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起步價,五十萬!”迎賓小姐回答。

聽到這話,鐘叔嚇得一哆嗦,手裡的柺杖差點拄不住了。

他萬萬冇想到,光是進會所的門,都需要花這麼多錢!

五十萬!

當年鐘叔風光的時候,也許不在乎這點錢。

但現在,他窮困潦倒,瘸了一條腿,靠著開出租車維持生計。

對他而言,這可是個天文數字。

“是不是搞錯了?還要辦卡?我這就給老孫打電話!”鐘叔連忙掏出手機。

“鐘叔,不用了!看來......這是女方對咱們的考驗!”

葉淩天淡淡說道,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孫家故意將地點選擇這兒,就是要考驗他的財力。

如果葉淩天是個窮小子,連青藤會所的大門都進不了,那這場相親也就冇必要了,連女方的麵都看不到!

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讓葉淩天心中微怒。

“刷卡吧!”

葉淩天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迎賓小姐。

很快,迎賓小姐拿出一個pos機,直接刷了五十萬,臉上的笑容愈發殷勤。

“先生,給,這是您的會員卡!”

她將一張造型精美的青色卡片,遞給了葉淩天。

“小天,你這是......”

鐘叔見到這一幕,驚呆了。

“鐘叔,冇什麼!這家會所不錯,您今後可以經常過來玩!”

葉淩天說著,將會員卡遞給了鐘叔。

一時間,鐘叔麵露愧疚之色,隻覺得手中的卡片沉甸甸的。

“哎......都怪我不好!”

鐘叔萬分自責,甚至有些後悔,早知如此,就不該擅作主張安排這場相親。

他知道這些年來,葉淩天一直在當兵。

行伍之人,又能有多少錢?

這五十萬的開卡費,恐怕耗儘了所有的積蓄!

在他看來,葉淩天之所以這麼做,是在為他撐麵子。

“好了鐘叔,彆心疼錢了,咱們進去吧!”

葉淩天扶著鐘叔,終於走進了青藤會所。

......

與此同時,會所的一間包廂內,坐著孫家三口。

孫大偉長得五大三粗,手上戴著好幾個玉扳指,腆著啤酒肚,暴發戶氣息十足。

旁邊他的妻子潘蓉,打扮得珠光寶氣,也是一副富貴太太的模樣。

至於孫倩,穿著香奈兒黑色小禮裙,將身材襯托得凹凸有致,酒紅色的大

波浪秀髮,外加塗抹了口紅的朱唇,增添了幾分嫵媚。

她的脖頸間戴著卡地亞項鍊,背的包是最新款的愛馬仕,腳上的鞋子是法蘭西的奢侈品品牌......

光是這一身行頭,加起來就得大幾十萬,恨不得將“有錢”兩個字寫在臉上。

“爸,你也真是的,胡亂給人家介紹對象,白白浪費大半天時間!”孫倩噘著嘴抱怨,一副不樂意的模樣。

“哎......那個老鐘,和我也算有幾分交情!當年他是長風集團的中層乾部,給我介紹了幾筆生意,後來長風集團倒閉,他也落魄了,我們就斷了來往!冇想到這一次,他不知道從哪裡......得知倩倩回國的訊息,非要介紹一個侄子過來相親!”

孫大偉笑著解釋。

“哼!”

旁邊的潘蓉一聲冷笑,非常刻薄地說道:“我家倩倩金枝玉葉,他鐘家又是什麼身份,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媽,這家會所的門檻,不是一般的高!那個鐘平的侄子,估計連進來的資格都冇有!”孫倩一臉傲慢說道。

“倩倩,媽告訴你,咱們女人嫁人,就是第二次投胎!咱們孫家擁有幾千萬身家,但想要更上一步,太難了!你今後嫁人,必須嫁給億萬級的富豪,知道了麼?”潘蓉說道。

“媽,我有分寸的!”孫倩點頭。

“蹬!”

“蹬!”

“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