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忠勇侯狐疑得看了她一眼,不過並冇有多想,繼續解釋道:

“我楊家的先祖,為大夏立了不小的功勞,可是即便如此,卻連摸一摸紫金牌照的資格都冇有!帝京的王族,看似尊貴,也無法使用紫金牌照!”

“這麼厲害?侯爺,紫金牌照既然如此珍貴,那麼來人究竟會是誰?”江玉燕小心翼翼問道,俏臉上寫滿了疑惑。

對於這個問題,忠勇侯也非常疑惑,這些年他跟帝京那邊,基本很少有聯絡,按理來說不可能是帝京來人。

“難不成是有皇族成員來了?”忠勇侯皺了皺眉,道出心中的猜測。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侍女白著臉,匆匆忙忙來到忠勇侯麵前,準備稟告訊息。

這些侍女都深知忠勇侯的脾性,對於好訊息,忠勇侯非常喜歡,往往聽到之後一高興,就會打賞稟告訊息的人。

可若是聽到壞訊息,他就會震怒,那個時候稟告訊息的人可就遭殃了,剛纔那名被抬走的護衛,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正是看到了剛纔那一名護衛的慘狀,所以這個侍女纔會如此緊張,她鼓起勇氣,用發顫的聲音說道:

“侯爺,剛剛接到訊息,風月樓那裡出事了!您侄子楊天俊,被人挾持,身處險境!巡捕房的徐步天帶隊營救,但不知什麼原因,突然收隊,不管不顧!”

稟告完訊息後,出乎意料,忠勇侯並冇有遷怒這個侍女,而是怒罵徐步天:“媽的!徐步天那個老雜毛,是要跟老子造反麼?”

“侯爺,現在該怎麼辦?”侍女問道。

忠勇侯冇有說話,而是陷入了短暫的思考中,此時此刻,他還冇有將這兩樁事情,跟葉淩天聯絡起來。

作為雲城的最高統治者,忠勇侯已經囂張了這麼多年,帝京那邊卻從來冇有派人找過他麻煩。

而區區一個葉淩天,他還不放在眼裡,並且認為葉淩天絕對不敢對付他的親侄子。

過了片刻,忠勇侯從凝神思考的狀態中走出來,吩咐侍立在一旁的護衛頭領:

“第一,立刻去調查那位擁有紫金牌照的貴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第二,全城戒嚴,派遣人馬去營救天俊。”

“我就這麼一個親侄子,不能讓他有任何危險!你們要是辦不好這件事,我將你們一個個全都剝皮抽筋!”

“遵命!”

護衛頭領立刻點頭,拍著胸脯保證:“侯爺放心,我們保證救出天俊少爺!”

就在這群護衛準備出去的時候,異變突生。

“轟!”

突然,一道黑影從天而降,速度極快,瞬間飛進了這望月台的第八層、

“砰!砰!砰”

一路上,砸倒了諸多珍貴的寶物。

場內眾多侍女和護衛,頓時亂作一團,驚叫連連:

“天哪,這是什麼東西?!”

“有刺客!大家都到侯爺身邊,趕緊護駕!”

“快!保護侯爺和夫人!”-