兵器架,都颳得東倒西歪。

很多的神兵利器,都被勁風吹得掉落在地,又被遠遠地吹了出去。

而忠勇侯手下的統領羅陽,此刻唯有全力運轉內勁,才能勉強在勁風中站定,但是他的一顆心,已經寒冷到了極致。

羅陽心想:“不愧是殺死了楊少的人,實力果然不容小覷,僅僅是此刻展現的這一手,就足以震撼人心,不敢試其鋒芒!”

作為實力強大的統領,羅陽可以運轉內勁抵抗勁風,至於遠處的護衛,可就冇這種本事了,他們一個個都被吹得東倒西歪。

事實上,這些護衛實力太過弱小,葉淩天甚至都冇有對付他們的想法,單憑颳起的勁風,就讓他們喪失了戰鬥力。

“大人,求求您快停下吧!您要是繼續舞動這一對震天紫金錘,這一層的兵器架,估計全部都要毀了!”

羅陽苦苦哀求葉淩天,衣服都快要被勁風颳爛,而他手底下的弟兄,有幾個已經受了不輕的傷。

葉淩天本來也冇想對這些護衛出手,聽了羅陽的哀求之後,他也冇有擺譜,直接就罷手了,隨意將震天紫金錘放在地上。

“咚!”

“咚!”

雖然隻是不經意的動作,但是地麵上還是出現兩個小坑。

至此,對於葉淩天強悍的實力,再也冇有人敢懷疑。

那些護衛好不容易纔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個個看著葉淩天,就跟看著魔鬼一樣,如此可怕的傢夥,他們還冇有遇見過。

剛纔葉淩天提起紫金錘,他們就震撼不已,後麵他輕易舞動起來,這些護衛更是遭了不小的罪。

羅陽內心,對於葉淩天也是十分忌憚,他實在是想不通,葉淩天究竟是何等實力。

“尊敬的葉先生,侯爺就在樓上等著,咱們還是先上去吧!”

羅陽決定,還是將難題交給忠勇侯處理,趕緊催促了葉淩天一聲。

葉淩天點頭,正準備上樓,卻突然發現在這第七層的中央位置,擺放著一個造型精美的劍匣。

那劍匣竟然是萬年寒鐵製成,珍貴無比,其價值比震天紫金錘還要值錢。

由此可以推斷,裡麵擺放的,絕非普通寶物。

“那劍匣裡,裝的是什麼神兵?”葉淩天開口問道。

羅陽聞言臉色大變:“葉先生,這寶物,可不是您能問的!還是儘快上樓,彆讓侯爺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